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战线》概况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跋涉新闻丛林

——赵剑平报刊作品选《新闻履痕》序

贺捷生 《 新闻战线 》(

    虎年隆冬,无雪的北京多了些许干冷。进入腊月的一天,室外寒风凛冽,而我的心里却顿生一股暖意。

    这天上午,人民武警报社时任社长黄秋生,副社长赵剑平一行,提前来我家里拜年。大家围坐一起,品茶聊天,其乐融融。

    说来我与武警报颇有渊源,因为我曾在这家报社的前身基建工程兵报工作过,我的丈夫李振军既是武警部队第一任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又是基建工程兵报团队转隶办武警报的主要决策者、组织者。所以,这个报社的同志对我来说总有点“娘家人”的感觉,与他们的交往自然也就不见外了。

    聊得差不多了,赵剑平同志拿出他准备结集出版的新闻作品给我看,希望我为此写几句话。看着厚厚一摞书稿,再看看这个当年毛头小伙如今脸上的几分老成,可以感觉到他一直以来固守新闻阵地的坚韧,跋涉新闻丛林的艰辛。

    光阴荏苒,斗转星移。剑平随基建工程兵报原班人马转隶武警报快30个年头了。据我所知,当年一起搞新闻的同事有的退休了,有的转业了,有的改行了,而剑平仍然矢志不渝,人生轨迹没有偏离党的新闻事业的航线,可谓“举翅云天近,回眸燕雀稀”。持悲观态度的朋友笑他“一条道跑到黑”,而他却乐观地说:“这叫一条道跑到亮。”原先,我也并不知道在新闻行当中一年到头爬格子、做版面、改大样是怎样的感觉,但读了剑平这么多年的新闻作品,理解了他“不离不弃”、“乐在其中”的原因。看来,只要埋下兴趣的种子,扎下责任的根子,期待中长成的树总会生机勃勃,结出的果总会令人欣慰。

    剑平写有新闻作品逾千件,这部《新闻履痕》收录了其中不到200篇。他的作品除了大多发表在自己所办的报纸上以外,还有一些刊登在人民日报、新华每日电讯、解放军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瞭望》、《军事记者》等报刊上。其中10多件作品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好新闻一、二等奖和军区军兵种好新闻一、二、三等奖,还有近10篇重头稿件受到中宣部和总政治部新闻阅评的表扬。

    按说,编辑是为他人作嫁衣的,一心想着怎样把别人漂漂亮亮地“嫁”出去,往往顾不上自己的装饰打扮。这么多年,虽然剑平的职称和职务逐渐升迁,但岗位并无变化,本行主要还是处理来稿,精力大多用在策划、约稿、编稿、组版和改样上,周而复始,无休无止,采写新闻不过是他主业中的“副业”,只能靠临时突击或忙里偷闲。

    剑平怎样写稿呢?了解他的人有两种说法:说重的是“视稿如天”,只要任务一接手,家可以不回,病可以不看,年可以不过,唯独稿不能不写,个人的一切都得让步;说轻的是“视稿如脸”,他本来为人做事脸皮就薄,涉及自己署名的稿子,就更把脸面看得值钱了,超乎寻常地较真,他喜欢的一个词叫“穷尽”,颇有“板凳需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的精神,用他的话说,要脸面有光就别想身体舒服,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不过,待文章发表,惹来声声美誉,曾经的煎熬便散到了九霄云外。这也应验了管仲的一句话:“凡人劳其形者疲其神,悦其神者忘其形。”

    常人看来,新闻是“快餐”,是“易碎品”,而剑平却把新闻当“历史”,当“收藏品”。他的观点有些另类:既然今天的新闻是明天的历史,那么现在的作品当然就是未来的藏品了。负责任的书画家为了作品传世而精益求精,有志气的新闻工作者为了作品吸引今人眼球、亦令后人受益而毫不懈怠。有了这样的标准,就不会去写那种让今人撇嘴、让后人笑话的东西了。

    分析剑平新闻作品的特色,不妨用他在一次记者培训班讲课中提到的五个关键词来说话——故事、破题、深度、形象、文采。这与其说是他对年轻记者的期许,不如说是自己新闻实践的真传。

    故事,让新闻引人入胜。新闻用事实说话,事实靠故事支撑。剑平信奉这个理儿,新闻传播说一百个道理不如讲一个故事,而挖掘故事是记者的第一功夫。他下部队采访,善于发动官兵侃故事,采访座谈会常常开成了新闻故事会。难怪他的作品总是那么有血有肉,别人看来不好出彩的工作通讯,他一写也会活起来,原因就是里面有鲜活的故事。这一点,读者在“井冈山精神时代颂歌”、“来自驻藏武警部队极地建功的报告”系列报道中已经感受到了。他非常重视故事的完整性、生动性、典型性,喜欢追逐令人共鸣、过目难忘的故事。在他看来,记者抓到了一个精彩的故事,就像摄影师抓住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破题,让新闻巧夺天工。一次采访行动收获许许多多事迹和故事,怎样理出个头绪,从哪找到切入点,从几个方面展开?要把这么多东西脉络清晰、循序渐进地呈现给读者,破题就显得尤为重要。剑平在破题上相当考究,舍得花费时间琢磨,无论写典型还是搞策划,他的破题总给人一种层次感、体例感、韵律感。2008年初,他和同事去甘肃平凉采写8672部队风气建设的典型事迹,分别从解决权力观、政绩观、道德观问题入手破题,形成三篇系列报道的标题:《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政绩,在清风中构建》、《官德,在正气间升华》。后来,剑平参与策划的“抗击汶川大地震八大启示”、北京奥运会的“五环旗下的中国交响”、上海世博会的“橄榄绿与盛会同行”等特刊专号,也都体例一致,形成其特有的结构风格。

    深度,让新闻高屋建瓴。人是靠思想站立的,作品是靠思想给力的。“我思故我在”。思想是新闻之核,如果缺少这个核,新闻事件再好,新闻故事再生动,也好比“短线之珠”、“无梁之屋”。剑平曾写过一篇文章《记者要成为思想者》,其中的观点我很认同:记者是杂家,需要集多种素质于一身,但在其综合素质中,思想素质是最重要的。记者只有在头脑中开出灿烂的思想之花,才能在事业中结出成熟的新闻之果。剑平的作品往往不经意中闪动思想火花,不仅故事里蕴藏思想内涵,而且引语中、对话里、起承转合间,无处不折射他的鲜明意图,作品给人一种深邃而厚重的感觉。

    形象,让新闻栩栩如生。新闻与公文的不同,在于有没有形象化的手法;新闻与文学的不同,在于有没有形象化的真实。剑平不管写什么作品,都喜欢寻找形象化的依托。以其“来自锦州支队风气建设的报告”为例,3篇系列通讯《养正气——树一样的品格》、《抑邪气——山一样的定力》、《净风气——水一样的境界》,将领导干部营造军旅风气应具备的素质,比喻为树的品格、山的定力、水的境界。3篇通讯的题记也可谓是形象化的经典:“大树沐浴阳光,才能吐出氧气;权力沐浴阳光,才能产生正气。”“一座党性基石的定力之山,一座理性厚土的坚韧之山,一座人性植被的精神之山。”“水因向下而上善,官因俯首而大德。”这些形象化的表达,无疑会更好地帮助读者展开想象的翅膀,在一个广袤的思维空间中尽情翱翔。

    文采,让新闻鲜活灵动。语言之于记者,如兵刃之于武士,羽翼之于飞鸟。语言作为思想的外衣和载体,是决定文章水准的又一重要因素。在剑平看来,记者是吃文字这碗饭的,理应具备驾驭语言的高超本领。他对自己要求到了苛刻的程度:同样的事件,同样的选材,甚至同样的结构,要想写出与众不同、别出心裁的作品,就该选择那些既耳目一新又恰如其分的词语。新闻的“新”,不仅指事件新、成就新、经验新,也应包括语言新。“删繁就简三秋树,标新立异二月花”。实践探索中,他找到了语言鲜活的秘笈,那就是善于取譬用比,通过“织综比义”,借以达到“惊听回视”的效果。由于给理性信息赋予了感性化色彩,往往使抽象的文字符号生出“灵气”来,随着一行行文字扑入眼帘,读者会体味到一种灵犀的气韵,仿佛身临其境,在新闻事件或故事叙述的过程中,时有情绪的感染,时有心灵的震撼。

    跋涉新闻丛林,一路栉风沐雨。读罢书稿,掩卷而思,一个新闻战士负重挺进的身影,在我头脑中越发清晰,这就是带着使命而奋力前行的剑平。无论是跨越沟壑还是攀援峻岭,无论是涉足沼泽还是抵近山谷,剑平都留下了坚实的脚印。新闻履痕,从一个侧面记录了他战斗的历程、探索的历程、幸福的历程。

    (作者系著名军旅作家、军事科学院原大百科部部长)

跋涉新闻丛林
移动改变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