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战线》概况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从“驻地”走向“高地”

董秀芳 《 新闻战线 》(

    走出去,下到最基层去,下到基层最容易被遗忘的角落和行业中去——这是“走转改”活动开始后,几乎所有新闻单位向编辑记者提出的共同要求。一时间,“一线”、“基层”、“乡村”、“蹲点”、“见闻”,成为各级各类媒体上出现最多的高频词。   

    那么,作为长期驻守基层一线的驻地记者的“基层”在哪里?他们的脚步该走向何方?怎样走才能走出一片新天地?

    从“驻地”走向“高地”,脚往下眼向上,在仰望蓝天中把地方新闻写出全局高度

    “走转改”活动开展以来,江苏广电总台广播传媒中心的记者纷纷走出大院、走向基层,在田间地头、街道社区、厂矿企业、建设工地等留下了他们的脚印,一些饱含着泥土气息、听得到记者脚步声的报道让人耳目一新,在听众中赢得广泛好评。但一些记者由此也产生另一种误解,在“走转改”与下基层“抓活鱼”之间简单画等号,特别是一些驻地记者更是觉得自己占尽地利,每天与最基层的人和事打交道几乎是必修课,“到农村走一走、去工厂转一转、上街头逛一逛”,录录群众声音、拍拍现场镜头、写写百姓故事轻车熟路,由此采写出来的稿件有了“鲜活度”,却缺失了深度和高度。这与主流媒体记者的职责显然不符,是一种值得引起高度重视的现象。我们认为,真正意义上的“走基层”,必须是带着责任心、带着问题、带着思考走下去的,身入基层,心想大局,写出来的新闻作品才能反映宏观大局、折射时代主题。对于驻站记者而言,就是要“脚步往下走、眼光向上看”,在仰望蓝天中把地方新闻写出全局高度,实现从“驻地”走向“高地”。

    记者长期驻站南通,但一直坚持“站在紫金山顶看江苏”,想着如何充分发挥身处基层的优势,把“点”上新闻写出“面”上效应,把基层故事写出全局“高度”。2011年10月,江苏沿海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一周年之际,我选择南通166公里的海岸线“走转改”,走海堤,涉滩涂,进工地,南通沿海各地抢抓机遇、争当江苏沿海开发主力军的雄壮“集结号”和创新激情,让人感到振奋。在巨无霸海工基地,某老总“以前这里全部是芦苇,连兔子都有”的描述声中,笔者“传感”似地触摸到沿海开发给南通船舶海工这个新兴支柱产业带来的发展机遇;在江苏洋口港负责人如数家珍描绘东方大港建设布局声中,仿佛听到一个新型国际化港口城市拔节长高的声音;在世界500强企业抢滩南通、重大项目集群开工的礼炮声中,笔者清晰地看到了一个个新型产业在南通沿海排兵布阵的壮阔画面。一连三天,记者采写的通讯《南通船舶海工快速崛起,成为我省最具国际竞争力的优势产业》、《龙头高昂,东方大港开辟江苏出海新通道》、《布阵蓄力,南通黄金岸线崛起新兴产业带》在江苏新闻广播重点栏目《江苏新闻联播》中连续播出,产生强烈反响。不少听众,特别是省、市管理部门给予高度肯定,认为这组报道“话筒”对准南通沿海开发“点”上典型、“笔触”指向国家沿海开发战略全局,“点、线、面”完美结合,既生动鲜活,又有深度和高度。该组报道在“江苏沿海开发上升国家战略一周年好新闻”评比中获了奖。

    从“驻地”走向“高地”,要有抢占舆论制高点的思想准备,更要有善于发现鲜活新闻的敏锐眼光。“走基层”不应是渔夫撒网捕鱼,而应是鱼鹰潜水抓鱼,记者不能像渔夫一样指望碰运气,而应像鱼鹰一样,眼光敏锐、嗅觉灵敏、动作精准。对于驻地记者来说,就是要善于在“大同”中寻“不同”,从看似不经意的同质题材中捕捉令人叫好的独家新闻,产生与众不同的影响力。去年,在南通一次以研究重大项目落地为主要内容的政府全体(扩大)会议上,当地媒体记者几乎都把眼光聚焦到项目进展上,但记者却注意到一个细节:市长在讲到要狠抓落实时,突然抛下讲话稿,临时点名叫政府工作人员上台“讲讲自己部门的工作”,以抽查委办局“一把手”们是否“在岗、在行、在状态”,不少人被问得脑门冒汗。笔者敏锐意识到这是一条“出水活鱼”,立即现场录音现场采写,独家新闻特写《经济会议市长讲话“跑题”,抽查干部是否“在岗、在行、在状态”》当晚就在江苏新闻中播出,并迅速被多家媒体转载,反响强烈。该报道以逼真的现场描摹、个性化的语言生动反映了南通领导干部谋变思干、上下同心的精气神。一条来自不少记者习以为常的会议报道,成为“三创三先”江苏精神在基层生动实践的新闻佳作。

    从“禁土”走向“热土”,跳出虚设樊篱,在主动介入中引导舆论热点

    驻地记者长期驻守地方,有时会自觉不自觉地给自己设定条条框框:多写正面报道,多唱主旋律;少写负面报道,少给地方添乱。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不少驻站记者已习惯于把热点新闻、舆论监督等同于负面报道,特别是对一些普通百姓关注的焦点、热点、难点、敏感问题,总担心会引起地方不高兴,往往视若“禁土”,小心染指。这种画地为牢的做法,导致不少听众遇到问题常常会绕开驻地记者,把投诉电话直接打到总部,其结果是群众不信任、总部不满意,造成驻地记者在新闻采访方面丧失了领地,在舆论监督方面丢失了听众,在热点引导方面失去了主动。

    思想上的樊篱拆除了,自设的“禁区”往往会变成驻地记者采写好新闻的“热土”,由此还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去年9月,南通作为全国文明城市复查验收,为美化城市环境,该市绿化部门在主干道工农路上摆放了数百棵盆景树,这是一个不错的创意,收到市民和上级检查组的好评。谁知检查组前脚刚走,这些能移动的美景就被一些“热爱”盆景的人你一盆他一盆地“请走”了不少,“文明风景”受伤了!这种现象跟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显然格格不入,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给创建抹黑,是部分市民素质有待提升的有力证明。记者感到,如果再像以往那样对这种现象“噤声”,不仅是广播作为主流媒体在重大是非问题上的“失声”缺位,也是一个驻站记者的失职。我在第一时间走访调查,把话筒对准普通市民、对准政府官员、对准专家学者、对准少数“肇事者”。在记者的正确引导下,最初的“一片骂声”演变为“多方争鸣”,最终聚焦到一个热点主题:创建文明城市,重视硬件,更要重视“软件”,要有“突击”战,但更要长效管理,对一座城市而言,市民素质的同步提升才是一个文明城市最动人最持久的风景线。

    这篇记者调查《是谁毁坏了“文明风景线”》播出后产生轰动效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第二天即予以转播,新浪等门户网站也纷纷转载,南通地方媒体还围绕“文明城市如何构建‘文明风景’”,开展了持续专题报道。一篇过去被视为“禁土”的舆论监督报道,不仅启发了市民,也引起了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

    关注热点、报道热点、追踪热点,从“禁土”走向“热土”,其最终目的是为了引导热点,驻站记者不仅要有对社会热点关注的自觉和高度,更要有善于追踪热点、引导热点的理性掌控能力,做到站好位、发好力、把好关。记者采写的系列监督报道《两大家纺国际市场,互相堵路设障为哪般》被评为2011年度江苏广电总台广传中心好新闻,当初在江苏新闻广播连续播出后,曾引起不小的震动:《中国之声》转播,数十家热点门户网站转载,两大家纺市场所在地的通州、海门政府感觉压力巨大。这篇报道来源于市场经营户的电话、信件投诉:为了争客户,两大相邻的家纺市场你堵我的路,我断你的桥。家纺产品销往世界各地,却流通困难,这可坑苦了市场上数万经营户。当初去采访时,笔者也非常忐忑:长期与地方保持良好的合作,写此类“问题”报道是否会恶化关系?事实证明,只要记者客观真实地报道事实真相,并提出具有建设性的建议,不仅广大经营户满意,地方政府也十分认可。在采访中,笔者足迹踏遍两大市场每一个角落,每一条道路,尽量做到反映问题材料翔实,态度中观;走访经营户、管理者数量均等,不偏不倚;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利于市场做大做强。主流媒体驻地记者的主动介入,不仅平息了一起即将发生群体上访事件,也推动了问题的解决。报道播出后,“老死不相往来”的双方管理者深受触动,面对面坐了下来,共同商讨打通“肠梗阻”方案,联手做大南通家纺品牌,一篇报道收获投诉方、管理者以及政府部门等多方满意。

    从“盲区”走向“服务区”,穿越“灯下黑”,从身边故事中放大“民声”分贝

    您认为长期驻守基层一线的驻地记者的“基层”在哪里?作为驻地记者,您一年中到社区采访有多少次?这是不久前一位新闻理论研究学者对驻地记者“走基层”状况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不少驻地记者“走基层”存在“灯下黑”现象,他们的第一闪念大多选择去农村、进企业,而对处在身边的城市社区却涉足很少,生活气息浓郁、社会形态丰富多彩的社区成为“走基层”的“盲区”。究其原因,主要是一些省级媒体记者往往注重追求报道主题重大的新闻事件,而不太看重街道社区里发生的平凡故事,认为社区里张家长李家短,一地鸡毛,不会有什么新鲜事和大新闻、好新闻。“走转改”活动开展以来,大量生动鲜活的事例却一再证明:社区里面民生故事多,民生故事里面社会管理创新经验多。笔者强烈意识到,驻地记者应该穿越“灯下黑”,在报道社区中服务民生,在服务民生中提升报道,将以往的“新闻盲区”变成“新闻富矿”,变成记者放大“民声”分贝、服务市民百姓的“服务区”。 

    穿越“灯下黑”,走向身边的社区,记者的视野豁然开朗,眼前的新闻亮点层出不穷。2011年是我国社会管理创新年,南通作为全国社会管理创新试点城市,在社会管理创新中,做了许多有益的探索,总结出大量可贵的经验。记者深入街道、社区,采访“小巷总理”、空巢老人、志愿服务者、爱心社团人士等,采写了大量消息、通讯、特写,录音报道《南通网格化管理破解老小区管理难》、《南通千家社团服务万户居民》、《南通大力推广居家养老》等散发着浓郁生活气息的民生新闻如春泉滚涌,一篇接一篇,不仅听众喜闻乐听,而且还产生广泛反响,吸引安徽、上海等地城市社区纷纷组团前来考察学习。

    报道社区,从身边故事中放大“民声”分贝,用记者的话筒为社区服务、为居民服务,是记者走向社区的最大收获。和平桥街道北濠桥东村是南通的老小区之一,小区内车位少、停车难一直是老大难问题,每天上下班时分,小区大门口常常被挤得水泄不通,不仅耽误了居民上班、孩子上学,也影响了小区居住环境。去年9月,小区居民自我组织召开居民议事会,商讨如何解决停车难。笔者全程参与并采写了新闻特写《我的小区我做主——记者直击居民议事会商讨解决停车难》,报道播出后,引起了小区更多居民对解决这一小区“顽疾”的兴趣和决心,经过反复讨论酝酿,解决方案很快出笼:一是和南通有关部门沟通,利用小区原有闲置的地下人防工程停车,有关部门可以收取一定的停车费用,达到居民和有关部门的双赢;二是用绿化砖替代原来部分绿化带,增加停车位。在记者的穿针引线和奔走呼吁下,人防工程的上级主管部门最终同意了小区的意见,拿出部分地下人防工程作为停车场;小区改造绿化带的工程也在街道和区政府的支持下顺利进行。一篇来自最基层的报道,一声来自最底层的呼喊,不仅让笔者见识了我国最基层的“民主管理”、“居民自治”,也帮助居民们解决了久拖不决的问题,完成了心愿。

    把话筒对准社情民意,更把良心献给社区百姓,在服务百姓中融入百姓、提升自我,是走向社区的另一种收获。《有一种春节过法叫上班》就是笔者春节期间把话筒对准一对来南通打工的山东保洁工母女的真实故事。春节期间,每天早晨7点不到,当很多人还在睡梦中,这对母女就带着扫帚、铲子、拖把、水桶、抹布等工具出现在笔者居住的小区里,清扫遍地的焰火鞭炮纸屑以及枯叶,清理被垃圾不断“刷新”的垃圾桶。从大年初一到初四,记者一直跟随着,在震耳的鞭炮声中,看她们挥舞着扫帚,“刷刷”的响声里,那发自肺腑的话语让笔者的喉头憋得生疼:谁不想家呢?可想啦!可是没找着(赚到)钱,回不去!老了,别的做不了,也没啥想头,只想工资再加俩钱,日子过得好些。《有一种春节过法叫上班》以自然的音响、白描式的手法记录了这一切。令笔者意想不到的是,新闻播出后,这对母女的生活发生了一些改变:小区居民对她们的态度更友善了,不仅把杂物摆放齐整,有的人还搭帮着扫扫地;春节过后,她们的工资也涨了,比原来多了50元。现在,每当看见记者,这对母女都露出由衷的微笑。那微笑,有点羞涩,有点简单,却又那样朴素真实,就像寒冬里的一道阳光,一直照射到笔者心底,温暖如春。

    (作者系江苏广电总台广播传媒中心南通记者站站长 )

有观察有思考的主题策划
医治三种“网络病”
从“驻地”走向“高地”
副刊策划:寻找焦点与亮点的重叠之美
援疆主题报道的深度发力
视觉突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