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0年10月29日 星期五

王学谦:“80后”国医大师传人

张永恒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0年10月29日   第 07 版)

  王学谦为藏地牧民义诊

  近日,在沈阳科学家花园一栋民宅里,辽宁省唯一入选全国30名国医大师的93岁高龄的李玉奇老先生,接过由弟子王学谦为他写的传记手稿,戴上老花镜,边读边点头。为中国近现代100余位中医大家树碑立传的大型传记丛书——《中华中医昆仑》即将出版,《李玉奇传》是其中重要的一卷。

  除了李玉奇,北京中医医院著名中医临床专家陈庸、中医大师焦树德、关幼波、赵纯朴、卫生部首批国家级名老中医、东北针王董子沛、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终身教授许润三……这些闻名遐迩的中医大师有一个共同的弟子——王学谦。

  1980年出生的王学谦,原名王吹俊,后又蒙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赐名道馨。自幼酷爱中医,刚过而立之年的他,在沈阳创立了云水堂国医馆。因擅长应用纯中医治疗包括肿瘤、糖尿病、不孕症、肾炎尿毒症、萎缩性胃炎等疑难病,他的医馆已在业内声名鹊起。

  早怀中医梦想

  王学谦出生在沈阳北郊,祖辈都是农民,一家六口人只靠种地为生。然而王学谦对中医却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痴迷。10岁之前他就能认得许多常见草药如蒲公英、车前草、马齿苋等。

  一个马路机缘,让王学谦与中医结了缘。那是在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学校附近路边上有一个常摆满了古旧书籍的书摊。与别的小孩不同,王学谦童年时不喜欢嬉笑玩闹,却酷爱读书,尤其喜欢读医书。书摊老板出身中医世家,书摊有很多祖上留下来的中医古籍。“他的书摊还有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书籍,比如诗经、易经、尚书之类。我就总往书摊上跑,有时自习课也跳墙出来看书……”王学谦回忆说。

  少年王学谦天天到书摊蹭书读。老板被这个10来岁的孩子好学精神感动,就送给了他很多中医书。到小学毕业时,王学谦已经能把其中的《濒湖脉学解》、《药性赋》、《汤头歌》等中医启蒙类书籍背得滚瓜烂熟。

  大概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王学谦展示了一次他运用中医的小小天赋:他的表姐由于一时生气,出现了一些精神症状,家人一筹莫展,王学谦根据自己知道的中医古方,给表姐写了一个涌吐的方子,竟然一剂吐药就治好了她的病,周围的乡亲无不称奇赞叹。这一小小的“行医事件”让小学谦更加感受到了中医学的神奇魅力!

  王学谦聪明好学,每每开学之前,就把该学期的教材都读完了,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连续多年被评为沈阳市级三好学生,获奖证书一大堆。而且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王学谦表现出了异常的热爱,看古书、背药方一直是他最大的课余爱好。

  初中毕业,因为家贫,王学谦想早点学一门手艺养活自己和家人。他得知沈阳音乐学院和一个职业高中合办了一个艺术班,面向社会招考,于是他考进这个艺术班学声乐和弹琴,幼年的医学梦想,似乎已渐行渐远。

  在艺术班念到一年半的时候,学校校长突然腰疼,屡次医治无效,在一次和学生的座谈中,校长倾诉了他的病情。熟读医书的王学谦,自告奋勇给校长开了个方子,并针灸了两次,校长的腰疼被他治好了。“说来很简单,就是古医书记载的一句口诀。腰背委中求,我就在他的委中穴上扎了两针,并按照书上说的给他开了药方,却灵验非常。”王学谦回忆说。艺校毕业的时候,老师建议王学谦转读辽宁中医药大学,圆了他的中医梦。在辽宁中医药大学,王学谦从专科学起一直到本科毕业,在大学系统学习了5年。

  走向中医之路

  在辽宁中医药大学,王学谦抓住一切机会向高师学习,他得知,该校乃至全国名望甚高的老中医当属李玉奇教授——辽宁省唯一入选全国首届30名国医大师的中医泰斗,于是从书店里买来李玉奇的著作,潜心研究。书读得越熟,当面向老人家学习的念头就越为强烈,当时就已经80多岁高龄的李玉奇教授,对癌症、肾病、糖尿病等各种疑难杂症都擅长,尤其精通脾胃病的诊治。耄耋之年仍坚持为病人诊治疾病。总有患者提前一夜排队挂李老的专家号,王学谦就半夜三更通宵达旦的跟着排队。不过他排队不是要挂号而是为了从患者手中的病历中了解李玉奇的方药。老人家出诊时,他偷偷地去扒门缝,并常常在老人家散步的地方转,盼望着能与老人家“碰巧”相遇。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天下午,他在校园里发现李老在不远处散步且身边没人,于是,飞奔过去,深施一礼,作了自我介绍,直言想向老人家学习的想法。老人家问了他几个问题,他一一对答。出他意料,听完他的应对,老人家一口答应了他抄方学习的请求,让他3天后跟着出诊。

  连着两个激动的不眠之夜!他特意理了发,买了新衣服。那天,来到大师的诊室,深施一礼说:“李老我来了!”可是,李玉奇教授还在继续为患者把脉,连头也没抬,根本没理这个毛头小子。医院工作人员毫不客气地将这位不速之客轰了出去!“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含着委屈的眼泪背靠着诊室外的墙壁,王学谦这样问自己。在强烈的求知欲驱使下,心有不甘的王学谦硬着头皮再次推开诊室的门,又深施一礼:“李老,那天下午您是同意我来的!您忘了?”一句话引得老先生凝神侧目,朝护士们点了点头,指着身旁的小凳轻声说道:“坐下吧!”从此,国医大师身边就多了一位认真抄方的年轻人,那一年他只有19岁,是国医大师李玉奇嫡传弟子中年龄最小的一个。10年后,93岁高龄的李玉奇教授在病榻上为这个自己精心栽培的得意弟子亲手书写了出师证书。同时把为自己立传的任务交给了他这个弟子去完成。

  兼得中国六大名医真传

  当年恩师李玉奇送王学谦第一本书时,为他题写了《礼记》中的一句话“学然后知不足”。这句师训成了他的座右铭。自古针灸汤药不分家。于是,他把求学的目光瞄向了首批国家级名老中医——有着“东北针王”之称的董子沛教授。这一回他决定直接登门拜访,来个毛遂自荐。可是连教授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就被教授的老伴婉言拒绝了:“医院有规定,想跟董老学习,必须是副主任医师以上、博士毕业生才行,你以后符合要求了再来吧……”当时的王学谦连学士学位还没有,他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于是给教授写了封信,塞到门缝里,信上写了一首诗,结尾这样写道:“虽说朽木雕不易,谁知亦多报春心。待到雷霆风雨后,会有灵芝涌上来!”出人意料地,董教授亲自打电话通知他说:“你这块会涌灵芝的小木头过来学吧。”从此3年之久,一辆破自行车载着他往来于10公里长的求学之路上,寒暑无间、风雨不辍。随着后来的不断接触,董教授深深喜欢上了聪颖好学的王学谦。最后王学谦终于成为时已80高龄的中国针灸大家董子沛教授的关门弟子。

  求知若渴的王学谦正是凭借着这种精神和毅力,先后成为辽宁中医药大学百岁儿科泰斗赵纯朴教授关门弟子,继承了老人家师门300余年的方书古本;师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院著名中医大家陈庸,成为其开山弟子,兼承风湿病大师焦树德、肝病大家关幼波两派学术精华。师从首批国家级名老中医、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终身教授、妇科大师许润三门下,成为这位中国中医不孕治疗第一人的关门弟子。

  如今,云水堂国医馆,成为沈阳市沈北新区第一家国医馆,被沈阳市政府评为大学生创业基地。

名人说 说名人
庞中华与他的硬笔书法
好友谈凤樑
王学谦:“80后”国医大师传人
报告文学《特殊使命》表现宁波援建青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