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前英国央行金融稳定问题特别顾问菲利普-布斯:

法国新总统错误地指责了中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赵磊|上海报道 《 中国经济周刊 》(

    与萨科齐赢得连任的“结果”相比,法国新总统奥朗德的当选,更有可能因政策的不连贯而为欧元区蒙上了阴影。

    不可避免的欧元区动荡

    当地时间5月6日晚,法国左翼政党——社会党候选人弗朗索瓦·奥朗德以微弱优势战胜现任总统、右翼政党——人民运动联盟候选人尼古拉·萨科齐,当选法国新一任总统。

    “法国选民几乎别无选择,他们只能选择一位‘社会主义者’,无论其属于哪个党派,”前英国央行金融稳定问题特别顾问、卡斯商学院风险管理教授菲利普-布斯(Philip Booth)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谈道,“萨科齐几乎从未证明过自己是欧盟所需的激进改革举措的盟友,特别是其在任的最后一段日子里。”

    事实上,左右法国政坛更迭最直接的因素,是当前愈演愈烈的欧债危机,以微弱优势获胜的奥朗德,在胜利的喜悦之后便会直接面对现实的拷问。

    舆论对奥朗德的当选显得悲观,因为他在如何解决欧洲债务危机方面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持不同观点;而投资者担心这将使欧洲的债务前景变得更为不确定。奥朗德当选的消息刚一公布,资本市场便给予回应:全球股指应声下跌。欧股一开盘即遭遇大跌,希腊股市领跌,跌幅一度达到7.66%。德、法股指跌幅超过1%。

    菲利普-布斯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至少在短期之内,奥朗德当选看起来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欧元的动荡。欧元区已经饱受不确定性之痛,奥朗德的胜利很可能强化公众的怀疑:欧洲领导人就危机应对政策达成过任何一致意见吗?这些政策的执行就更不用提了。”

    “假如法国新政府采取的举措最终导致政府债务增加、(进而导致)经济增长率继续下降的话,欧元危机将进一步逼近欧元区的核心地带。它将不再是局限于部分外围国家的问题,除了少数经济规模有限的北方国家之外,所有主要成员国都将被卷入漩涡。”他说。

    奥朗德对长期萧条发出了邀请

    欧元区第二大经济体法国现在已经走到了关键时刻——公共债务仍在持续增加,失业人数已经达到适龄就业人口的10%,失业率已蹿升至12年最高位;公共开支高达GDP的56%;灰色经济活动几乎为官方经济规模的六分之一。

    比较萨科齐和奥朗德的执政理念,两者都针对削减赤字,倾向于增税而非减支,然而两人的增税结构却有所不同。

    萨科齐的增税方向是提高增值税以及企业所得税,并新开征金融交易税等。这一增税思路打击法国制造业以及中小企业;奥朗德承诺削减政府开支,并且想调高对富人的征税,尤其是向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最高收入者征税75%,对中小企业则相应降低税负,以协助政府创造就业,暂停退休制度改革等。

    奥朗德针对民众对法国经济和社会现状的不满情绪,提出一系列新政,包括提高最低工资、取消原定的开支削减、重振法国制造、注重中小企业发展、针对大企业和富人大幅增税等,与目前紧缩开支的政策主调截然相反。

    他强调,单纯的紧缩无助于法国经济增长,应当让政府主动出击,增加公共支出,带动经济增长。但他在竞选中主打社会公平,则被指责为:“对提高公共支出效率沉默不语,对如何创造财富及增加竞争性避而不谈。”

    菲利普-布斯认为,增加政府支出、提高税率和债务水平并不能创造就业机会和经济增长。在实现竞选承诺的道路上,奥朗德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方向。在可怜的就业形势下,重新降低退休年龄、对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家庭按照75%的最高新税率征税等等竞选政策建议,“看起来就是对长期萧条的邀请。”

    舆论对奥朗德的政策普遍不看好。极度悲观观点认为:“左翼奥朗德的上台会让法国深陷经济低迷、财政严重赤字、失业率大增、企业凋敝、懒汉成群。”而奥朗德计划对富人征收的超高所得税,将降低法国的经济活力,阻碍法国从危机中复苏过来。

    “我想在法国新总统的竞选主题之下,他几乎没有采取任何举措的机动空间。法国劳动力市场需要激进的自由化改革,与雇佣关系相关的所有税收也需要进行整体性、大幅度的削减(包括各种直接税收和社会保障税)。后一项要求的实现有赖于对福利国家制度的改革,特别是迅速提高退休年龄。” 菲利普-布斯说,“在法国,企业为雇用一名普通收入水平的员工所付出的全部支出中,只有50%左右最终落入被雇用者的口袋。法国的税率之高名列世界前茅。”

    乐观的论调则认为,“近年来的历史表明,很多左倾政府在现实之中碰壁之后,终将采取有益的改革。有迹象显示奥朗德的团队已经开始进行铺垫。”   

    在欧盟国家大多数为“中右翼”势力执政的大背景下,今年3月,欧盟25个国家正式签署了以实施严苛紧缩政策为主要内容的“财政契约”,此项契约的主要推动者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并得到了萨科齐的大力支持与配合。

    竞选期间,奥朗德提出的主张包括:反对欧盟最新“财政契约”,推动就此与欧盟委员会重新谈判;主张欧洲央行的职能由单一控制通胀转向刺激增长。

    奥朗德的当选也标志着欧洲权力天平发生了变化,重心不再一面倒向德国总理默克尔。市场关注,法德核心会否因此失和,法国有关欧洲前途的政策,可能出现较大“不确定性”。    

    错误地指责中国

    在对中国的态度上,奥朗德曾表示将对华采取强硬立场,据媒体报道,“奥朗德反对中国经援欧洲,他认为这会影响法国的主权;其次,他把中国当作法国贸易逆差的祸根,声称不接受不可兑换的人民币,这已成为他总结法国经济问题的一个重点论调。此外他也考虑到法国影响力有限,把解决中法经济上的分歧提升到欧洲层面,提议欧洲应对不遵守社保原则和环境保护的产品征额外税,这一建议如果落实,受影响最大的自然是中国产品。“

    菲利普-布斯说:“奥朗德先生对中国的指责建立在错误的理论基础上。中国的贸易盈余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超高的国内储蓄率,而且事实上近期正在急剧下降。”

    “幸运的是,贸易问题属于欧盟的集体决策范围,所以奥朗德的活动空间极为有限。但是,假如他能成功把欧盟贸易委员替换为法国人的话,情况将变得非常危险。动用非关税贸易壁垒是一种极为危险的举措。就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发展需要而言,欧元区的现状为中国更健康、更积极地融入世界体系提供了一个巨大的窗口,在国家形象和企业的国际化方面都蕴含着巨大的利益回报机会。”

法国新总统错误地指责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