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8年9月3日 星期

召存信 西双版纳“终身州长”

选题策划 安 静 撰文 张 勤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08年9月3日   第 07 版)

  1953年召存信当选为西双版纳自治州主席

  热带雨林、傣族园、野象谷、普洱茶……美丽丰饶、风情万种的西双版纳令多少人魂系梦牵。在西双版纳人心中,今天的幸福、惬意与“老州长”召存信不无关联。现已80岁高龄的召存信是西双版纳第一位州长,在位时间历时39年零7个月。毛泽东同志曾任命他为西双版纳州的“终身州长”。

  西双版纳因他而顺利解放

  1922年,召存信出生在西双版纳景董镇的一个土司家庭。他的父亲对孩子们除了进行傣文教育和傣族传统的伦理道德教育外,还专门请老师到家里对孩子们进行严格的汉文教育,并用“仁、义、礼、智、信”为孩子起名。

  1937年“七七事变”后,召片领(西双版纳最高统治者)当机立断,决定组建抗日自卫队,15岁的召存信被任命为勐捧自卫中队中队长。他发动群众抗日,组织自卫队,亲自训练队员打枪、习武,很快就训练出一支精干的队伍。每次日机投弹轰炸村寨,他都临危不乱,救人灭火,给伤员疗伤。

  勐捧土司去世,召片领任命16岁的召存信为新一任勐捧土司——召勐捧。召存信对国民党政府的沉重摊派十分不满,由于他不去派款,成了阶下囚。被救出来后,他决心要为人民疾苦而斗争。

  1947年,他结识了车里县猛养乡乡长鲁文聪。召存信从他那里知道了共产党主张民族平等、反对民族压迫,建设新中国,看到了新的希望。

  1949年,召存信去到普洱,看到普洱城安居乐业的景象,他心想一定要让西双版纳也变成人间乐土。他去军政干校努力学习,掌握政策方针。当时的政治部主任唐登岷对他说:“西双版纳的形势比较混乱,反动派猖獗,人民群众情绪不稳,而你在那里有很深的影响力,希望你先回去组织力量,稳定民心,为解放打好基础。”

  召存信心里非常激动。回去后他立即着手扩充民族自卫大队,筹集军火,稳定民心。战争开始后,他积极助战,做好情报工作,为解放军提供食宿、军需、带路、作翻译。

  因为他的不懈努力,1950年西双版纳和平解放,百姓未死伤一人。当时他只有20多岁。毛泽东同志曾对召存信说:“你在西双版纳解放战争中,有贡献有功劳,你还年轻,好好为党为人民,为社会主义做贡献。”

  从土司到州长,不变的是一心为民

  解放后的西双版纳百废待兴,建立人民政权是第一位的。1950年,召存信先后3次接到上级人民政府的任命通知,第一次是车里副县长兼景洪区区长,第二次是思普区专员公署副专员,第三次是西南军政委员会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在北京,他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坚定了建设好边疆的决心。

  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上,他被选为区主席和区政协主席。1955年,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改为自治州,召存信又当选为州长。1955年至1956年,西双版纳实行和平协商土地改革。“我带头在群众大会上自报阶级成分,承认自己过去对老百姓有剥削,带动民族上层消除顾虑,使西双版纳全州顺利地完成了‘和改’,从根本上废除了封建领主制度。”老州长的神情仿佛回到了当年。

  傣族人说,只要有召存信,就没有解决不了的纠纷。解放初,一些村寨妄图恢复封建领主制,夺回土地。暴动的村民连工作队的人都排斥,甚至打杀。召存信亲自去处理。村民见到他以后,放弃了对抗,在他们眼里,这个“土司”为他们做了很多好事。

  兴州富民是我一生最大的事业与成就

  “民族经济、交通能源、学校卫生……西双版纳的建设真的是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历程。”为了发展民族经济,召存信抓住西双版纳的优势产业——茶业。西双版纳位于国际茶界公认的世界茶树原产地的中心地带,是驰名中外的普洱茶的发祥地和茶马古道源头,植茶、制茶、饮茶、贸茶的历史悠久,传承不息。召存信重点抓好“六大茶山”的销售,他特别向中央汇报,希望批准出口,得到了中央的支持和批准。

  他还组织引进橡胶种植。从未发展过橡胶业的西双版纳,先做科研,然后大面积种植,最终将橡胶业做大做强。种植橡胶的同时,西双版纳又开始种植甘蔗,生产白糖。因为发展工业需要电力,召存信又积极联系省里,组织州内,建设流沙河电站、澜沧江大电站,满足了工业和生活用电。

  召存信抓住西双版纳药材丰富的优势,大力种植草药,发展傣医傣药,推动当地傣医院的建设。

  新中国成立前,傣族只有几所学校。新中国成立后,学校逐步建立起来,但读书的人还是不多。召存信深入调查才发现,很多人连学费都拿不出,见此情况,他就派人请那些孩子去免费读书。当年的孩子,如今已经有了出息,并为西双版纳的建设起到了重要作用。

  西双版纳经济逐步发展起来,召存信大抓硬性指标,每年向中央汇报情况,1982年使州政府驻地景洪由县升市成功。

  景洪升市不久,召存信又去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建设机场,他在京一待就是两个月,终于通过了修建机场的审批。景洪市交通设备日渐完善,为西双版纳的旅游业奠定了基础。

  “只要是为西双版纳做宣传做贡献,几天都谈不完!”从老州长的热切,我们感知到当年那个意气风发带领全州人民搞建设的热血男儿的干云气概。

  老州长在西双版纳干部、群众心目中,享有崇高的威望,在东南亚国家也颇具影响。他的妻子刀美英原是傣族的公主,支持他革命与工作,在妇女工作上做出了贡献。老州长喜欢请采访的人到客厅,看几代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他的照片与委任状。那是历史的存根,是老州长一生功勋的缩影。  

  (摘自《中华儿女》2008年5月刊) 

召存信 西双版纳“终身州长”
古城保护神 阮仪三
中山陵设计师吕彦直生平钩沉
人物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