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9年3月27日 星期

可亲的大姐田华

柳秀文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09年3月27日   第 07 版)

  田华近影

  一头银白色的短发,配以红色的短外衣,透出干练和美丽。每次见到她都感到格外亲切,有时会开玩笑叫她一声华姐,她也不生气,而且还叫我一声柳妹。这便是我十分尊重的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田华。

  一套演出服

  2007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田华参加了中国影协和八一电影制片厂及南昌方面共同举办的庆祝活动。7月的南昌,骄阳似火。我们到达后,演员们稍事休息,南昌电视台随即开始了专访。晚上10点多钟,我正和南昌方面商量有关事情,接到了田华的电话,她说,原来以为到南昌是一个平常的联欢晚会,没想到这样正式,电视台还要录像,而且别人都穿军装,她没带军装不太好,是否想办法让第二天来的中国文联领导杨志今同志带来。田华老师的一番话让我看到了一个老艺术家的真诚和敬业,放下电话后我当即拨通了北京方面的电话,又和田华的爱人苏凡联系,苏凡说,我还奇怪她怎么没带演出服呢。

  穿上白色的军装,当天晚上田华的演出非常有风采。她先是和其他演员共同合唱了《人民军队忠于党》,然后又表演了诗朗诵。提起这首诗,还是在北京时,田华对我说,石祥曾为她写过一首诗,她非常喜欢,不知这次在南昌是否可以用。我听了一下内容,认为非常好,于是在八一晚会现场,我们听到了她发自肺腑的自白:我从小没有妈,是个没娘的孩子/12岁参加了八路军,16岁投入到党的怀抱/我找到了永远的母亲/是党把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托上了革命文艺舞台/我演过《白毛女》,白毛女成了我的化身/我演过《党的女儿》,党的女儿铸就了我的心/党给了我幸福,给了我光荣/党给了我艺术青春,给了我不老的灵魂/一头银发,一身戎装,我永远是党的女儿/永远忠于党,我永远的母亲。

  如雷的掌声响彻在演播大厅。

  在南昌的日子里,田华遇到了很多影迷,这里既有市领导,又有普通观众。但是不论是在市政府的办公大楼,还是在拜谒八一纪念碑、参观邓小平小道,对于希望合影者,田华都笑眯眯地满足他们的要求,体现了一个来自人民的大艺术家的风范。

  其实田华的影迷在明星中也大有人在。比如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崔永元,很多人是他的粉丝,但在第八次文代会上他却转换身份当起了追星族,拿来了根据田华主演的电影《白毛女》改编的小人书要求签名、合影。田华激动地说:“没想到小崔这么有心。我记得根据电影《白毛女》改编的小人书有3个版本,而他竟然全部保存着,其中最早的是1951年出版的。我有些嫉妒他拥有这些小人书,便要求他给我其中的一本,否则就不给他签名。其实我是开玩笑,没想到忠厚的小崔还是忍痛割爱,送了一本给我。”

  爱吃巨无霸

  如果你以为巨无霸这种舶来品是孩子们和年轻人的专利就错了,我告诉你,田华就爱吃巨无霸。为迎接党的十七大召开,中国文联和影协组织了两场演出。第一场演出前,我们给演员准备了盒饭,大家边吃边聊天。田华自我爆料说,我就喜欢吃巨无霸,特别好吃。我们一听说好啊,明天就去买。田华说,王府井那家的最好吃。我真没想到老艺术家还能接受这个洋玩意儿。第二天工作人员真买来了巨无霸。田华来了,我们说,请您吃巨无霸。她很高兴,边吃边说,我孙子就爱吃这个。北影厂演员张国民说,我们爱吃巨无霸,可我们不是您孙子。话一出口,引得众人一阵大笑。田华一边吃也一边笑。

  田华吃完饭开始给大家发照片,是他们在一次活动中的合影,她按人头都给洗印了。然后,大家又一起拍照留念。照完相田华和八一演员剧团的团长祝新运开玩笑,说到挣钱,田华说,中国电影诞生百年时,有人给她打电话,说是有一个演出,可以给1万元报酬。她那时孙子要上大学正好缺钱,但是怕影响到一个国家的重要演出活动就拒绝了。结果有的人去了也没耽误重要演出。虽然这是平平常常的一句话,田华也说得淡淡的,但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让人高兴的是随后田华被授予中国电影诞生100周年“国家有突出贡献电影艺术家”称号,得到了一笔可观的奖励,后来,部队又给了八一厂获得此殊荣的艺术家一些奖励,说这不仅是你们的光荣,也是部队的光荣。田华感到真是雪里送炭,说这下我孙子上学的学费解决了,话里话外透着对国家和部队的感激。如今这个学电影表演的大男孩已毕业,在八一厂工作,参加了翟俊杰导演的电视剧《赵丹》的拍摄,演赵丹的儿子。田华说化完妆还挺像。

  常怀感恩之心

  生于贫困,长于战火,把自己的一生都贡献给部队文艺事业的田华,非常感谢党和部队对她的培养。常常说,没有党就没有她的今天,没有部队,就没有她的事业。常怀感恩之心的她,总是想方设法回报社会和人民。只要部队有活动,一声令下她百分之百的参加。中国电影家协会组织下乡慰问,她是铁杆队员。

  她除了电影圈内的工作,还有许多社会职务。“山花工程”就是她倾注了许多心血的社会工作。这项由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布赫、许嘉璐等领导和知名人士发起的“山花工程”,是为了帮助井冈山、大别山、大青山、狼牙山等10座革命老区大山里的孩子们实现上学的愿望。田华被执委会授予爱心大使。从第一座大山狼牙山开始,田华就不顾年事已高,参与了许多具体活动,深入老区慰问军烈属,参加公益演出,还自己掏钱给老区困难的孩子,表达了对老区人民的热爱和关怀。

  在频繁的交往中,我们和田华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我的眼里,她不仅是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更是一位可亲的大姐。和她接触,没有任何拘谨,聊起天来,如沐春风,如浴春雨,是一种没有书本的学习,一种思想境界的升华。

  2008年春节前,我和协会的同志去看望她,一进门刚要握手,她忙说,我感冒了,别握了。我虽然不是第一次来田华老师家,但每次来都有新的感觉。她带着我们参观厨房和餐厅,在书房又向我们介绍新买的电脑和桌子,还让我们看了一个艺术品,是老鼠在一个苹果上破壳而出,寓意鼠年平平安安。这个艺术品还有一段小故事。原来田华老师的爱人苏凡是属鼠的,著名国画大师李苦禅的女儿李健在一家商店发现了这个艺术品当即决定买下,准备送给苏凡伯伯。但老板却说什么也不卖,原来他的女儿也属鼠,他特意给自己的女儿留了一个。李健左说右说蘑菇了半天才买下来。

  田华老师还让我们看了上海影协送给她的棉披肩。还说孙道临去世后,她让上海方面送一个花圈。上海来人有些抱歉地说,因为送花圈的人太多,把她和翟俊杰、袁霞、师伟的名字排在一起,但是她的名字在第一。田华老师说没问题。但是考虑到买花圈要花钱,她给上海去了一封信,说是要用自己的钱买,并且寄去了100元钱。

  她还高兴地告诉我们,军队为每位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副军级以上的干部配备了专车,今后出行更方便了。听八一厂的人讲,很多司机都愿意给田华开车,因为她对司机非常好,很关心。

  告别了田华,在回来的路上,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忘记拿了,司机急忙掉头往回赶,快到大门口时,远远地看见她穿着长羽绒大衣已经在等候了。田华老师说,我一看就是你的手机,连忙追出来。但是车已经走了,我想你肯定要回来,就在这里等着。我连忙谢谢并道歉,因为田华老师还感冒着,就嘱咐她赶紧回去。我们的汽车开起来了,田华老师还在向我们挥手再见。

  从战火中走过来的田华老师去年度过了80华诞,本来我们想在大连举办的中国电影金鸡百花电影节期间为她祝贺生日,但因为她临时有事没能办成。去年12月27日,在中国影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田华被聘为中国电影家协会顾问。 

洛杉矶著名华人剧作家张明玉
可亲的大姐田华
名人说 说名人
河北梆子演员彭艳琴:作艺先作人
小说《钢铁是这样炼成的》塑造钢铁工人群像
长篇小说《裁缝的女儿》展示女性精神成长史
报告文学《震不垮的川娃子》再现震撼人心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