《新闻战线》概况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使命担当 信仰驻心

——电视纪录片《使命》解说创作体会

● 王凤军 《 新闻战线 》(

    摘要:解说是一种艺术的再创作。本文以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特别奖作品——电视纪录片《使命》的解说创作为例,探讨了播音员如何运用创作技巧进行情感的深度表达和意境的完美营造。

    关键词:播音员     解说     纪录片     党史     文化

    2017年9月,电视纪录片《使命》荣获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特别奖。这部纪录片立足于党史国史的宏大背景,紧紧围绕组织路线为政治路线服务的主题,讴歌了组织工作史,再现了毛泽东、周恩来、陈云、任弼时、习仲勋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光辉形象,充分反映了我国组织工作的辉煌成就,深度挖掘组工干部鲜为人知的优良传统,塑造了曾志、帅孟奇、白治民、王彦生等组工干部群像,展现组织战线薪火相传的优良风范。作为该片的解说者,我怀着敬佩之意、感恩之情和学习之心全心投入解说创作,力求用声音表现出党对组织工作的深入探索,我们对老一辈组工干部的缅怀与致敬,对继承和弘扬优良作风的信心和决心。通过声音的表达,重温历史、回溯精神力量源头、弘扬光荣传统作风,使观众时刻被精神的力量所激励,自觉传承优良传统。

    熟练运用播音技巧,开篇亮相声情并茂

    解说是纪录片思想精髓的主要表现形式,在众多的影像、动画、音乐、音效等元素中,始终处于主线位置。张颂教授在《朗读学》一书中写道:“所谓朗读,是指把诉诸视觉的文字语言转化为诉诸听觉的有声语言的活动。”解说纪录片就是把文学脚本转变成有声语言,这种创作活动是伴随电影、电视的普及而出现的一种特殊语言方式。

    从纪录片的声音构成来看,按来源不同,可分为人声语言、音乐、音响三大类。解说属于人声语言的一种,与对白、独白、旁白、同期声等一起构成了纪录片声音中的人声语言部分。在纪录片解说中,最常见的表现方式有:叙事陈述、功能提示、概念表达、抒发情感等。这需要创作者把握好感情、气息、声音,将解说词读通、读熟、读透,通过气息活动和声音变化将情感创作性、艺术性地表现出来,从而激发受众内心的情感共鸣。

    《使命》是一部集思想性、教育性、艺术性为一体的政论类电视纪录片。该片解说词历史感十分厚重,画面感非常深邃,情景相融,时空交错,逻辑缜密,有叙述有感悟,纵向贯穿90年历史,横向呈现党和国家在不同历史时期的辉煌成就。因跨度较大,一些特殊历史时期几乎没有任何直接的现场影像,影像和解说相互补位,才能将文学脚本更好地展现出来。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不少播音艺术家都曾对语言表达艺术有过深刻论述:方明老师说,在从事播音主持工作时要遵循“内容为王”,一切语言艺术发声都要从内容出发,有的放矢;铁成老师说,播音员主持人要成为有思想的人,没有思想内涵的人语言表达没有生命力、不会打动人心;播音指导委员会副主任、著名主持人贾际认为,基调要准确,语态要有设计和情绪变化,吐字要轻巧、清晰,上下句意思要抱团,层次转换要自然明确,播音主持要大气庄重、鲜明准确;于芳老师则说,语言艺术所运用的一切技巧和手段,都要服从稿件内容,可以从生活中撷取营养元素,让声音更接地气,感染受众。

    因此,在讲史、说事、话人的过程中,要求创作者杜绝“念稿子”现象,把控好字词和句子的发音节奏,从而避免情感变化与发声效果之间的强烈落差。对此,我与制片工作小组经过深入探讨,确定了三种创作风格:穿梭历史回廊,以陈述风格为主,恢宏大气地展现出一代代、一批批共产党人的光辉足迹;梳理工作发展,以铿锵有力、豪情满怀的风格,注重体现层次感和节奏感,将文字逻辑入心入脑地演绎出来;追忆优良风范,完全融入故事意境中,以情感抒发为主线,把气息和音调变化演绎到极致。

    例如,全片开篇是这样的:“这是2014年的上海,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在鳞次栉比的大厦之间,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样一座不起眼的建筑……”,这一段纪实陈述蕴含着一种情感渐进的过程,以地表建筑入手追溯历史,有由景入情的延伸,看似循序渐进,但以声传情的尺度需要精准掌控,既不可从头至尾地叙述,又不可过早地抒情,更需要把控情感投入的分寸,因为“重头戏”还在后面。

    又如,该片第二集的高潮部分:“正是有了坚强的基层组织和可靠的先锋力量,红军才打不烂、拖不垮!共产党才愈挫愈勇,蓬勃壮大!在硝烟散尽的和平时期,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怎样加强基层组织建设?这是时代要求我们回答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段文字时空跨越大、情景转换快,音乐从炮火漫天的交响曲转为和谐优美的钢琴曲时间间隔仅为3秒,这就需要提前把气息运用到位,平稳转换音调,才能实现“声断意不断”的效果。正如国画创作“写意”必先“写实”一样,解说者要综合运用播音技巧,才能撼动观众的情绪,激发观众共鸣。

    高度凝练情感深度,张弛有度先声夺人

    著名诗人王国维曾说“诗中有画,画中有情”。作为一名纪录片解说者,在进行声音二度创作时,同样要做到“声中有画,画中有情”。

    鲜明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体现了一部电视纪录片的水准和品位,而这种水准和品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解说对主题的深化以及诗化的处理。列夫·托尔斯泰在其《论艺术》一书中说:“一个人欲创造真正的艺术作品,需要具备很多条件。这个人必须站在他那个时代最高的世界观水平上,他必须体验过某种情感,而且希望并有可能把它传达出来,同时他必须在某种艺术上具有非凡的才能。”真挚的感情、隽永的诗意为其表,深沉的哲理、鲜明的时代主题为其里,以情言物,底蕴深厚,方能情感与思想统一,产生解说的独特魅力,凝聚成纪录片撼人心魄的力量。

    因此,电视纪录片解说只有将创作者的联想和感悟融入其中,传递出信息以外更多丰富的内涵和外延,才能激发观众的审美情感,带来双向互动的深层愉悦。第一次读这篇12000余字文学脚本时,我就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解说词在组织工作话语体系的大背景下,提及了大量精准的年代、数字,严谨扎实、对比强烈;使用了大量对仗、排比的长短句,逻辑严密、思想深邃;运用了革命志士、先烈前辈的典故诗词,触景生情、催人泪下,寄托了撰稿人浓厚的情感抒发。在创作上,不但需要深厚的播音功底,更需要啃透文字的内涵,从一开始就要把自身的情感融入进去。

    “1931年4月29日,这一天的南京城风雨交加。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高唱着国际歌走向了刑场。他就是恽代英……看到监狱里的一批批共产党员和革命同志被反动派杀害,恽代英写下了激愤满膺的诗句:‘浪迹江湖数旧游,故人生死各千秋。已拚忧患寻常事,留得豪情作楚囚’……”。这段解说客观地描写了恽代英遇难的过程,字里行间充满着对一位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景仰之情。

    此段解说夹叙夹议,饱含深情,不仅需要挥洒自如地穿梭在实声与虚声之间,更要将自己对革命先辈的情感投入其中。解说的景物已不是单纯的景物,那风雨、那眼镜、那牢房、那枪杆,都蕴涵着极其深厚的情感,以声言情,以情动人。关于这一问题,汉代刘安编撰的《淮南子》一书有曰:“且喜怒哀乐,有感而自然者也。故哭之发于口,涕之出于目,此皆愤于中而形于外者也。譬若水之下流,烟之上寻也。夫有孰推之者?故强哭者虽病不哀,强亲者虽笑不和,情发于中而声应于外。”因此,如果解说者内心的感受不深切、情感不饱满,那营造的情境必然僵硬苍白。

    通过这段解说,我认为:播音员在进行情感表达时,必须读透文字的内涵,进一步延伸内心情感,深化主题,使有声语言散发出情感张力。

    深入拓展意境广度,虚实相生寻求突破

    佛家《传心颂》中有言: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这是佛学对自然万物的一种体悟,也是佛教禅宗思想的一种意境。纪录片要将真情实感自然真切地融入解说当中,同样需要这种广博深邃的意境,才能避免“声画两张皮”的现象,让解说与画面、声效、音乐浑然一体、自然天成。

    解说创作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是对平凡生活状态的升华与提炼,是一种艺术的再创作。我们常说的“此时无声胜有声”就是一种意境的存在,“有声”是实,构架整个叙事的主体;“无声”为虚,挥洒一抹“留白”。当然,虚必须以实为依托,在整部作品的意境结构中,实为统帅,虚为神韵,唯有虚实相生,才能够既表现出创作的目的与意向,又体现出整部作品的品位,凸显艺术创作的审美。

    在纪录片解说中,对“实境”的描述是占据主导地位的,但由“实境”升华为“虚境”,就在于解说者的个人意境感悟。对解说词的感悟深刻广博,创作者就会在内心产生一种自然流动的情感。创作者如果将这些情感有意识地注入到作品意境中,解说便具备了一种浓浓的情感色彩。

    当然,一部纪录片往往是聚合多种元素的综合体,各种艺术元素有机结合才能使纪录片达到理想境界。千头万绪起始于众人鼎力,比较反复执着于精益求精。解说,只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既不可喧宾夺主,也不可缺失无存。在大多数情况下,解说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对纪录片的主线进行补充说明,从而起到辅助画面、创造美感的作用。所以,纪录片解说应当游刃有余地贴合在整部作品的主线之上,运用创作者自身的理解和感悟,将意境之美上升到想象的高度,从而赋予作品巨大的张力。纪录片《使命》解说创作作为体现风格变化、意境营造的重要内容,其深度和广度的突破是通篇气韵之精髓。

    第一集《光辉足迹》中,从上海迁徙武汉,从瑞金转战陕北,短短几分钟之间,空间穿越了几千公里,4个旧址随着90年的艰辛历程逐一呈现,立即就营造出了一种时空的厚重感。在对南庄村的实境叙述中:“南庄村,一个略显陌生的地名;‘工校干部处’,一个听似神秘的机关。”三言两语,就拉开了“村庄——战争——使命”的序幕,在解说创作者的叙述中,虚实相生的意境油然而生。

    在第三集《优良作风》中,“1929年,国民党军队围攻井冈山,小井医院没有来得及转移的130多名红军伤病员惨遭敌人杀害,这些伤病员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3岁。当年,18岁的曾志是医院的党总支书记。几十年来,她一直念念不忘这些烈士们。从此,她将永远守护在这些战友身旁,相伴于青山绿水之间。” 从山坡小路旁“魂归井冈”的石碑到小井红军医院烈士墓,从战火纷飞的现场到革命精神的传承,从叙事的风格到情景的融合,如此之大的跨度在解说者的把控下,显得从容而自然。

    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大笑无声。这种种简练概括的跨越、大胆洒脱的突破、意态神韵的勾勒,成就了纪录片解说的意境之美,提升了纪录片作品的艺术厚度。

    综上所述,纪录片解说的魅力来源于播音员的解说技巧、情感表达以及意境营造。目前,《使命》的解说创作虽然结束了,但我在追寻解说语言艺术的道路上将以锲而不舍、驰而不息的决心和毅力继续探索,听历史之回响,感国运之变化,发时代之先声。

    (作者单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中心)

    责任编辑:杨芳秀

副刊之美在文艺
使命担当 信仰驻心
以 “新闻承包人” 模式构建优质内容生态圈
舒展红色画卷 奏响时代强音
企业报副刊:生动表达,多彩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