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战线》概况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在基层,更在“天下第一站”

——《西藏安多:海拔4800米的守望》采写体会

刘 毅 《 新闻战线 》(

    在“走转改”活动中,我实地探访“天下第一站”——西藏那曲地区安多县气象站,采写了《西藏安多:海拔4800米的守望》。雪域高原守望者们的故事,感动了很多读者。

    中国记协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于今年4月13日联合举办第23期新闻茶座,主题是“深入基层一线——与中国记者对话”。在茶座上,我向数十位境内外记者介绍了采写这篇报道的经历和体会,来自日本经济新闻社、韩国广播公司、俄罗斯消息报等外国媒体的驻京记者,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在人民日报社3月31日召开的“走转改”活动研讨会暨读者座谈会上,我讲述了在西藏安多县气象艰苦台站走基层的收获与感悟。

    “天下第一站”,雪域高原守望者们忠于职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新闻界深入开展“走转改”活动,报社和部门领导纷纷带头走基层,这促使我下决心到想去却未能成行的基层气象艰苦台站采访。和部门领导商量后,我首先选择了西藏那曲地区安多县气象站。安多县气象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有人值守的气象站,海拔4800米,属国家基本气象站、一类艰苦站,被称为“天下第一站”。

    安多是一个特别艰苦、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方,当地人编了一首顺口溜:“风刮石头跑,满山不长草;一步三喘气,四季穿皮袄”。西藏人告诉我,从小在拉萨长大的汉族人,到了安多也会产生缺氧头疼等严重高原反应,不敢在那里过夜。

    安多县气象站有在岗职工8人,来自藏族、布依族、汉族三个民族,“站龄”最长的17年,“站龄”最短的则是一位2010年刚毕业的女大学生。

    采访中,气象站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偶尔看到一只鸟飞过,不禁会替它担心:在哪里能落脚呢?周围连一棵树也没有。他们到拉萨,看见绿树,有时心里会生出许多感慨,甚至想抱着树大哭一场。在恶劣的环境中,每个人都不同程度地患有各种高原疾病:红细胞增多、脾脏厚大、心肺功能减退,脱发、掉牙、失眠、头痛等现象也非常普遍。但是,他们忠于职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因为他们知道,这一个个记录阴晴冷暖的数据,是监测青藏高原气候变化的重要依据,对预测全球气候变化也极有价值。他们全力以赴做到不漏报、错报一个数据。

    实际上,他们的工作,可以说和我们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因为青藏高原被称为“世界屋脊”,是世界上最大最高的高原,是中纬度大气环流中一个庞大的障碍物,对我国乃至世界气候、环境的变迁,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全球气象数据是共享交流的,安多气象站监测的数据,国外的气象部门可能也会用到。

    体验“度日如年”,力求平实真诚,不唱高调

    安多属于藏北高海拔地区。到安多后,我发现高原反应比预想的强烈多了,尤其是在晚上,正如我在报道里所写——“度日如年,永远难忘!”天一黑,就感到高原反应越来越厉害,心跳加快,双脚发软,特别怕冷。稍微走快点,“砰砰”跳动的心脏就会马上警告我:慢一点,再慢一点。晚上睡觉时,头疼得厉害,总是迷迷糊糊睡一会儿就醒来,醒来后就大口大口地喘气,清楚地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虽然身体极其难受,我还是坚持请他们半夜派车把我从县招待所接到气象站室外观测场,实地体验夜间观测的全过程。我把从北京带去的所有衣服都穿上,包括棉衣一件、毛衣一件、内衣两套(其中一套还是厚的保暖内衣)、袜子两双,这样才不觉得冷。

    回到北京写稿时,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感觉头昏脑胀。回头看,文章说不上精雕细刻,还有许多可以打磨的地方,但或许“因祸得福”,报道显得不做作,较真实。在写稿时,还是考虑了一下怎样努力“改文风”。

    多写细节、故事。气象站的工作人员偶尔看到一只鸟飞过,不禁会担心它在哪里能落脚;到拉萨,看见绿树,有时想抱着树大哭一场。我把这些写到了报道中,很多读者告诉我,对此印象深刻,认为不到现场实地采访,这样的细节是绝对想像不出来的。类似的细节、故事,报道中还有不少。

    力求真实、平实,力避高大全通病。西藏气象工作者提出过一些口号,如“高海拔,高标准;缺氧气,不缺志气”。我的报道中没有出现这样的口号,也没有出现“无私奉献”之类的词语。我想把这样一个群体真实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忠于职守、日夜守望雪域高原的普通人,他们忍受寂寞艰苦、爱岗敬业、乐于奉献,但同时也希望改善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条件,希望弥补对家人的愧疚。

    尽量用短句子、短段落。报道全文只有2200字,简短精炼。

    这篇报道在人民日报《走基层·蹲点调研》栏目刊发后,反响不错,很多同事、媒体同行和网友认为报道细节生动,平实感人。

    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针对此报道作了很长的批示,目前,中国气象局已经拨付38万元资金,用于修建安多县气象站院外道路。此外,还将出台多项针对艰苦台站的帮扶措施。 

    一记重槌,一座连心桥,一碗“心灵鸡汤”

    参与“走转改”活动,尤其是采写这篇报道,我有三点体会。

    “走转改”是一记千钧重槌。它使我们新闻工作者头脑清醒,进一步认清自己的使命,找准自己的位置。一段时间以来,一些新闻工作者自视为“无冕之王”,出现浮躁化、贵族化的倾向。有人总结为“进的是宾馆饭店,见的是大官大款,写的是云山雾罩,离群众越来越远。”“走转改”活动,给记者队伍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面对“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的考问,我们头脑更清醒,目标更明确。

    作为一名记者、编辑,以往和自己所跑领域内的领导、专家打交道多,但深入各地基层采访比较少。这次赴西藏安多的采访,使我深切体会到,走进基层、贴近群众、多接地气是多么重要。“当你看到我的时候,我和新闻在纸上;当你看不到我的时候,我和新闻在路上。”没有在路上的艰苦追寻,没有“三贴近”,就不会有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新闻。

    “走转改”是一座连心桥。把千千万万新闻工作者和亿万群众紧密相连,记者通过这座“连心桥”和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 

    我联系气象部门已经10年了,对基层气象艰苦台站的情况比较了解,一直想去调研采访,但久拖未能成行。没有“走转改”活动,或许到现在还停留在计划中。“走转改”活动架了一座桥,促使我下决心放下手头其他事情,克服家里的困难,通过这座桥走向雪域高原的基层干部群众。

    到安多采访前,我做了很多功课,是带着对高原守望者的尊敬之情,带着尽力帮助他们解决困难的诚挚之心去的。带着心、带着感情走基层,不仅身入,而且心入,作风和文风自然会随之转变。正因为采访和写稿带着浓浓的感情,虽然报道的文字很平实,还有很多可以打磨之处,仍然感动了不少读者,产生了很好的效果,帮助基层艰苦台站职工解决了一些实际困难。 

    “走转改”是一碗“心灵鸡汤”。我们收获的不仅是一篇篇反响不错的报道,还有许多宝贵的人生阅历和感悟。在安多气象站值班室的墙上,贴着一幅画:一棵嫩芽破土而出,绽放出生机盎然的绿叶。画面下边,是这样一段话——“幸福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心态,同样的事情一个人的感受和另一个人的会截然不同。我们生活中的很多不幸来自于我们的心态。夏天我们痛恨炎热,忘记了去倾听知了在绿丛中鸣叫的美丽;冬天我们畏惧寒冷,忘记了去体会白雪覆盖下大地的宁静。换了心态就换了人间。”

    看到这段话,顿时心有所动,马上记录下来,后来写到了报道中。这些“雪域高原守望者”在极端艰苦环境下的坚守让我感动,但更加打动我的,是他们苦中有乐,苦中作乐,开朗乐观地笑对生活的精神。

    以往常常抱怨在北京生活多么不易:空气太差,交通太堵,房子太贵,等等。但这次采访,使我受到很多触动:我们往往身在福中不知福,其实,每一天能自如地呼吸,每一个夜晚能睡一个好觉,这就是幸福!我相信,一次次践行“走转改”活动的采访,对我和我的同事们来说,不仅是难忘的职业经历,也是受益终身的心灵之旅。这些极珍贵的阅历和感悟,将有助于我们今后更好地前行。

    (作者单位:人民日报社经济社会部)

在基层,更在“天下第一站”
“五改变”转机制 抓精品出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