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战线》概况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时评人的性格

雷钟哲 《 新闻战线 》(

    一般而言,时评人有不愿流俗的耿介性格,遇有不平之事,遇有蛮横之人,不愿装聋作哑三缄其口,总是拍案而起,以笔做矛。同样,那些让他们深深感动的善举,也会令他们击鼓而歌。说这是良知亦可,说这是使命也罢,但是切记,时评人笔底喷涌而出的文字,只能为生民请命、为时局建言,哪怕忠言逆耳,不受待见,甚至遭受攻讦,他们也会坦然面对,一笑了之,因为心可天鉴、并无私敌。

    时评人应当具有士人精神,独立思想,自由写作。“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郑板桥诗)”当然,如果兼有“士人之风骨,诗人之情怀,学人之风范,哲人之慧心”(易中天语),那就更好。就算是草根论者,也要有匹夫情怀。

    时评人有责任提高自己的思想认知水平,用先进的理论武装自己的头脑。《孟子·尽心下》说:“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贤人先使自己明白,然后再使别人明白。

    时评是所有写作形式中最能直接表达作者意见的文体,因而时评人的意见,应当是理性判断的结果,不是心血来潮之作。就算对某些恶行义愤填膺,犹如骨鲠在喉,也要冷静下笔,不图口舌之快。

    时评人对反面意见,应当设身处地,思考其是否也有合乎情理的成分,所谓天理、国法、人情,都要兼而顾之,不能容不得不同意见,更不能诽谤他人。观点只有碰撞、交锋,才能形成灼见,而人的正确思想,本就是物质到精神、精神到物质反复交替的产物。

    时评固然具有新闻的性质,也是“易碎”的文体,但这并不等于宽容粗制滥造。一篇时评,如果价值判断不准、观点角度不新,或是缺乏逻辑思辨的魅力和语言文字的美感,作者就应当忍痛割爱了。

    当今社会,伴随着中国政治经济演进的步伐,公民表达空前活跃,各类媒体时评勃兴,形成了一个个精彩纷呈的平台。在这些平台上,不论是上层精英还是底层草根,都有各抒己见的机会,尤其在“公民写作”成为当下言论表达特色的时代,更是如此。既然推崇“让群众说话,天塌不下来”的理念,又有了“我反对你的意见,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意识,这就不啻是时评作者的春天。能不能丰饶春天的美丽,无愧于春天的姹紫嫣红,就要看时评人的修养和历练了。

时评人的性格
此乃英雄本色
转发时,请留30秒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