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战线》概况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媒体转型中的人才培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注重采编人员的观念转变和技能培养

吴清雄 《 新闻战线 》(

    传媒的发展实践越来越证明,我们面对的传播模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既有的任何一种媒介都无法独霸天下,未来是“媒介鸿沟”被填平的融媒体时代。竞争呈“加速度”,重大变革之间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产生的洗牌后果也越来越明显,不进则退,慢进也退。中国的媒体由于市场化程度相对较低,暂时不会像美国那样出现传统媒体大面积倒闭的情况,但对待新媒体、数字化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也决定了我们的影响力和实力。

    无论主动引领,还是被动追赶,对于被新媒体撕开的一片“美丽新世界”,传统媒体无法视而不见。跨媒介、跨区域的整合,已经形成共识。但人是决定性因素,适应融媒体需要的全媒体采编人才匮乏,成了媒体数字化转轨的制约性瓶颈。那么,什么样的人,才是中国需要的全媒体记者?他们应当具备什么样的职业素养?目前看来,传统媒体采编人员,面临着从思维到技能和流程适应的全面转型。

    欠缺的不只是技能

    思路决定出路。机械地理解传媒变革,是不少传统媒体在当下数字化转型中反应迟缓、陷于被动局面的原因。对于从传统媒体转型而来的全媒体记者而言,最难的还不是操作、技能上的培育,而是观念、意识上的转变。

    全媒体不是物理黏合,而是化学反应。全媒体不是新闻覆盖面上的“摊大饼”或各种媒介形态的简单黏合,而是一次传播思维的变革,立足于传播渠道的全时空、全产业链整合及用户细分的精准信息服务,遵循各媒介的传播规律,以最小的渠道成本,输出最大的信息价值。它不是1+1=2的多技能叠加的物理整合,而是要求1+1>2的多元素贯通的化学反应。

    全媒体时代的到来,其驱动因素一是技术,二是用户。网络、手机等新媒体的迅猛发展,其实质是新媒体所代表的一个与过去完全不同的、全新的传媒时代的到来。新媒体的领先优势,不仅仅在于我们通常说的快捷、互动、随时随地阅读等等,而是找到并克服了传统媒体的发展命门。报纸、杂志、电视和广播等,都是工业化大生产的产物,无法实现内容和营销在基于精细化、个性化细分市场上的“大规模定制”,但网络、手机等新媒体,恰好就可以基于二进制代码和长尾理论,解决信息革命以前人类一直无法破解的“大规模生产”和“个性化定制”之间的矛盾。信息技术的发展,实现了人们获取信息的低成本、高质量、可交换,这为新的整合传播提供了可能。

    用户想干什么,就为用户提供干什么的平台。全媒体时代是一个信息丰饶的时代,与大众传播为主的信息短缺环境很不一样。因此,全媒体记者必须一定程度上抛弃在大众传播视野下的传媒观念,去拥抱新的传播模式。媒体和受众之间的关系已经被重新定义,“一对多”的大众传播时代的“受众意识” 逐渐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多对多”的全媒体时代的“用户中心意识”。

    要有“一切为了用户、一切依靠用户”的观念。全媒体记者要有换位思考的习惯,时刻不忘报道效果的反馈、总结、再报道,螺旋运转进入新一轮报道,以用户的需求来评判报道的成效。在新闻采编实践中,全媒体记者再也不只是一个信息采集发布者,他必须同时兼具读者、报道者和把关人的身份,当好用户“肚子里的蛔虫”,满足用户的细分需求,使之获得海量化、国际化、个性化及互动、实时、快速的媒体体验。谁离用户越近,谁就抓住了融媒体的根本,就越容易在传媒竞争中占尽先机。

    要尊重用户的信息互动生产。Web2.0时代的新闻,不再是一种新闻传递的消极关系,而是“一个在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共享的事业”,每个人都是一家通讯社,每个人也都需要来自别人的信息。新闻就是在生产者和消费者可能合二为一、互动生产的滚雪球过程中,获得传播效力的。这是社交媒体风行于世的原因。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转型较为成功的美国传统媒体,都在社交媒体的应用和整合上下了大工夫。全媒体记者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采编、话题在融媒体平台上充分共享,追踪用户的喜好,乐于看到公民记者在信息生产中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从别人的信息中发现价值,创造价值。

    全媒体记者要在更高、更难的层次上,当好“把关人”。全媒体,实际上也是一次由技术驱动的信息生产、获取和传播的权力再分配浪潮。还新闻于公民,在“世界是平的”的数字化社会中,成了信息民主的一个必然过程,谁也不能再垄断信息。过去那种自说自话,也不管别人听没听、听了认不认同的粗放新闻发布,将贻笑大方,自取其辱。媒介融合,从根本上说不只是大众传播,也不只是分众传播,而是二者的结合体。所以,“把关人”、 议程设置、舆论引导的价值依然存在,甚至更加重要,不能消极等待“信息超市”中的自净。

    全媒体记者要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无数人联系在一起的集成大脑。如果藐视他们的智慧,不懂得他们的偏好、信仰,不尊重他们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不懂得关键词、舆情信息的动态监控和数据分析,就不可能站在更高的层次上,统揽全局,在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准确的声音,在谣言和真相鱼龙混杂的局面中正本清源,实现“把关人”的引导力。

    十八般武艺在于“会”

    有了全媒体的意识,在采编实践上,全媒体记者的技能培育,就可以对症下药,取长补短,增强针对性和实效性。

    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但不一定样样都精。全媒体记者在采编手段上,是一个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的全能记者、背包记者。所谓背包记者,是指将所有采访设备都放在一个大背包里,能同时承担文字、图片、音频、视频,供应手机、网站、报纸、电台连线、电视、户外视屏等报道任务的记者。对于目前传统媒体记者而言,经过一两年的培训,当一个背包记者应该不难。宁波日报报业集团、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等不少传统媒体在这方面已经作出尝试。南海网作为海南日报报业集团下属的新闻网站,也在尝试打通记者的各项能力。在突发事件报道中,包括摄影、摄像、同期声收录、微博快讯、手机发稿、事件深度采访等,要求几乎所有媒介终端的报道都可以由一个记者完成。

    但是我们很快发现,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且重大事件的报道也不是一个记者能够独立完成的。特别是有的媒体对背包记者的定义为讲政治、懂新闻、会营销、通技术的复合型人才,这实际上可遇不可求。“要求技能的全面,也许是以牺牲技能的精通程度为代价的,是以降低报道的专业水准为代价的。”所以,新闻实践中,我们一般只强调“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而不是“十八般武艺样样都精通”,每个全媒体记者只需要在一两个领域精通即可,要处理好采编技能中博与通、快与专的关系。片面要求“全面”,并不足取。

    网络技术虽然有刺,但必须拥抱。技术驱动的新媒体、融媒体代表了传媒发展的方向,因此,在全媒体的融合转型中,路径一般是以新媒体为平台、以传统媒体为品牌,予以有机整合。这就要求,每一个全媒体记者对用户反馈、整合研究、信息再生产流程中所需要的技术应用能力,要有一定的掌握。这虽然并不要求全媒体采编人员必须是一个程序员,但他必须克服对技术的陌生感、恐惧感。如果一个记者不知道代码编程的原理,不知道社交媒体的支撑逻辑,不知道百度、谷歌等搜索引擎对信息抓取和排列呈现的基本算法,要做一个简单的读者调查表、PPT或者banner还得请程序员、设计师帮忙,数据挖掘和分析能力阙如,那么,他只是一个浮在皮毛上的全媒体记者,无法真正领会全媒体传播的“用户中心”这一核心魅力。

    虽然有刺,但必须拥抱。否则,在全媒体环境中,对网络技术的忽略、恐惧、抵触,将是致命的缺陷。南京大学金陵学院新传媒系主任杨溟认为,只有传统的采写、编评技能是不够的,还要有设计、整合营销、全媒体报道等能力。“将来现场采访已经不够了,用新媒体工具对数据进行分析和挖掘,包括数据库的使用将会变得很重要。”对百度、谷歌、微软等新媒体工具的使用,会发现新闻往往隐藏在数据、细节之中。网络技术的了解和应用,指向的是全媒体基础采编工具的掌握,就像驻外记者必须掌握外语一样。这是传统媒体记者转型时必过的一关。

    深度思维只应强化,不应懈怠。新闻作为一种信息产品,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都不会忽略对质量的追求。全媒体战略,实际上是在“信息过载”、“信息迷失”的海量网络社会中,对注意力的争夺。而注意力的持久获得,是靠信息的质量和价值、对用户的尊重以及媒体自身的公信力夯筑。

    实际上,对传统媒体中凡是尊重“用户本位”、有利于提升信息质量的一切做法,在全媒体时代,都得到了强调而不是弱化。比如标题,没有哪一种媒介比网络媒体更强调标题。因为网络新闻在页面上的呈现只有一条主标题,标题的质量直接决定了网友愿不愿意动一下鼠标。报道中再优秀的文本、再温暖的价值,如果配上一条蹩脚的新闻标题,便是一个死链接。又比如网络媒体一直面临着广度、速度有余,而深度不足的指摘,因此不少新闻网站在深度报道上作出努力,并将其奉为媒介形态成熟的一种标志。殊不知,深度报道正是传统媒体的优势,也是传统媒体转型而来的全媒体记者一项核心竞争力。

    在全媒体时代,信息并非真的过载,而是有价值的信息往往被冗余信息所淹没。如果说一方面“新闻超市”中信息过量,另一方面“用户中心”却不能获得解渴的资讯,其实还是一种信息短缺。这就需要专业发掘,并有效地匹配给有需要的用户。具有传统媒体背景的采编人员,一般都经历了深度思维、报道平衡、专题操作等专门训练,这是在全媒体转轨时,只能强化,不能抛弃和懈怠的能力。

    流程再造和整合报道

    与传统媒体的采编运作大不相同,全媒体的采编流程需要再造。其关键在于既要尊重各媒介的传播规律,更要尊重媒介整合后“涅槃重生”的新规律,打破旧有的思维模式和利益格局。全媒体记者,自然也需要适应新流程,善于从全局、通盘考虑问题。

    采编重新趋于合一。全媒体运作,一般需要一个全媒体采编系统技术平台,支持文图、音视频、短信等多种信息录入和远程写稿,经过后台编辑处理,然后分别向网站、报纸、手机等终端一站式传送。采编合一,曾经被视为分工不专业、只有小报才采用的落后采编模式。当时谁也不曾想到,技术的发展将消弭采访、编辑之间的分工鸿沟。如果采编平台的技术瓶颈解决了,实现了信息录入、编辑、分发的傻瓜式操作,那么全媒体记者、编辑之间的职业分工,并不能取得比较成本上的优势。相反,按照专业、领域、行业,实现采编合一的全媒体采编运营模式,将既能节省人力成本,又能提升新闻的信息质量。这将成为一种趋势,是全媒体记者应该重视的动向。

    “一鸡多吃”的关键是“各吃各鸡”。要正确理解信息的“一次性采集、多格式生成、多介质发布”,即通常所说的“一鸡多吃”。它不是指“一种口味分成多份”,而是“每一份菜都是一个独特的口味”。如果将一个新闻事件在各个渠道上小差别、甚至无差别推送,这种“大而全”的信息推送就仍是旧有单向传播的一厢情愿,被人抛弃,对应的是集而不团、分灶吃饭。因而,关键要做到“各吃各鸡”,根据各媒介、各用户的特征和喜好,善于追踪和捕捉用户的心态,再与一个新闻事件的动态、原因、影响等各层面信息,一一匹配推送和反馈,各媒介之间互相预告、链接,打破条块分割,在分众、滚动传播中提升信息的价值。

    新闻是一门应用学科,任何一种理论设想都要经得住新闻实践的考验。全媒体记者属于核心人才,要像培养飞行员一样舍得下血本。但成效如何,需要做什么样的调整,要到实践中去锻炼和检阅。

    (作者系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总编辑)

媒体转型中的人才培养
新媒体、新业务、新要求
全能型记者——我们在路上
中国网络电视台的人才培养
媒体网站采编人员的素质要求及其人才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