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周刊
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天路”之舞

本刊记者 穆宁 《 人民周刊 》(

    2018年6月30日—7月3日,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和青藏铁路建成通车十二周年,国家大剧院原创民族舞剧《天路》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开始首轮演出。7月11、12日,《天路》剧组将赴昆明参加第12届全国舞蹈展演开幕式表演。

    《天路》的创作阵容强大:国家一级导演王舸任总编导、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罗斌担任编剧、国家一级作曲家印青担任音乐总监、青年作曲家杨帆担任作曲,几位主演也是业内知名的青年舞蹈演员,吉林市歌舞团担任演出班底。该剧经过精雕细琢,历时两年创作完成。

    青藏铁路全长1956公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在冻土上路程最长的高原铁路,被誉为“天路”,历经半个世纪建成通车。舞剧《天路》以青藏铁路西宁—格尔木段(西格段)建设为背景,通过一对藏族姐弟的视角,讲述了藏族同胞和汉族铁道兵之间由一开始的误会到彼此肯定与信任,展现了汉藏民族间的友好融合。近日,本刊记者在国家大剧院专访了《天路》总编导王舸。他向记者讲述了该剧的创作思路和幕后故事。

    “天路”采风

    王舸,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国家一级舞蹈导演。他执导的舞剧《红高粱》获第十四届文华奖,包括文华编导奖、表演奖、文华大奖;舞剧《骑楼晚风》获第十三届文华奖,包括文华导演奖、文华特别奖;舞剧《徽班》获北京丹尼国际舞台表演奖、最佳导演奖提名,五个一工程奖和精品工程奖。

    “《天路》这个题材太大了,时间跨越50年。当时国家大剧院提出除了要展现筑路之难外,还要把汉藏民族融合的内容表达出来。”王舸介绍道,“修铁路的内容,用舞剧表现非常难,我们选择了修建关角山隧道的故事,当时是20世纪70年代,没有实现机械化,还处在肩挑手扛的年代,这个阶段相对来说比较好表现。”

    为了获得生动鲜活的素材,剧组主创团队乘青藏线赴西藏走访采风,了解到很多当年修路的故事。其中,关角山隧道地质复杂,全长4公里,在修建过程中遭遇严重塌方,很多战士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为缅怀这些铁道兵,剧组去了烈士陵园扫墓。在回忆那段日子时,王舸说:“去西藏的时候,有一天早晨,火车经过唐古拉山口,火车上供着氧气,人还感觉晕乎乎的,那里海拔5072米,车站都无人驻守。到了烈士陵园,特别有感触,由于高原缺氧,我们呼吸都很困难,需要慢慢走路才行,可是这些战士们还得在缺氧的隧道里工作,我觉得这是他们的壮举。”

    解析《天路》

    《天路》以修筑铁路为背景,更多地展现了汉藏两族同胞之间的故事,讲述了“相遇”“救援”“守护”等情节。这部剧一开场就将修路的铁道兵和朝圣路上的藏族同胞以对峙状态呈现。通过藏汉民族的文化差异,构建起了一对矛盾体,有了矛盾就有了戏剧感,通过舞蹈语汇来演绎解决矛盾的办法。

    随着剧情一步步地铺垫、发展,慢慢将故事推向高潮,至军民关系的大融合达到顶点。这部舞剧,演员没有台词,完全用饱含情感的表情和满含深意的肢体语言阐释角色,通过表情、动作外化人物内心的情感,使用舞蹈语汇讲述故事,展现了舞蹈的动人魅力和独特风格。

    为了更好地展现浓郁的藏族风情和时代风貌,编排的舞蹈既要符合藏族同胞的舞蹈风格,还要符合20世纪70年代人们的精神状态。剧组结合演员特点,设计了大量细节,引导演员向角色靠拢,尽可能赋予角色原汁原味的藏族风韵,通过演员的理解找到自身的舞蹈语汇。剧组使用了丰富的色彩和充满藏族特色的舞台布景烘托气氛。除此之外,还邀请了一部分藏族演员本色演出。

    《天路》把舞台音乐定位在体现民族特色和中国人情感特质上。整部舞剧,宏大浑厚的音乐氛围烘托了剧情的发展,几起几落,到“天路精神”达到高潮。

    舞剧作为舞台剧的一种,需要总编导调配剧中的人、布景、音乐等诸多元素。舞剧作品,舞蹈为主。剧情的设定要符合舞蹈语汇,编舞结束后,作曲会依据总编导提出的整体视觉形象和音乐感受来配乐。剧本创作用时一年半,经过三个多月的紧张排练,又用了六七天时间将服装、道具、音乐、音效等元素在舞台上最终合成,找到了和该剧相契合的时间、空间关系。

    《天路》的演员控制在45人以内,“洗衣歌”“拥军”“春种”等群舞的场面很有气势,生动活泼地把一幅幅画面定格下来。虽然总人数不算多,但整个舞剧设计了三个领衔主演和六个主演,相较于其他舞剧,角色的数量算是很多的。

    总编导这样说

    《天路》剧情流畅,视觉唯美。作为总编导,王舸表示,题材内容不同,表现形式不同。他认为,在延续自己以往风格的基础上,应该尽可能找一些突破口,完成不一样的作品。同时,不论用什么方法,最终要落到“情”上面。中国人很讲“情”,用“情”做出来的故事就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作为主旋律题材的舞剧,《天路》的一些情节通过戏剧手法表现,加入了轻松幽默的元素。王舸表示,“这个题材太重了,往悲情方面处理的话,两个小时看下来,观众就太压抑了。比如,《天路》里编排的体现军民鱼水情的《洗衣歌》是对经典致敬,我们做的与当年不同,加入了喜剧的元素。”

    演出结束,一个孩子天籁般的声音吟起悠扬的歌曲《天路》。演员在曲中登台谢幕,观众掌声雷动,经久不息。这部舞剧,可以让人静下心来聆听音乐,感受舞蹈,体会舞剧中传达的包容善意。记者看到有观众感动落泪,王舸在采访中对记者说:“要想让观众感动,人物关系的铺垫很重要。剧情需要有大的起伏,要能揪住观众的心,让观众产生共鸣。”

构建中国话语体系的力作
“天路”之舞
叶帅带领我们学英语
古代“快递”什么样
后坪木器
茶杯
简单
我的军体拳
总有那一片蛙声
美好生活家园签约叶县,建设乡村振兴示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