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周刊
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牛犇:八旬“老翁”入党记

钱敏 《 人民周刊 》(

    虽然已83岁高龄,但被称“老翁”对于牛犇多少有些不合适,熟悉牛犇的人都知道,他的心态还活脱脱就一大小伙子。就在4年前,他还和三位“爷爷”一起,参加了东方卫视拍摄的《花样爷爷》,讲述去法国旅游的故事。

    最近,因为总书记习近平的一封勉励信,牛犇又狠狠火了一把。5月31日,上影集团同意吸收83岁高龄的牛犇为中共预备党员,此事惊动了中央。6月2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亲自给牛犇发来贺信,勉励他发挥好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继续在从艺做人上为广大文艺工作者作表率。

    从“小牛子”到“牛犇”

    牛犇其实并不姓牛。

    1935年,牛犇出生于天津,本名张学景。在他六七岁的时候,父母不幸在同一天里双双过世,年幼的他不得不投奔哥哥。哥哥先是在汽车厂里当帮工,抗战胜利后去了中电三厂(北影厂前身)开车,于是牛犇就跟着哥哥住在中电三厂前院,有时给厂里人看看孩子,有时跑个腿买买东西,有时还帮忙擦擦自行车、打打气。在牛犇印象中,那时很少有一顿饱饭。

    11岁的一天,机会来了——《圣城记》的主演谢添找到了牛犇。原来,谢添那段时间正在谈恋爱,天天骑自行车约会,牛犇就负责给他的自行车打气、擦车,一来二去,谢添对牛犇很是喜欢。一天,牛犇玩拍毽子游戏,猛地把毽子拍到一个人头上,他正等着挨骂呢,没想到对方却笑眯眯地拍他大脑门,问起家长里短来——这个人就是谢添。正好,那时候谢添所在的剧组,沈浮导演需要物色一个村童,于是谢添想到了活泼又有灵气的牛犇。就这样,牛犇懵懵懂懂地进了剧组,出演了自己的荧幕处女作,成了一个小童星。

    与很多人渴望出名不一样,初入这行,牛犇在乎的根本不是什么名啊利啊,他想到的仅仅是怎样填饱肚子,怎样活命。没想到,误打误撞进入演艺圈,牛犇在影视这条路上一走就是70多年。

    《圣城记》是一部讲述战火纷飞中中国人民坚强抗日的故事,片中牛犇饰演一个捣蛋村童“小牛子”,他机智与日军周旋的细节令人印象深刻。出演《圣城记》后,认识他的人都管他叫小牛子。也因了这部影片,牛犇收获了“牛犇”这个艺名。

    1948年,《圣城记》的女主演白杨要去香港拍片,她点名让牛犇一同前往,饰演自己在片中的“小丈夫”。临行前,牛犇请恩师谢添更名。谢添找来字典,指着“犇”字对他说:“学景,现在大伙都叫你小牛子,就再添三只牛吧!‘犇’者,跑也,自奋不停。”牛犇没有辜负谢添的期望,不待扬鞭自奋蹄,果真在荧幕上像牛一样跑了一辈子。

    不只是老戏骨,更是“戏疯子”

    继《圣城记》后,牛犇又在《火葬》《春风秋雨》《大凉山恩仇记》《海誓》《公子落难》《诗礼传家》《火凤凰》《神鬼人》《山间铃响马帮来》《红色娘子军》《天云山传奇》《牧马人》《泉水叮咚》《棋王》《活着》等多部影视作品中扮演各类角色。几十年下来,没有人知道他总共饰演了多少角色。著名电影人孙渝烽曾在2013年撰文回忆自己与牛犇的六十载友谊,文中,他将牛犇称为“中国电影界的小老前辈”。他亲自数了牛犇的记录本,从1987年10月到2012年底,仅仅25年的时间里,牛犇参加拍摄的电影、电视剧多达222部!这还不包括临时救场的友情演出。而25年,在牛犇的从影生涯里,还远不及一半的时间。

    数量可谓登峰造极,质量同样不在话下。从城市乞儿、小流浪汉,到青工、解放军小战士,再到如今的“小老头”,从影七十余载,牛犇一直恪守一名演员的本分,将数百部影视作品中大大小小的角色演活了。就在去年,已经82岁高龄的牛犇接受《南都周刊》采访时还表示:“近十年,几乎每个月我都要开工,每年必须保证有一两部电影。每部戏我都要先看剧本。”一个七十多岁的耄耋老人,尚且以如此高的标准要求自己,着实令今天的年轻人汗颜。

    牛犇的拼命是出了名的,有人说他不只是个老戏骨,更是个“戏疯子”。“演员就是,导演一喊开始,火坑也要往下跳。”这是牛犇对演员的理解。为了演好戏,他将生死置之度外,演出中多次面临险情。

    在拍《风吹风铃》时,牛犇从受惊的驴子身上摔下来,头朝地栽在地上,摔断了两根肋骨,当场休克。若不是拍摄前他将一匹好骑的驴子主动相让,也许从这匹倔驴身上摔下来的就另有其人了。醒来,他没有半句怨言,第一句话就是:“导演,给你添麻烦了!”

    拍《真假大侠》时,因为两名战士无法拉住警犬,牛犇的手腕摔断了。13天后,他带着伤又拍戏了。那时,剧组从北京借来的一支部队做群众演员,三天拍不完,就必须返回北京。为了避免损失,牛犇坚持把戏拍完,拍戏时还请了一位骨科医生跟着,如果断了再接。戏拍完一检查,骨头错位了,怎么办?开刀分开,重新接!

    因拍戏受伤的事在牛犇身上可不止这么一桩两桩,但他从不畏惧,他认为这就是一个演员的本分。2011年,在拍摄《先结婚后恋爱》时,因牛犇体力问题,制片人兼总编剧宫凯波为他改戏,但一向敬业的牛犇大发雷霆,找到宫凯波,一再坚持用原来的剧本,从而让《先结婚后恋爱》更加完善、完美;4年后,80岁的牛犇在拍《海鸥老人》时,坚持不用替身表演跳湖戏,感动了现场所有人。

    “一辈子跟党走”

    牛犇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他收获的是观众和演艺界对他的充分肯定。1983年,凭借出演《牧马人》,牛犇获得第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第六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1997年,凭借出演《夫唱妻合》,获得第20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1999年,凭借出演《媳妇你当家》,获得第22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2017年,凭借一生的精彩演出——牛犇获得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

    演艺之路风生水起,但牛犇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当年,从不谙世事的少年成长为青年,牛犇目睹了身边前辈的一致选择,以至于多年前他和新婚妻子在胸口别上了团徽。“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戴上团徽也要以一个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一辈子跟党走。”

    尽管一直怀揣入党梦想,尽管一直以党员要求严格要求自己,然而造化弄人,阴差阳错地,牛犇在多数人入党的年龄错过了入党。

    2015年,93岁的秦怡上高原拍摄《青海湖畔》,而对于为何要在高龄挑战自我,秦怡一句“我愿意一辈子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回答感染了牛犇。

    上影集团要拍摄《邹碧华》,2016年正在北京的牛犇听说剧组需要,二话不说就赶了回去。“我们生活的世界并不完美,但正因为它的不完美才需要我们去努力,去奋斗,我们的存在才有价值。”在收集整理邹碧华事迹时,主人公的真挚话语打动了牛犇。

    之后不久,带着妻子留下的遗愿和青年时佩戴的团徽,耄耋之年的牛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2018年5月31日,得偿所愿,牛犇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

    6月25日,接到总书记的勉励信,牛犇倍感振奋。“这封信不仅是总书记给我个人的鼓励,也是对文艺界的鼓舞,总书记提出的要求,不仅是对我个人的勉励,也是对新时代每个文艺工作者的鞭策。”牛犇深知,“针对当下文艺界的种种情况,我们文艺界的人都应该有所作为。总书记一定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起到应有的作用,不辜负新时代,承担起我们的责任。”

    戴上党徽,83岁的牛犇又出发了。

加强党的政治建设
精准治污 打赢蓝天保卫战
个税修法考验征管水平
“玩命的高中,快乐的大学”如何破
中国结婚率为何逐年下降
世界杯版权演化的商业格局
牛犇:八旬“老翁”入党记
梨花深处里 心系民众情
“拉菲”市长忏悔录
致敬非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