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源报-人民网
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中国能源报 2018年08月06日 星期一

多地停批天然气分布式项目

■本报记者 仝晓波 《 中国能源报 》( 2018年08月06日   第 01 版)

  《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关于“原则上不再新建天然气热电联产项目”的限定,对于天然气分布式能源行业的影响正在逐渐显现。《行动计划》发布一个月以来,江苏、山东等省份陆续停止核批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这让刚刚进入发展快车道的天然气分布式能源行业感到了空前的危机。

  中国城市燃气协会分布式能源专委会秘书长黄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高效利用天然气是节能减排的重要措施,尤其在那些需要蒸汽的工业项目上,天然气替代燃煤是重要选择。天然气分布式能源不同于热电联产,不应被“连带封杀”。

  分布式明显有别于热电联产

  中国天然气市场的增长前景广为国际看好。相关数据显示,今年1—6月国内LNG进口增量约750万吨,占全球贸易增量的68%。

  “因看涨中国需求和冬季价格,目前国际LNG资源商有惜售LNG现货的倾向,使得国际LNG现货资源供应一转多年来的宽松态势,变为眼下相对平衡。”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副总经理付少华对记者说,加之今年以来国际油价上涨,直接导致目前LNG现货进口价同比最高增幅达到近65%,长约LNG进口价格同比亦上涨超过45%。

  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副主裴晓菲指出,短期之内如果解决不了天然气供应问题,有限的天然气就只能用到“散煤替代”“居民采暖”这样的“刀刃”上。在这种情况下,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受热电联产这个“巨无霸”用气大户的牵连,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但实际上,诸多业内专家强调,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具有明显区别于大型天然气热电联产项目的特点,其按照“温度对口、梯级利用”原则,通过冷热电联产,综合能效可达70%以上,节能减排效果显著。在北京恩耐特分布式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冯江华看来,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机组启停灵活,系统可调节、可中断,不仅不会加剧天然气供需紧张,反而可有效补充电网、气网、热网,提高供电安全性、可靠性和经济性,实现电力和燃气双重移峰填谷。

  不仅如此,“分布式能源项目的最大特点就是就近利用,不需要大型输送设施。而大型热电则需要大规模的市政管网配套,输送和运行管理费用都很高,需要的补贴也很高,例如,北京四大热电中心每年需要的补贴就达上百亿元。”中国城市燃气协会理事长刘贺明说。

  就近利用热电冷的特点亦决定了分布式能源的规模不可能很大。“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的燃机单机规模普遍在7万千瓦以下,总装机最大不超过15万千瓦;而燃气热电项目单机规模基本都在30万千瓦以上。热电联产项目才是真正的耗气大户,相比之下,分布式能源耗气量根本不在同一个数量级。”黄微说。

  应成“保卫蓝天”利器

  黄微进一步指出,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特别是与可再生能源耦合的分布式能源系统,原则上不需要补贴即可实现盈利。因此,近年来以天然气为主的分布式能源系统成为受工业、学校、医院、办公楼、数据中心、大型商业项目等欢迎的供能方式。

  尤其是自2015年以来,各地各种不同类型的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蜂拥而起,IEA曾在《2017中国分布式能源前景展望》中预计,“十三五”期间,中国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发展速度会高于天然气消费增速。而据中国城市燃气协会发布的《2016天然气分布式能源产业发展报告》,到2020年,天然气分布式能源规划总装机超过20吉瓦。

  这些项目如果因此被“叫停”,相应的供给缺口有没有备选方案?“无非有两条路,一是使用清洁煤,二是直接上燃气锅炉。煤的使用本身就存争议,而燃气锅炉并不是最佳选择,其能满足的用能需求,天然气分布式能源亦完全可以满足。不仅如此,天然气分布式能源还可因地制宜提供不同的能源品种需求,在一个时间段内其总体能效明显高于纯燃气锅炉。”有业内人士指出。

  实际上,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可发挥的作用远不止于此。在中国城市燃气协会分布式能源专委会主任委员徐晓东看来,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实际上是“进入未来能源的一个入口”。

  “天然气与可再生能源耦合的分布式能源系统,不仅可以弥补可再生能源本身灵活性差、能量密度低的缺点,促进可再生能源消纳,还可以实现系统综合效率高、排放低、投资运行成本可控。因此,天然气分布式项目是真正助力打赢蓝天保卫战的利器。” 上海航天工业集团副总裁方建平说。

  “天然气分布式项目是受鼓励的”

  有业内人士指出,当前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相关政策,如补贴、税收、发展目标等都政出多门,所以其连贯性有待加强;同时,国家层面的发展规划也应该更加清晰明确。

  “在清洁能源发展的时代,一定要大力推进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发展。我个人认为,各地在执行《行动计划》时,要正确解读文件精神,‘原则上不再新建天然气热电联产项目’是在‘有效推进北方地区清洁取暖’中提到的内容,第一,这里特指北方地区,不应该包括其他地区;第二,清洁取暖重点讲的是居民,不应该包括工业。”刘贺明说。

  事实上,现行政策一直对天然气分布式持大力支持或鼓励态度,国家还专门出台了相关指导意见及示范项目实施细则。而对于这次“躺枪”,目前多方都在积极对接相关部委,期望得到明确解释。

  “我们已经把关于进一步解释这条政策指令的请示递交到生态环境部相关领导处了,目前还没有收到答复。我们一直主张用贴近用户侧需求的天然气分布式能源替代大型热电联产项目,这与《行动计划》的理念一脉相承,但对于其在执行过程中容易产生误导的相关内容,国家层面还是有必要澄清或解释一下。”黄微说。

  就此问题,记者近日致电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得到的回复是“天然气分布式项目是受鼓励的”。这也是《行动计划》发布以来,生态环境部作为文件牵头制定方首次给出的表态,但就记者进一步提出的“会否给出进一步明确澄清”问题,刘炳江并未予以答复。

三问AP1000核电项目经济性
重点推荐
改革开放40周年·能源发展特别报道
墨西哥准总统酝酿“石油新政”
珈伟股份卷入P2P平台“爆雷”事件
多地停批天然气分布式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