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2年06月06日 星期三

网战硝烟弥漫 我们如何应对(望海楼)

陈复生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2年06月06日   第 01 版)

  5月28日,一种名为“火焰”的计算机病毒作为“超级网络武器”,攻击了伊朗等国的许多计算机。专家们称,这是迄今为止最为强大的网络炸弹,威力胜过2010年的网络炸弹“震网”20倍。而“震网”当时破坏了伊朗核浓缩项目使用的离心机。

  事实证明:网络战早已开打,不过是于今为烈罢了。

  巧合的是,也就在5月28日这一天,中国国际战略学会和陈复生基金在北京主办国际学术研讨会,研讨中国如何与世界合作保障网络安全的问题。我们主办这个会议,与各国专家交谈,触动很大,感慨万千。

  由于计算机的广泛使用,网络控制了国家从经济到国防再到人民生活的所有领域。网络运转则国家运转,网络瘫痪则国家瘫痪。网络战,是比传统的陆战、海战、空战危害更严重的战争形态。

  最有能力发动网络战的是发达国家。

  全球90%的核心芯片为发达国家制造,全球13台互联网根服务器设在美国。互联网全球数据传输和处理量的80%在美国。美国网络司令部已于2011年10月成立。据美国专家说,发达国家在10年前就拥有了网络战技术。美国拥有的网络战武器,远比“火焰”更厉害。美国军方承认,进攻性和防御性两种网络战争都在研究过程中。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美国前总统布什当政的2006年,就启动了代号为“奥运会”的网络攻击战,矛头直指伊朗的核计划进程。奥巴马上任后下令加速这一计划。6月3日,以色列军方网站公开承认以色列国防军利用网络攻击敌人。

  中国不会发动网络战,中国不能不防网络战。

  加快制定互联网国家战略是当务之急。对网络战的危害要有充分的认识和充分的重视。要增强“网络主权”意识。“网络主权”也是“国家主权”的组成部分,维护我国网络主权不受侵犯,确保无形“网络边界”的安全。

  建立健全中国的互联网法律法规体系。在打击网络空间恶意破坏和应对网络战方面,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

  加快我国互联网技术的自主创新,加快网络防护技术研究。我国的网络技术还处在借鉴应用阶段,网络领域的核心技术对发达国家的依存度很高,这就使我国的网络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我国应加大投入资金,集中人力智力财力,加快研发防病毒、防入侵和加密认证等网络安全技术,从根本上提高应对网络战的能力。

  推动和参与制定网络安全国际法律体系。当今世界,还没有一个为各国都接受的互联网国际规则,互联网世界是一片乱象。中国和各个发展中国家,应该积极倡导,在网络世界,不分国家大小强弱,网络科技水平高低,都在完全平等、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基础上紧密合作,尽快出台法律法规,维护网络世界的秩序。

  未来学家阿尔温·托夫勒在《权力的转移》一书中说:“世界已经离开了暴力与金钱控制的时代,而未来世界政治的魔方将控制在拥有强权人的手里,他们会使用手中掌握的网络控制权、信息发布权,利用英语这种强大的文化语言优势,达到暴力金钱无法征服的目的。”少数国家利用网络控制权,早就开始网络战,今后必将愈演愈烈。中国已是全球遭受网络攻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增强网络防御战的能力,已是刻不容缓的重大战略任务。

  (作者为陈复生基金主席) 

胡锦涛同俄塔吉三国元首会谈
中方参演部队安全抵塔
网战硝烟弥漫 我们如何应对(望海楼)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