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战线》概况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中国网络电视台的人才培养

汪文斌 《 新闻战线 》(

    目前,世界新媒体行业由持续发展转向加速提升,我国新媒体的发展也呈现出新一轮的整体上升势头,一是原生的新媒体形态不断涌现,二是基于新兴网络技术和传统媒体融合而产生的新媒体形态日益丰富。在这一背景下,从事新媒体工作的人才要求也有所不同。如何开展新媒体人才队伍建设,保证未来发展对人才数量和质量的需求,是摆在管理者和教育者面前的迫切问题。

    主流新媒体人才的特质

    新媒体投资主体、业务方向等方面的巨大差异决定了从业队伍的多元化特征。但是作为主流新媒体,从业人员应该具备如下几方面特点。

    有敢于创新的精神。新媒体的出现和发展,在于它对传统媒体的颠覆和创新。新媒体传播方式、商业模式仍在探索中,它的未来也在于对未知模式的不断尝试和突破。因此,从业人员的首创精神、对技术的敏感显得尤为重要。

    传播理念需不断更新。主流新媒体人才要有营销观念,要改变过去“我写你看”、“我播你看”的心理,把“主旋律也要营销”的理念贯彻到工作的方方面面。数字技术和新媒体的发展,改变了信息传播方式,受众在媒介接触中的主动性、参与性、互动性及个人偏好越来越强,甚至人人都可以成为发布信息和接收信息的“公民记者”,媒体与受众的关系被重新定义。

    能融合各工种技能。新媒体人才的需求,是随着媒体融合的进程不断加快而出现的。媒体融合,使各类传媒因介质差异而产生的鸿沟逐渐被填平。新媒体能够融多种媒体于一身,其兼容并包的特质,要求新媒体人才具有开放的思维。因为数字技术与网络技术使所有的媒体都能够成为提供各种形态新闻产品,并通过各种载体发布新闻信息的“内容提供商”。

    对信息有高度的敏感性和整合再造能力。随着新技术和新业务的不断出现,新媒体的核心竞争力已经不只是在于采集与发布信息,它还需要通过对各种内容产品的整合,提升其品质和价值,使信息传播、娱乐互动等进一步延伸到知识与服务领域,并不断通过裂变与聚合,形成新的内容产品,从而促成媒介集团中产品链和价值链的生成。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媒体人才的知识水平与专业技能已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策划型与专家型人才将更为需要。

    适应新媒体特质  从稿件广度、深度和受众反馈等方面进行“质”的深度考核

    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人才储备和培养方向,既有相同之处,亦有不同。尤其是在互联网海量、快速、碎片化的传播形态下,实现由旧到新的人才队伍转型,绝非易事。相对于传统媒体,新媒体具有一系列特质,需要全新的考核机制予以适应。

    首先,信息容量的可延展性,新媒体没有传统介质的种种“版面”局限,在一定意义上可实现内容信息的无限扩充,因此,传统媒体常用的定量定价考核机制就难以适用于新媒体海量、快速的原创内容,也驱使着新媒体在采编人员激励机制方面提出新的解决办法。

    其次,信息传播的递增效应,传统媒体曾经赖以自豪的分众优势,在用户阅读习惯逐渐数字化的过程中曾经顽固地坚持过许久,并在新媒体品牌中形成新的差异化。然而,随着社交网络的兴起,原本不同用户群体之间的信息鸿沟被几何倍数扩散的碎片化信息快速填充完毕。在此条件下,新闻报道的影响力不能再以传统媒体诸如发行量、收视率等“一次传播”的指标衡量。

    第三,信息发布的即时反应,相对于传统媒体的操作而言,新媒体在同等条件下具备信息发布速度快、操作成本低的特点,尤其是在APP客户端、微博等个性化应用被广泛使用的条件下,信息的即时到达率可能大幅提高,但与此同时,也对新媒体采编队伍的新闻反应速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就要求考核机制必须有所反映。

    毫无疑问,对上述新媒体特质的适应与否,恰是实现传统媒体到真正新媒体跨越的标志,如果不能调整考核机制、业务流程适应变化,最终结果仍只是在互联网的平台上发挥旧品牌价值的传统媒体。针对这一情况,央视网对新闻采编团队采取了一系列的培训调整,尤以考核机制的变化最为明显。

    央视网对新闻采编队伍的考核,除了沿用传统互联网企业常用的点击量评价之外,更针对四大商业门户网站和十家中央重点新闻网站以及数以百计的地方重点新闻网站的单篇转载稿件数,评估采编人员作品的实际影响力;同时,对于采编人员的原创稿件数量、特别报道数量也要进行综合评估,覆盖新媒体记者的工作量和工作门类;而对于新闻反应速度、总部策划指令响应,则与外界转载形成挂钩关系,以相对客观的标准全面评价采编人员的工作业绩。

    此外,作为高度重视微博平台传播影响力的新媒体,央视网率先推出的微博报道平台“网络新闻联播”除了依据常规计算粉丝数量之外,还充分利用微统计、关注查询、粉丝分析等各种针对数据分析的微博应用,对采编人员新闻稿件的传播广度、深度和受众反馈等,进行“质”的深度考核。所以,对采编人员也不再只是完成工作量的简单层面的技能要求,而是在深度分析力、综合表现力、规模集成效应等方面进行培训。

    记者队伍、编审队伍、网编队伍职能分开,但无限拆分扩充,组别轮替,“DESK”会议加强前期策划

    长久以来,“转新闻、改标题”成为网络媒体的典型形象,甚至将主流新媒体自主建设新闻采编团队的诸多努力隐于幕后。这之中,固然有用户思维惯性的原因,更与新媒体采编业务发展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密切相关。

    首先,选题分割,难成规模。基于网络媒体的业务流程和组织架构,新闻采编业务往往分散于各个专业频道之中,编采人员功能合一,同时兼具编辑和记者的身份,面向对口新闻或区域性新闻,除重大宣传报道策划外,缺少联动机制和组合采访集中传播的概念,只是在专题版面配置中进行组合,使得日常报道策划长期停留于较低的水平。

    其次,专业度低,经验不足。由于网络媒体的基层编辑人员往往缺少传统媒体的工作经验,在新闻报道处理上,缺少与记者的有效沟通,最终形成记者采编合一,编辑单纯发稿的分割境地,而从机制上,也形成“因人成事、因人败事”的格局。

    第三,固守传统,适应性差。鉴于上述网络媒体存在的问题,部分以传统媒体为依托的新媒体机构,采取了引入有经验的传统媒体编辑、记者的策略,以期扬长避短,但在实际工作中,由于“频道制”的组织架构,记者与编辑的关系常常转化为编辑与主管的关系,报道流程的专业化建设依旧无从谈起。

    针对上述情况,央视网新闻采编团队也进行了一系列创新尝试: 

    推行“采编分离”机制。将编采团队分为记者队伍、编审队伍和网编队伍,记者负责落实采访,编审负责稿件深加工,网编负责新闻报道的网络化呈现,专岗专责,保证传承有序、训练有素。

    坚持“前期策划”机制。将组合报道的概念自策划阶段即行植入,通过编采团队的“DESK”会议,充分吸纳网络热点、记者报送线索和编审深度策划的养分,从而实现传统媒体专业水准与网络媒体传播效率的强强结合。

    强调“弹性组合”机制。记者队伍、编审队伍在职能上均进行细分,如记者即分为辟谣记者、机动记者、调查记者等,编审也可分为“报纸编辑”和“杂志编辑”两类,即通过不同的功能侧重进行分组,而这种组别则在确定人员额度的基础上,可进行无限拆分和扩充,实现组别轮替和人员流转,进而保证内容质量的恒定效果。

    加强培训,以“传帮带”培养新人,形成全系统人才流转机制,避免“因人成事、因人败事”

    与传统媒体相比,新媒体的人员流动性较大,在这种客观条件下,既要做好采编人才的培养,又要保证采编工作的顺畅运转,就需要在人才培养机制上有所创新,才能保证“因人成事、因人败事”的情况不致频繁出现。

    为此,央视网依托上文所述的“弹性组合”机制,在职能细分、组别细分的前提下,进行组别轮替、组内培养、组外培养,多个并行、竞争性的工作组,负责独立的选题并同时开展各自的选题运作。同时,将日常报道与人员培养结合,以传统媒体出身的编审人员为“发动机”, 对新人采用“传帮带”的方式,待其新闻线索的挖掘和梳理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后,调入记者队伍;同时,记者队伍中的优秀人才,通过一定时间的实践操作,也可进入编审队伍,形成全系统的人才流转机制。

    与此同时,网编队伍由于也要参与“DESK”会议,接触从策划到落实的完整内容生产流程,并完成最终内容的页面呈现和网络传播,其能力培养也将更加立体、全面,同时,他们与网络的亲密接触和对网民的理解,也能为策划团队提供有益的智力支持。

    不仅如此,在编采队伍整体培训方面,央视网还定期邀请业内及学界的专家,开展新闻业务特别是新媒体传播相关知识的培训,使我们的编辑跟上媒体发展的步伐。2012年6月初,央视网大型“走基层”报道活动“大学生村官的故事”启动前,就曾对参与报道的在京记者和全国各驻地记者共30人进行了为期3天的封闭式集中培训,邀请中央电视台地方部记者传授“走基层”的采访经验和操作技巧。

    只有以采编人才为基石,方能内容为王、新闻立网,彻底改变网络媒体“重转载、博眼球”的刻板形象,在信息时代树立起主流大众传媒应有的品质。今后央视网将继续以打造一流的专业采编队伍为己任,以让网友在纷繁复杂的网络中,感知事物的本原、触碰世界的真实为目标。

    (作者系中国网络电视台总经理)

媒体转型中的人才培养
新媒体、新业务、新要求
全能型记者——我们在路上
中国网络电视台的人才培养
媒体网站采编人员的素质要求及其人才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