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0年06月12日 星期六

展现国际视野 引进国际资源

海归助推艺术教育

郑佟乐 査婧婧 王 玮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0年06月12日   第 05 版)

  回国后李天翔(前右)创办了北京市国际舞蹈艺术学校,他希望孩子们能够在这里快乐地舞蹈。

  除了专业课程,李天翔还特别注重对学生们文化知识的培养。教室墙上绘的大树,代表着李天翔对孩子们能够健康成长的殷殷期盼之情。
  郑佟乐摄

  马晓晖(左)想将二胡这种传统乐器展示给世界,并通过二胡向世界介绍中国文化。
  张乃杰摄

  近年来,随着国内艺术市场的逐渐繁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国内艺术教育。有一批学艺术的海归在回国后,在继续自己的艺术创作或演出事业的同时,更花大量精力在艺术教育上,希望将自己学到的艺术知识和理念,传递给正在通往艺术殿堂路上的年轻人。

  海归艺术家  走上教育之路

  今年3月,一条新闻出现在许多媒体的显著位置:李天翔获得英国皇家舞蹈教师协会颁发的“年度人物奖”。他是该协会一百多年历史上,首位获得此奖项的中国人。李天翔在1987年获得了中国人在国际标准舞比赛中的第一个奖项,也是我国考取英国皇家舞蹈教师协会高级院士的第一人。回国后他选择民办教育作为自己艺术之路的延续,创办了北京市国际舞蹈艺术学校。

  “小时候,我练舞的条件很差。当时练习的房间不大,而且四面都透风。那时我就想,要是有一个大练功房该有多好。”李天翔回忆道。现在他的学校是按他的愿望建起来的——宽敞的练功房、明亮的教室、绿树成荫的校园。在这10年来,他培养学生近十万,其中很多人已成为国内体育舞蹈领域的教学和表演骨干。

  同样是致力于艺术教育,民乐演奏家马晓晖先后在国内外几十所知名高校讲学授课,并担任西南交大人文学院的客座教授。作为一位国际性的中国民乐演奏家,马晓晖十余年来与国内外几十个世界知名乐团合作举办了五百余场个人独奏音乐会,巡演遍及了欧、美、亚、非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她曾与钢琴家郎朗、李云迪一同作为中国演奏家代表在德国“巴特基辛根节”上同台演出,并在荣获第73届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的电影音乐《卧虎藏龙》中担任二胡独奏。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她于2003年9月作为交流学者赴美国圣母大学、密西根大学深造音乐作曲、音乐教育心理学及演奏心理学。

  马晓晖授课的内容通常从手中的二胡出发,推广中国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最后上升到人文和哲学。来听她授课的学生,除了学习西洋乐器的,还有很多建筑、社会学以及哲学、心理学等学科的学生。她说,“我认为音乐教育对人的成长十分重要,因为在学习的过程中,人的大脑中枢神经和身体机能都会得到激发。音乐教育能带给人一颗细腻而敏感的心。刚开始学习音乐时,我的老师就要求我做到心、手、脑、眼高度统一,同时还要努力呈现出美。”

  另一个海归艺术家的代表——独立艺术家徐冰在2008年由教育部任命,被聘任为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1990年,徐冰应美国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邀请,作为荣誉艺术家赴美进行访学,后一直旅居纽约从事艺术创作。之所以接受美术学院的任命,是因为他非常看好未来中国艺术的发展。“中国思维和文化里蕴含了很多极有价值的元素。”1987年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徐冰曾留校任教10年。“我很喜欢和学生交流,从中可以获得不少思维上的启发。”

  作为副院长,徐冰分管的工作是学校的艺术交流、艺术创作和科研。这些学术性的工作正是徐冰擅长的。旅居美国18年,他在与西方学术界的大量接触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使得他在艺术创作和学术上更具有国际视野。近年来,他在世界各地高校和艺术机构做了上百场讲演,平均每年二三十场展览。这些对国内的艺术教育来说,是极为宝贵的探索和经验。

  “走出去” 还是“引进来”?

  “去国外学习一年动辄几十万元,对一般工薪家庭来说是很大的负担。”李天翔对此深有感触,20年前他在国外的留学生活就十分艰苦。因此李天翔认为艺术类专业的学生没必要一门心思想着出国留学。“艺术类专业的学生要花很多时间在攻克语言关上。此外,西方国家有自己的文化圈子,中国学生想要融进去并不容易。”

  对于出国留学的艰难,马晓晖也深有感触。“拿学习音乐来讲,无论是像郎朗、李云迪那样的西洋乐器演奏者,还是像我一样的民乐演奏者,中国人在国外学习都是很艰难的。”不过,与李天翔不同的是,她对中国学生出国学习表示支持。“人要多流动、多比较才能对自己和自己生活的世界有更深刻的了解。很多人出了国才对自己原来的生活环境有了真正的认识,从而产生了更多的创作灵感。”马晓晖说。

  画家徐冰也十分看重中西比较对学生的提升作用。“艺术类学生最好先在中国的艺术院校接受最传统、最有中国特色的教育,然后再去与中国最不同的、最具有反差性的西方艺术学院学习。这样,他们就能在感受中西艺术火花的碰撞之后,产生新感知,取得更大收获。”

  李天翔对此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如果需要,国内现在完全有条件把国外的好老师请进来。”他每年都会邀请来自英国、美国、奥地利等国的优秀舞蹈老师为学生进行指导。这些老师拥有丰富的比赛和教学经验,对学生的帮助很大。“其实现在国内艺术教育发展得很快,与国外的差距已经缩小了不少,在国内完全可以学到和国外相当的东西。”李天翔对国内艺术教育的信心并非没有根据,从2000年学校成立开始,他培养的学生频频在国内外舞蹈比赛上获得各项大奖,还在2007年和2009年的日本九州国际体育舞蹈公开赛上包揽了前6名。

  艺术教育路上坎坷前行

  “中国的专业音乐教育师资力量很强,他们培养出的学生技术很专业,在国际音乐比赛上拿了很多大奖。但是论创造力和自由程度,中国学生总体比不上西方国家的学生。”马晓晖表示,西方艺术教育注重给学生更宽广的自由度,努力培养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创造力。“我认为中国艺术教育应该增加对艺术背后的人文、内涵、文化的培养。”

  画家徐冰则认为学生应该通过自己的作品体现社会价值。“中国学生懂得艺术技巧,也了解艺术史,但是不太清楚一个艺术家在社会上的职责、身份和角色。”他说,“此外,开放式的现代艺术教育,还应该包含社会对艺术需求的多元化以及每个研究者对艺术理解的多元化。”徐冰表示,国内艺术院校应该囊括所有最优秀专家,不管他是如何的“保守”或者“现代”。

  而对于李天翔来说,如何获得资金,是他办学中面临的更加现实的问题,“要有像样的硬件设施,要给学生请艺术课和各门文化课的优秀老师,还得为学生提供有营养的伙食,这些都需要钱。”李天翔说,“学生的学费只能勉强维持学校的运营,其他的开支我们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尽量解决。我们学校今年新添的几副篮板,还是一个关心学校建设的朋友捐赠的。”实际上,由于没有像公办高校那样来自国家的拨款,如何获得充足的资金来源是现在国内民办艺术教育需要解决的大问题。

海归助推艺术教育
各地动态
骑行在大运河遗产小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