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0年4月6日 星期

清明节:感恩追远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0年4月6日   第 04 版)

  连日来,云南昆明市民前往公墓祭奠先人,敬献鲜花和绢花寄托哀思。
  新华社记者 蔺以光摄

  全国4.5亿人次参加祭扫

  据新华社北京4月5日电 (记者卫敏丽)据民政部清明节工作办公室对全国150个观察点报送数据统计,今年清明节期间全国参加祭扫活动的约有4.5亿人次。

  今年清明节期间祭扫活动呈现三个特点:一是祭扫人数持续增加,而祭扫集中度明显降低;二是乘坐公共交通祭扫人数增加,往年拥堵状况明显缓解;三是低碳绿色环保成为今年祭扫活动新风尚。 

  驻朝使馆凭吊志愿军烈士

  据新华社平壤4月5日电 (记者姚西蒙、赵展)4月5日清明节,中国驻朝鲜大使刘洪才率大使馆外交官来到平安南道桧仓郡,凭吊长眠于此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

  桧仓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是朝鲜现存几十个志愿军烈士陵园中规模最大的一个,占地9万平方米,安葬了包括毛岸英在内的134位志愿军烈士。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后,总部五易其址,最终于1951年迁至这里。

  绕过碑亭,一座手握钢枪的威武的志愿军战士铜像高高耸立在蓝天下。中国外交官们缓缓登上台阶,怀着肃穆的心情向铜像敬献花圈。刘洪才随后走上前去,慢慢抚平花圈缎带上的皱褶,轻轻调整好缎带的位置。这一刻,所有人屏息而立,静得仿佛能听见针落地的声音。

  刘洪才说:“今天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表达对志愿军烈士的缅怀之情。他们不仅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女,也是朝鲜人民的好儿女。他们与朝鲜人民并肩作战,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用鲜血凝成的中朝友谊将世代相传。”

  刘洪才将鲜花郑重地放在毛岸英的墓前。红色的花朵在白色墓石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鲜艳。

  季羡林骨灰归葬山东故里

  据新华社济南4月5日电 (记者焦国栋)4月5日清明节,中国著名学者、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季羡林先生骨灰归葬故里山东省临清市康庄镇官庄村。位于临清当地的季羡林纪念馆也于同日正式对外开放。

  季羡林生前曾深情描述2001年回乡为父母扫墓时的心情,表达归葬故里的心愿:“娘啊,这恐怕是你儿子今生最后一次来给您扫墓了,将来我要睡在您的身旁!”根据他的遗愿,今年清明节期间季羡林之子季承携家人奉父母骨灰从北京回到山东老家,4月5日上午10时许将骨灰安葬在季羡林憩园父母墓边。季承说:“山东老家这方水土养育了父亲。作为一名离乡游子,父亲一直深深挂念家乡人民。愿父亲在此安息。”

  安葬季羡林骨灰的季羡林憩园由荷塘区、广场区、微地形绿化区三部分组成。广场区有季羡林先生汉白玉雕像。据临清市市长王建鹏介绍,季羡林先生一生酷爱荷花,憩园内特地为他设置了两个荷塘;微地形绿化区有十多种植被,柏树四季常青,象征季羡林先生风格永驻。憩园匾文和两侧对联“集群贤大成学贯中外,承历代师表德合古今”,由书法家欧阳中石撰书。

  祭奠汶川大地震遇难者

  据新华社成都4月5日电 (记者苑坚、杨迪、萧永航)刘岗均早早起了床,坐在床边,用袖口反复擦拭着儿子的照片,一双宽大粗糙的手轻柔地抚摸着照片中儿子的脸颊。4月5日这天,他要去给在地震中遇难的儿子扫墓。

  “如果健儿没死,现在肯定上班挣钱了,说不定还找到了女朋友。”这位40多岁的男人是四川省绵竹市人,汶川大地震后他被山石压在车子里,自己斩断了右腿生存了下来。现在,他抑制不住对儿子深深的思念,两行热泪打湿了沧桑的脸庞。

  他擦去眼泪,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和妻子坐上车出发了。

  儿子的墓地在一个高坡上。刘岗均的假肢在平地上已经运用自如了,但爬坡还是很艰难,妻子忙着去搀扶他,但他执意挣脱了妻子的手。

  “我自己能行,我要让儿子看见他老爸的身体和以前一样好。”

  爬上高坡,刘岗均的额头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来不及休息,夫妻俩就按照当地的风俗,为儿子点燃了香、蜡,摆好了儿子最爱吃的卤菜和水果。

  “儿子,爸妈来看你了。”刘岗均坐在儿子的墓前,和地下的儿子聊起了现在的生活。

  “我和你妈现在开了一家干杂店,生活过得不错。爸这辈子还是很荣耀了,做梦也没想到能当上奥运火炬手。有人说你爸傻,把拍卖火炬的20多万元都捐给了灾区,可我和你妈都不后悔。我们马上就要搬到汉旺新城的新房子里住了,干杂店我们也想开进汉旺新城的商业区,你不用担心我们。”刘岗均夫妻给儿子描述着汉旺新城,讲着身边的新鲜事。

  临近中午,刘岗均才站起身,轻轻地拍拍儿子的墓碑,向儿子告别。

  4月5日是清明节,四川地震灾区的民众像刘岗均一样,以不同方式祭奠在两年前的大地震中遇难的人们。

  在汶川大地震中破坏最严重的北川老县城,几天前就已经向当地民众开放,以方便地震遇难者亲属进入老县城遗址凭吊祭拜。

  北川老县城的天空略显阴沉,整个县城上空弥漫着一股香烛、纸钱燃烧过后的味道。从高处看下去,在林立的楼房废墟间,不时有几缕青烟飘起。

  沿着进入老县城的道路,祭奠的人们三五成群,对着废墟的方向,在地上插起香烛,焚烧纸钱,神情凝重。

  当天虽然前来祭奠的人非常多,但是这一大片废墟中并没有人声嘈杂,只有附近的机械轰鸣声不时响起。

军队信息安全保障工作意见印发
各地快讯
团结一心 战胜旱灾
资源循环科技城落户沈阳
辽宁受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近1200件
清明节:感恩追远
将增刻3000多个遇难者名单
甘肃招录万名高校毕业生基层就业
阿勒泰15万余农牧民转移
青海湖鸟类预计将达10万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