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阿基诺三世的大官司

陈杉 关开亮 《 人民周刊 》(

    说起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三世,很多人可能并不陌生。

    正是在他任期内,菲律宾政府单方面提起所谓南海仲裁案,演了一出假国际法之公名谋取私欲的闹剧。

    2010年惨痛的中国香港人质事件后,时任总统阿基诺三世屡次拒绝就解救行动不力道歉,这一态度引起多方不满。

    如今,卸任刚满一年的阿基诺三世或将被送上被告席,面临牢狱之灾。

    7月14日,正当菲律宾人准备离开办公室,开始享受美好周末之际,一条消息突然“刷屏”——“阿基诺三世面临菲律宾调查官办公室的刑事指控”。

    已卸任总统一年有余的阿基诺三世会因此被送进监狱吗?

    44名特警牺牲,举国震怒

    事情要从两年多前,菲律宾特警的一次抓捕行动说起。

    2015年1月25日,菲律宾出动了一支由400多名特警组成的特别行动队在南部棉兰老岛的马马萨帕诺镇执行一项抓捕行动,这个代号为“出埃及记”的行动针对的是藏匿在那里的恐怖分子祖尔基夫利·宾·希尔,此人据称是马来西亚一个恐怖组织的首领,被美国联邦调查局列为最高级别通缉恐怖分子,悬赏500万美金。

    为了这次行动,菲律宾官方策划了两个多月,行动过程也还算顺利,特警们顺利地在马马萨帕诺镇发现了祖尔基夫利并将其击毙。

    但就在他们撤退的时候,却遭到了当地反政府武装的伏击,冲突造成超过60人死亡,其中就包括了44名特警,该事件被菲国内称为“马马萨帕诺屠杀事件”。

    “马马萨帕诺屠杀事件”创下了菲律宾近年来的一个记录——在一次行动中牺牲警察人数最多。事件发生后,时任总统阿基诺三世的善后态度令菲律宾民众尤为恼火:

    ——缺席:2015年1月29日,遇害特警的遗体被运回首都马尼拉,原定出席迎接仪式的阿基诺三世却没有露面,而是去了日本三菱汽车工厂的启用典礼。

    ——迟到:第二天,菲律宾警方为遇害特警举办葬礼及追思会,结果阿基诺三世迟到了半个小时。

    ——满不在乎:在为遇害特警举办的葬礼及追思会上,阿基诺三世双手报臂、满不在乎的神态也遭到更多质疑。

    总统的怠慢激怒了遇害特警的家属,至少两名遇害特警人员的家属拒绝接受阿基诺三世颁赠的勋章。

    随后曝光出来的内幕更是使菲律宾社会一片哗然:

    根据菲律宾官方的调查报告和媒体报道,在此次“灾难式的行动”前,阿基诺三世的政治盟友、时任菲律宾国家警察总长阿兰·普里西马已经因涉嫌贪污被菲律宾调查官办公室下令停职,但阿基诺三世却还是将这项重要的抓捕行动交由他策划并全程指挥。同时普里西马又命令时任菲律宾国家警察特别行动部队指挥官纳皮纳斯具体指挥。

    就这样,包括主管警察的内政部长、代理警察总长还有军方一众高官都被阿基诺三世晾在了一边。

    一个总统、一个被停职的警察总长和一个特警指挥官,三个人绕开了整个国家的军事警察体系,策划指挥了这样一个以悲剧告终的抓捕行动。

    卸任第二天就遭追责

    行动内幕曝光后,特警指挥官纳皮纳斯被撤职,已经停职的警察总长普里西马迫于舆论压力提交辞呈,而阿基诺三世因为这一事件大失民心,支持率狂跌21%。一些宗教人士和政界团体甚至要求他引咎辞职,但遭其拒绝。

    围绕这一丑闻,菲律宾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当时曾作出调查结论,认为阿基诺三世作为行动计划的批准者应对44名特警的死亡“负有责任”,不过由于总统在任期间享有司法豁免权,因此即使民意汹涌,也奈何不了他。

    随着时间的流逝,菲律宾媒体在这一事件上的声音慢慢变少,但遇害警察家属却不愿善罢甘休。

    遇害特警的亲属一直通过各种方式抗议,表达悲愤和不满

    2016年6月30日,阿基诺三世结束了6年的总统任期。

    第二天,两名遇害特警的亲属和非政府组织“打击犯罪和反腐败志愿者组织”就到专门负责调查公职人员犯罪的司法部调查官办公室,对阿基诺三世、普里西马和纳皮纳斯提出申诉,指控三人因行动“轻率鲁莽”致使44名特警死亡,要求追究他们的责任。

    此后一年间,遇害特警的家属和“打击犯罪和反腐败志愿者组织”不断呼吁调查官办公室对阿基诺三世等人提起刑事指控。

    阿基诺三世则对各项指控矢口否认,他认为自己并没有“直接参与到策划和执行抓捕行动”,因此也就不可能直接导致特警的遇害,而他将行动告知已经被停职的普里西马仅仅是因为后者“人脉很广,能为行动提供关键信息”。

    由于争议不断,双方各执一词,“马马萨帕诺屠杀事件”成为菲律宾社会难以弥合的一道伤疤。

    是会锒铛入狱?还是洗白脱身?

    阿基诺三世面临刑事指控的消息传出后,菲律宾舆论对调查官办公室的这一举动大加赞赏。

    《菲律宾星报》7月14日刊登社论《迈向公正的一步》,认为“马马萨帕诺屠杀事件”发生至今已经两年多了,中间经历了太长时间的听证调查等程序,呼吁调查官办公室应加快司法脚步,尽快向菲律宾反贪污法院提起诉讼。

    菲律宾司法部长比塔利亚诺·阿吉雷也公开表明立场,称赞这是一个“受欢迎的进展”,他认为“该决定的事实依据大体上是准确的”。

    根据菲律宾相关规定,如果调查官办公室认为阿基诺三世的复议有道理,将会重新考虑对其的指控,甚至有可能会撤销指控。

    非政府组织“打击犯罪和反腐败志愿者组织”的负责人则表示,一旦撤销指控的情况出现,那就证明这次的指控是调查官办公室和阿基诺三世联合策划的一场政治阴谋,目的就是给阿基诺三世一个“护身符”,帮其“洗白”。

    如果调查官办公室决定维持指控,该案件将提交给菲律宾反贪污法院,如果阿基诺三世对审判结果不满,他还有权利上诉到菲律宾最高法院请求裁决,这一过程必将耗时漫长。

    杜特尔特曾保证:“本届政府会还遇害者公道”

    杜特尔特就任菲律宾总统后,一直希望通过调查给“马马萨帕诺屠杀事件”一个定论。

    今年1月24日,在44名特警遇害两周年之际,杜特尔特宣布以后每年的1月25日为“国家纪念日”,用以纪念遇害的特警。他还公开批评阿基诺三世派出特警而不是军队前往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南部地区执行抓捕任务,是“送羊入虎口”。

    杜特尔特也向遇害的特警家属保证,本届政府会还给他们一个公道。

    7月14日,菲律宾调查官办公室公布了一份长达35页的调查报告,宣布下令以“篡夺职权”等罪名对阿基诺三世、前警察总长普里西马和前特警指挥官纳皮纳斯提起刑事指控。

    杜特尔特的首席法律顾问萨尔瓦多·班尼洛公开喊话:“没有权力和财富可以从法律的制裁中逃脱,到了该对前总统算账的时候了。”

国内要闻备忘录
听党指挥 军魂永铸
深海砺剑
护航“一带一路”,中国律师在行动
一位女记者的抗癌经历
国际要闻备忘录
摩苏尔如何重建
阿基诺三世的大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