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1年06月18日 星期六

水墨动画:远去的中国“梦”(冰点)

郑娜 吴杨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1年06月18日   第 05 版)

  远去的水墨动画 《小蝌蚪找妈妈》

  远去的水墨动画 《牧笛》

  远去的水墨动画 《鹬蚌相争》

  远去的水墨动画 《山水情》

  “《功夫熊猫》第一部的导演曾透露,在筹备电影期间,他率工作团队搜集了大量中国画及水墨动画的素材,《牧笛》等作品就令他大为惊叹。

  中国风不是一种设定,水墨也不是限制,如果单纯还是用皮影、剪纸、水墨这些传统的方法,不加创新是不行的。”

  

  震惊世界动画的创举

  “水墨动画”这个概念已经很少有人提起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再重要。

  1960年,上海美影厂拍了一部称作“水墨动画片断”的实验短片。同年,第一部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诞生,其中的小动物造型取自齐白石笔下,一群小蝌蚪不过是一组墨点,影片却利用它们游动队形的变化和快慢节奏,表现出细腻的感情,很有中国山水画的韵味。该片一问世便轰动全世界,称得上是中国对世界动画的一大创举。

  3年后,《牧笛》问世。这部动画是根据当时两位著名国画大师方济众和李可染的画作创作而成。许多外国人看到后惊叹无比,他们称这是中国真正的第五大发明。法国《世界报》对《牧笛》称赞有加:“中国水墨画,画的景色柔和,笔调细致,以及表示忧虑、犹豫和快乐的动作,使这部影片产生了魅力和诗意。”

  日本动画艺术的鼻祖手冢治虫曾表示,水墨动画使他受益匪浅。1981年,日本京都举办中国水墨动画展,一位日本动画人士在留言簿上写道:“当听到水墨画能动起来,简直不敢相信,可是看了以后,真是大吃一惊。这样的作品,是用什么技术搞的呢,确实难以想象。能够把水墨动画制成动画片,表明了中国人民对自己传统艺术有很深的感情和深刻的了解,外人只能说是‘了不起’。” 

  延承独特的中国文化

  《功夫熊猫》第一部的导演约翰·斯蒂文森2009年到中国时曾透露,在筹备电影期间,他率工作团队搜集了大量中国画及水墨动画的素材,《牧笛》等作品就令他大为惊叹。虽然《功夫熊猫》是一部典型的好莱坞动画,但他认为“既然要讲一个中国故事,就应该在技术和艺术风格上体现中国动画的特色”。

  所以,约翰把水墨动画的技术运用到《功夫熊猫》之中,背景加入了桂林山水元素。完成了具有水墨动画风格的背景后,为了使得流动且平面的水墨动画,能与立体透视的西方动画相结合,电脑还进行了精确的计算,以确保水墨动画看上去并不像是“贴片”。

  与一般的动画片不同,水墨动画没有轮廓线,水墨在宣纸上自然渲染,浑然天成,一个个场景就是一幅幅出色的水墨画。“水墨画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假定性’,墨分五彩,黑白两色,通过宣纸毛笔,晕染出不同效果。水墨动画延承的是国画美学中散点透视和独特的中国文化。”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说。 

  事实上,在第一部水墨动画电影《小蝌蚪找妈妈》诞生之前,还有一部动画电影更早开启了动画与中国传统绘画风格相结合的道路,那就是《大闹天宫》。这部长达2小时的动画长片,吸收了壁画和年画的创作手法,将中国深及汉代的色彩——青、赤、黄、白、黑,渗透在美猴王、玉帝甚至土地公公等角色里,造型夸张丰满。这部作品也被西方人认为兼具了迪士尼作品的美感和中国的传统艺术风格。

  随着《大闹天宫》、《小蝌蚪找妈妈》、《牧笛》等动画片的诞生,吸收了水墨、折纸、剪纸等传统技艺的中国动画逐渐显示出中国风格,也因此被称为“中国学派”,在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创造了中国民族动画的辉煌。

  沦落尴尬境地

  1988年,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完成的《山水情》,成为水墨动画电影的绝响。

  见证了中国动画几十年发展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资深编剧姚忠礼两年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对水墨动画电影的衰落深感遗憾。水墨动画没有被推向极致,而且式微,“主要还是因为它是手工动画,制作时间长,成本高。后来因为电视动画的大量需求,加上碍于资金,所以水墨动画越来越跟不上市场和时代的变化。这是最可惜的事情。”姚忠礼说。

  如今,水墨动画已经可以用电脑制作完成,虽然在墨韵上会比手工画差一点,但是能大大缩短周期和成本。不过即便如此,现在也只是在一些广告、宣传短片中用得比较多。

  “有一些团队和创作者还在坚持探索。传统的水墨的东西不应该放弃。”孙立军说。成立于2006年的深圳市中国风动画设计工作室,就致力于把中国国画艺术和电脑动画完美结合。该工作室总监刘晶晶告诉记者:中国风不是一种设定,水墨也不是限制,如果单纯还是用皮影、剪纸、水墨这些传统的方法,不加创新是不行的。“《小蝌蚪找妈妈》的奇迹今天不可能复制,社会日新月异,人们有各自不同的想法。”刘晶晶说。

  姚忠礼曾经提出重新恢复上海美影厂水墨动画的特点,甚至只做水墨动画,就像张小泉、狗不理这些百年名店,这么多年只做一样东西,但是就是有生命力。“不过,估计我提出这种想法,更多人会觉得,我是在痴人说梦吧。”他的语气里不无自嘲。

  是不是一场梦,现在做出结论为时尚早。不过,对水墨动画未来的前景,孙立军并不悲观。“尽管与一些现代科技制作出来的动画相比,水墨动画没有强烈的冲击力,但是只要深入挖掘,在保留发挥自身独特性的基础上,进行形式和内容上的创新,水墨动画还能焕发‘第二春’。”

不差熊猫不差钱 我们差什么?(热点)
合适的搞笑
水墨动画:远去的中国“梦”(冰点)
责编:郑娜 邮箱:jzbhw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