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9年2月27日 星期

  对于部分人来说,科学就像一枚枚难以开启的坚果,虽味美却不易入口;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让人们领略到科学的美妙。我们试图让科学传播并且流行起来。
  ——科学松鼠会

草根科普能否剥开科学的坚果?

刘 莉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09年2月27日   第 15 版)

  还没有过完中国的传统新年,正月初一,桔子就踏上了从北京返回芝加哥的航班。短暂的春节假期结束,她要返回学校继续自己的生物学博士生生活。

  与往年不同,这个假期除了与家人团聚,桔子还与自己参与工作几个月的科学松鼠会诸位朋友小聚数次。平常虽然天各一方,但他们在网上有个共同的家——科学松鼠会。 

  春节前刚刚出炉的“2008年度中国十大科普事件”中,“科学松鼠会人气蹿红,博客科普受关注”位列其中。借助新的网络传播方式和平台,近年来各类科学博客开始崭露头角并受到关注。他们在这个全新的舞台上热情似火地传播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为中国的科学传播、科普创作领域吹入一股新风。 

  ●用讲故事的方式写科普文章

  “我们就是草根科普。”《冰点周刊》科学版编辑周欣宇如是评价科学松鼠会的工作,挺早就掺和其中的她,近几个月总是不厌其烦地向周围朋友推荐他们的群博。 

  这个群博的主人是一帮80后为主的新生代,100多人中绝大多数是像桔子一样在读的理工科博士生硕士生。其他还包括大学教师、中学教师、科学记者和编辑,以及一些有科学背景的公司人等。用讲故事的方式写科普文章是他们的共同爱好,希望自己能够像松鼠一样,帮助公众剥开科学“坚果”的外壳,没什么物质上的追求,图的就是个“乐”。 

  从2008年4月上线,一群人忙忙活活乐呵了几个月,从汶川地震、北京奥运、“神七”上天到三聚氰胺、橘子生虫,科学松鼠会都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用专业人士的话说,“写得既好看又不失水准”。事情就这样“闹大了”,2008年底,德国之声全球博客大赛评选结果揭晓,科学松鼠会摘取了“全球最佳博客公众奖”。一时间,不知道科学松鼠会简直就像是落了伍。

  ●Web2.0技术的普及推动科学博客的兴盛 

  松鼠会的创始人是个笔名叫做姬十三的小伙子,2007年拿了复旦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博士,自认为是“理工生里比较文艺的一个”,当初只是为了让周围志同道合的朋友有个共同的舞台,如今“松鼠”和网友们如此巨大的热情是他始料未及的。 

  人还是这些人,为什么之前“隐匿闹市”,现在突然间都冒了出来?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总工程师武夷山研究员参与了科普事件评选的初评活动,对“博客科普受关注”这条候选项目印象深刻。在他看来,是Web2.0技术的普及推动了科学博客的兴盛。 

  Web.2.0的出现让网络上的互动成为可能。在武夷山看来,科普工作者非常需要获得激励,因为现实中的情况是,这种工作一直不被普遍重视,科研人员写科普文章有时还会被看作不务正业,因此积极性逐渐下降甚至完全消失。

  但在博客上,网友们强烈的反馈变成了另一种方式的激励,它把热爱科普、热爱写作的理工科人士的热情一下子激发了出来。

  松鼠会的几位年轻人也证实了这个观点。“博客上的文章被杂志要去了,订阅数升高了,文章后讨论的帖子增多了,就特别有成就感。”桔子说,互动让她更了解读者需要什么,为了更适应读者需求,以前不太会使用网络语言的她尝试着主动改变,好在本来都是年轻人,适应改变相对容易。 

  除了技术力量,中国科技新闻协会副理事长、科普作家赵致真觉得,社会需求的发展也为科学博客的兴盛提供了沃土。“许多事物的出现虽有偶然性,但都需要基本的客观条件。当社会公众开始对吃喝玩乐、声色犬马的东西感到腻烦和厌倦,便会将追求转向更高的精神层面,从而为松鼠会提供了社会需要;上世纪80年代的青年逐渐成熟并渴望实现自我价值,为松鼠会提供了人才资源。” 

  ●“野生松鼠”的激情能持续多久?

  自称科普队伍一名“老卒”的赵致真,对新兴的科学博客十分关注。“人才的涌现有时是成批的,就像寒武纪的生命。可贵的是,他们都是‘野生’的,不是‘家养’的。他们全凭对科学的爱好和忠诚,自觉自愿、有滋有味地写科学文章。” 

  “野生”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更鲜活的生命力。 

  桔子现在是“小红猪翻译队”的资深翻译,除了定期翻译国外优秀的科学文章外,还有一项重要任务是校对网站中其他作者的翻译文章,一周一到两篇,这些工作大多是在每天做实验的间隙完成的,这几乎占用了她所有的业余时间,但她乐此不疲。他们的原则是:培养好译者。 

  这种热火朝天的激情能持续多久? 

  姬十三说,这也是他们思考最多的问题。他们一方面在加强自身能力建设上下工夫,组织20多位志愿者一起翻译《科学写作教程》,放在网上帮助“松鼠们”提高写作能力。同时组织征文,培养更多作者(科学松鼠会有很高的准入门槛,进入其中成为能自由发稿的作者需要经过严格的能力考查)。另一方面他们也在探索和尝试能够“自身造血”,理想的状态是线下有一部分活动能够获得收入,来支撑其他的纯公益事业。他们的第一本作品集《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1月初刚刚出版,目前出版社已经决定第二次加印,但出版所得收入摊到众多作者头上仍是杯水车薪。

  赵致真曾经主持过的“科技之光”网站一度是中国十大科普先进网站,但由于种种原因无疾而终;“三思科学网”曾经是中国最优秀的科普网站,但目前已经难以为继。在赵致真看来,“野生”状态下科学博客的“可持续发展”,的确是个应该提前进行冷静思考的问题。他觉得这需要博客主人们的智慧,也需要社会的关爱与呵护,但任何时候都别把“松鼠们”圈进不用觅食的“动物园”。

  

  延伸阅读 

  创始人眼中的“松鼠”们

  松鼠会创始人姬十三这样描述他的伙伴们:有时候我恍惚觉得,这些人本来猫在一个大房子的各个角落里,一敲锣喊吃饭就全冒出来了。想起小时候读过的武侠小说,隐匿多年的帮派老人决定复出,燃一缕狼烟,消息被传递至村庄、城市、山区和荒漠,正在田间耕种的老汉、街头被人欺负的小贩、喝酒赏花的公子哥,原来都是默默隐忍的江湖高手,他们伸个懒腰,挺起身,念叨道“该出发了”。    

草根科普能否剥开科学的坚果?
科技动态
信息化:给工业插上腾飞的翅膀
中国南极内陆队凯旋中山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