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9年6月26日 星期

网络让政府更透明(网络改变世界③)

本报记者 陈振凯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09年6月26日   第 01 版)

  二十九岁市长引发“舆论风暴”,网民在人民网参与讨论

  从粗嗓子吆喝到村头大喇叭,从上报纸见电视到互联网传播——时代在进步,传达信息的方式,也在进步。

  在当下这个普天之下莫非“网”土、率土之滨多是“网”民的网络时代,政府部门传达和收集信息,除依靠传统媒体外,开始越来越多地利用网络,从而使得信息更透明、决策更民主,最终增强政府公信力。

  网络:政务公开新利器

  福建省南安市兰田村,现任村支书潘春来任职前,因村务不够公开,各种事项书面记录不全,村民和村干部经常扯皮,真个是“烂田村”。潘春来上任后,村里开通了“世纪之村”网站,除了帮村民“网上卖山货”,财务、政务公开是它的重要功能。谁家超生罚了多少钱,啥时候罚的,网上一查,一清二楚,再也不用扯皮。用网络公开村务,快、方便还能保存,村民们放心,村干部不再烦心,真是好处多多。

  从1999年开始,我国开始实施“政府上网工程”。现在,政府网站成为百姓了解政府信息的一个重要渠道。2008年5月1日起,我国正式施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通过网站公开信息,自觉接受百姓监督,成为各地政府共识。今年3月,在信息公开年度报告中,大多省份提到信息公开是“通过网络、电视、报纸等方式”。可见,网络已经是政府信息公开的首选。然而,专业机构的评估调查显示,尽管目前我国省部级网站较为完善,但部分县市级网站还有待提高。

  除公开政务信息外,网络正成为中国社会的新兴媒体,在重大事件和主题宣传中因及时性、透明性,赢得广泛好评。去年5月12日,汶川地震骤然而至。震后不到20分钟,新华网即发出第一条消息,关于震情的消息即出现在权威官方网站上。震后10小时,几乎所有部委应对灾情的紧急部署已经通过网络、电视、广播等渠道进入到公众视野,积极回应公众关注的热点。

  网络:披露真相新平台

  今年2月,24岁的李荞明在云南省晋宁县看守所羁押期间死亡,当地警方解释说,李是在和其他在押人员玩“躲猫猫”游戏时,不小心撞墙而死。随之,“躲猫猫”一词迅速热传网络。

  消息甫一上网,便引起网民质疑。“真相不能‘躲猫猫’”迅速成为强大呼声,“网民要参与调查李荞明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声音同样被数万网友顶起。不久,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邀请网友参与调查此事。伴随网络舆论介入及网民参与,检查机关、警方调查发现,李荞明是被同监室在押人员殴打、拳击头部后撞击墙面,受伤而死。真相大白之后,监管部门多名公务人员因存在失职问题,受到处罚。

  “网事”堪回首,提起网络舆论,无法绕过“正龙拍虎”事件。

  时间回溯至2007年国庆节刚过不久的10月12日。当天,陕西省林业厅“经多方反复论证”后,公布镇坪县农民周正龙拍摄的华南虎照,宣布发现华南虎。消息一出即引起关注,并很快遭到质疑,网友指出虎照极可能造假。随着质疑声渐强,国家林业局组织专家进行专项调查。12月3日,来自六方面的鉴定报告和专家意见汇总认定虎照为假。次年2月4日,陕西省林业厅就“草率发布发现华南虎的重大信息”一事发出《向社会公众的致歉信》。至6月25日,“正龙拍虎”事件终于以“拍照人”周正龙因诈骗罪被逮捕,陕西省林业厅相关领导被免职而告一段落,网民取得决定性胜利。

  从稍远的“正龙拍虎”到稍近的“躲猫猫”、“王帅案”、“吴保全案”,以及最近的“浙江高考加分‘简化’公示”、“湖北经适房摇出‘六连号’”、“29岁清华毕业生当市长”等等,网络舆论监督可谓风起云涌。近年来,随着诸多公共事件中,网络舆论日益深入到社会经济生活各个领域,如何正确对待网络监督、网络民意,渐成政府官员的必修课题。

  专家指出,唯有不回避质疑,直面网友“拍砖”,切实聆听并尊重网络民声,真诚与网友沟通并获得他们帮助,才是可取之道。近日,有调查显示,全国近七成干部有“触网”经历。他们公开邮箱、开设博客、实名发帖、网上问计,已成“新气象”。有分析称,网络有望真正成为领导干部和人民的“连心桥”。

  网络:反腐倡廉新渠道

  今年6月2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网站正式更新网址为www.12309.gov.cn。当天,该网站因登陆网友过多而被“点”爆。

  这并非一个寻常事件。人们还记得,去年底,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原局长周久耕一张“普通”会议照片,竟然催生出一个叫作“香烟门”的新词。原来,细心的网友发现,放在周久耕手边的,是一盒“九五至尊”香烟,市价1500元/条;周手上戴的,则是一块酷似“售价10万元的江诗丹顿”手表。照片被网友上传至各大论坛后,迅速招来“抽名烟戴名表钱从何来”的质疑。伴随网民连番“追问”,“周至尊”的问题终于败露,丢了官位被“双规”。   

  类似的例子,还有“贫困县县委书记戴数十万元名表”、“张家港官太太团出国事件”等等。由于匿名性、便捷性,网络具有其他手段无法相比的特点。“网络是反腐新渠道”成为共识。

  最高检察院举报网站开通后,举报者“宅”在家里,不用跑反贪局,只需敲打几下鼠标键盘,转发个链接,就能完成“举报”,这一便捷反腐方式,俨然成为中国公民最喜爱的反腐途径之一。除论坛发帖外,政府部门也建立官网以便网民举报贪腐现象。

  对于贪腐官员来说,网民举报正成为悬于他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手莫伸,伸手必被捉。”据报道,自“香烟门”事件以来,不少官员不再抽“至尊”香烟,悄悄摘去腕上至尊名表。有分析称,面对“香烟门”事件,各级官员应深以为鉴,重新审视自身行为,而非遮掩和隐藏。

  当然,亦有学者指出,“人肉搜索”固然有其正面功效,但同时也可能成为针对普通人发泄暴戾情绪的载体,这必然涉及个人隐私保护等敏感问题。网络是把双刃剑,如何更好地应用它而避免它对无辜公民的伤害,如何建立网络新秩序并完善有关网络立法,已经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新课题。

胡锦涛与土耳其总统会谈
网络让政府更透明(网络改变世界③)
温家宝与德国总理通电话
关中―天水经济区设立
国际军事跳伞赛在开封举行
李克强开始访问芬兰
王毅为什么要说“聚同化异”(望海楼)
贺国强会见约旦代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