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战线》概况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微博时代的载人航天报道

贾 强 《 新闻战线 》(

    2012年6月16日18时37分,几乎与运载火箭腾空同时,腾讯微博账号“天宫一号”发出第一条神九发射消息;新浪微博上,26家媒体对神九飞天进行“微直播”。也就在同一时间,成千上万的普通人通过各自的微博热议载人航天。从16日发射到29日返回,腾讯、新浪微博与神九发射、神九与天宫交会对接相关话题发帖量超过8000万条。平均每天近600万条的发布量,远超国内上千家报纸一天的发稿量总和。

    微博,这一登陆中国不到4年的网络新应用,以其高度的活跃和几何式增长,参与到了中国的每一个公共事件之中。从红十字总会信任危机,到动车追尾,再到毒胶囊事件等等,国内几乎所有热点事件均由微博率先播发或发酵。这种手段便捷、实时反应、立体扩散、互动性强的“自媒体”,已经成为影响人群最为广泛的新舆论场。

    8个月前,神舟八号与天宫一号进行首次无人交会对接时,中国微博账号总量为2.5亿,如今仅新浪微博一家就远远超过了这一数字。手机、电脑……微博用户通过各种终端随心所欲地发表和分享信息——这意味着,在这个传播技术手段已全面迈向全媒体的时代,中国又迎来了“人人都是发布平台”的自媒体时代。

    面对这样的传媒生态,主流媒体如何通过自己的报道让更多的普通人了解航天、关注航天,从而理解航天?

    交汇点——普通人走近遥远的太空

    微博等自媒体的兴起,使得大众传播体系中,以媒体为阅读中心的传播,开始向以受众个人为中心的传播转变。

    “神九还没上天,女航天员刘洋的母校已热闹翻天,其公婆已被记者包围,刘洋啥时生孩子更是被媒体做进了标题。拜托各位,多讲讲为什么要发展航天吧。” 神九发射前,一家媒体评论员在微博里如此说道。

    确实,微博上不乏这样的声音:“载人航天固然能壮国威,但与普通百姓生活关系不大。”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很多人尚不了解载人航天事业的深远意义。

    解疑释惑、回应关切,是媒体的责任。在载人航天工程各系统间采访,记者很快找到了太空探索与百姓生活的接近——

    “一碗小小的方便面,其中的蔬菜包,来自航天员食品中的脱水菜;而各类时髦的运动鞋,其‘中空吹塑成型’的制造技术,来自航天服……

    当你手持遥控器在几十个频道间换来换去寻找电视节目时,当你收听明天的天气预报时,当你在打电话或者上网时,你已经在享受来自太空的服务了;而你餐桌上可口的菜品、生病时服用的药品,都可能有太空背景。”

    新华社一篇题为《载人航天,我们收获了什么》的报道,在微博上被广泛传播和转载。有网民感叹:“原来我们每天都在消耗航天的成果。”更有网民指责那些贬低载人航天的论调:“航天科技的发展我们都间接或直接地享受到了,一些科技成果会经过二次或N次转换为我们所用,能不能别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哪儿来那么多的抱怨!”还有网民跟帖补充一些来自太空的生活必需品:“婴儿尿不湿也是载人航天的产物”。

    美国科技情景剧《生活大爆炸》风靡全球,折射出这样一个道理:一旦与普通人生活紧密结合在一起,即便如“暗物质”、“量子脑动力学”等等这些极其冷僻的科学知识,也会引起人们的兴趣。

    载人航天,需要拉近茫茫太空与百姓生活之间的距离,需要通过报道贴近性,架起一座与无数普通受众沟通理解的桥梁。

    “太空生活”中同样有与左邻右舍的普通生活相近相似的地方。6月23日,神九航天员太空生活的第八天,恰逢中国传统佳节——端午节。当人们吃粽子、过端午时,三名航天员在343公里外的太空中度过了史上“最高的端午节”。科研人员为他们准备了节日大餐,还特意准备了粽子的替代品——八宝饭,“手握真空包装的八宝饭,三人满脸兴奋。”景海鹏将写有“端午快乐”四个大字的飞行手册对准天宫一号舱载摄像机,向全球华人发出节日的问候。

    这些富有生活情趣的细节经人民日报、央视等媒体披露,被包括微博用户在内的众多网民津津乐道,他们纷纷祝航天员“端午快乐”,还有用户调侃:“航天员离太阳更近,是用太阳灶做饭吗?我们在地球老早就用太阳灶了。”

    共振点——微博关注点应是主流媒体的报道重点

    微博信息传播的裂变效应,往往使得任何一个热点会瞬间变为焦点。

    从神九发射时的视频画面上,眼尖的网民发现,突然出现的两个发光体,直扑正在飞行中的飞船而来。随后,“神九遭遇不明飞行物”成为各大微博的热门话题。网友惊呼:“外星人的飞碟来为神九护航。”还有很多网友发帖以“求真相”。

    关注微博舆情的媒体记者及时用一篇权威访谈《关于太空飞行,那些美丽的误会》释疑解惑。来自航科集团的专家分析,神九升空时的发光体“很可能是大气光学现象或者飞机等人造飞行器,如果只有个别相机捕捉到这些发光体,也不排除是设备部分像素发生故障”。报道还通过众多权威专家的声音,顺势将包括“女航天员必须无龋齿疤痕已生育”、“太空中能看到万里长城”、“前苏联航天员被抛弃在太空”等盛传已久的网络谣言逐一澄清。

    调查显示,这篇因微博热点而诞生的稿件,不仅在微博上广为流传,同时还在两百多家报纸刊发。它表明,在自媒体时代,更加需要媒体、尤其是主流媒体高度关注热点,及时回应热点。

    航天员,是载人航天报道中受众最感兴趣的。还在神九乘组正式公布之前,微博上关于航天员的各种猜测已在满天飞,其中不乏误导性报道,比如女航天员必须已经生育等等。

    6月15日,乘组名单最后确定,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等中央主要媒体关于三名神九航天员的海量报道所形成的舆论强势,有效引导了媒体和网上舆论。分析表明,这些报道具有以下特点:

    信息来源权威。《刘洋:中国第一位飞向太空的女航天员》、《景海鹏:中国首位再度飞天的航天员》、《刘旺:等待了14年的飞天者》三篇人物通讯,讲述了三名航天员的成长背景以及入选神九乘组的全过程;《对话神九航天员》,以对话实录的形式将三人的个性特点和所思所想所盼原汁原味地呈现给受众。主流媒体的权威性体现在消息来源的权威。这方面的优势,自媒体和众多的社会化媒体目前还难以企及。

    内容丰富全面。针对受众最为关心的女性参与航天飞行有什么意义、中国首批女航天员经历了怎样的考验等多个问题,记者专门邀请航天专家,在《女航天员飞天背后 》一稿中进行全面解读;而《航天员太空生活全揭秘》一文,则从“穿:为女航天员订制新型号航天服”、“吃:50多个种类保证航天员吃得香”、“睡:按北京时间进行作息”、“动:着‘企鹅服’对抗太空微重力”四个方面,详细介绍了太空中的“衣食住行”。这些报道采用众多专家的解读,丰富了报道内容。

    注重人文色彩。如描述中国首位女航天员,“高挑、白皙、短发,秀气的单眼皮的刘洋,身着浅蓝色衬衫坐在两位男航天员旁边,像绿丛中一朵安静的百合花。大多数时候,她轻握双手放在膝盖上。别人说话,她会睁大眼睛、微微侧头看着被她称为‘师兄’的同伴。”短短的几句话,既描绘了主人公的外貌特征,又传递出了她的神情与性格,满足了受众的阅读需求。

    结合点——经典写法与“微博体”的“交会对接”

    “当我在成都遇见你,我会带你去宽窄巷子,因为那里……”这种被网民称为“遇见体”的语言,来自目前新浪网上最“火”的政府微博之一“成都发布”。习惯了微博阅读的网民,天然排斥板起面孔的说教式传播——语言风格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影响传播效果的重要因素。

    “天宫一号目前已在近地轨道上待命,想发射一艘飞船与它交会对接,难度丝毫不亚于打出一颗子弹,命中空中飞行的另一颗子弹。可想而知,什么时候往什么方向打出这颗子弹,必须相当精确才行。”这是泛科技社交网站——果壳网对“交会对接”所做的形象解释。这家小众化的民间科普网站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靠的就是对科技知识深入浅出的生动解读。

    科技报道需要记者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还需要记者掌握高超的“翻译”技巧。航天报道要求记者必须从专业术语和技术细节中跳出来,多描述、少叙述,多刻画、少概括,用形象的表达,把生硬的“天书”变成喜闻乐见的“通俗”读物。

    从神舟五号首次载人航天报道开始,一批记者就在做这方面的努力。例如,把火箭的高度与二十多层高的楼房作对比,在介绍飞船沿轨道运行速度时把“7.9公里/秒换算成一秒钟从长安街的东头跑到西头”……

    微博时代,媒体报道中的任何一处表达错位或语言纰漏都可能引发网民“围观”和“吐槽”。这就要求媒体尤其是主流媒体的报道,既要通俗易懂,便于网民分享和转发,达到传播目的;又要确保准确、权威、平衡,能够承受时时来自网民的 “检阅”。 

    检索各大媒体的神九报道,关于交会对接、航天员穿舱等重要环节、步骤和专业动作,不乏准确又生动的描写:

    描述手控交会对接的过程。记者写道:“刚刚挥手作别的神舟九号飞船与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此时已相距400米。从西南向东北,它们像翱翔在蓝色太空中的两只飞鸟,从东部非洲上方轻轻掠过。”“两只飞鸟”把运行在太空中的两大飞行器形象化了,如果不是记者介绍,人们不会想到“那一刻”它们正从非洲上空飞过。

    记述航天员打开“天宫”大门。“景海鹏首先从工具箱中取出‘钥匙’。这并不是我们常见的钥匙,而是一把三四十厘米长的金属把手,相当于把一枚‘螺母’套在舱门开门机构的‘螺帽’上。”舱门打开,记者用“一尾灵活的蓝色小鱼”,形容首先“游”入天宫一号的景海鹏,又用“一枚轻盈的羽毛”描绘最后“漂”进天宫的刘洋……寥寥数语生动展示了航天员进驻天宫时的动作与体态。

    介绍航天员进入“天宫”后开展工作。“好比搬新家,要先装修房子,天宫一号虽然是‘精装修’,但也得装饰一下……随着景海鹏和刘旺的调试,天宫一号舱壁上安放的电脑屏幕亮了,室温也调整到二十多摄氏度,‘家里’渐渐有了生气……”这种强调片段化、镜头化的描写和140字左右的文字段落,无疑也是考虑到了微博转发的方便……

    追求平民化传播,为的是更好地传播主流观点与主流价值。首次载人交会对接圆满成功,人民日报文章《“神九”书写“中国精度”》在歌颂“中国速度”的同时,着重阐述追求“中国精度”对于现代化建设的重要意义。而伴随神九安全返回播发的新华社评论《“飞天之路”印证“中国道路”》,则从更深层次上论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对于实现中华民族的光荣与梦想所起到的巨大推动作用,从而告诉人们:“飞天之路,前景广阔;中国道路,前途光明”。

    微博时代的网络,是所有人对所有人的传播。这种以个人为中心向四周发散的传播形态,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传播中心的消解和传播定向的消失。传播生态的这种重大变化,需要主流媒体引导舆论和影响受众并举,加速适应传播变化,主动回应关切,积极解疑释惑,在多元中确立主导,在多样中谋求共识,在多变中把握正确方向,在众声喧哗中彰显主流,在情感共鸣中凝聚力量。这是唱响主旋律、打好主动仗的基础之所在。

    (作者系山东药品食品职业学院副院长)

做好典型报道 党报也可以很“美”
评论:为报纸注入灵魂
开门办报 活动营销
微博时代的载人航天报道
加强“正引导” 放大“正能量”
运营创新激发产品创新
从“网络版”到“新闻网站”的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