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8年8月29日 星期

让残疾人一起享受盛会

——记北京残奥会上的中国残障记者

本报记者 李樱 潘笑天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08年8月29日   第 09 版)

  “1+1”工作室直播间。

  青风在现场采访。

  去年在上海报道特奥会时,第一次听说了“1+1视障人声音工作室”,这个由残疾人组成的媒体队伍在活跃于特奥会报道现场的同时,也成为了“同行们”争先报道的对象;今年7月,第一次走入这个工作室,目睹了其专业的设备和有序的工作,在与创始人解岩和高山侃侃而谈近两个小时后,有些遗憾“他们可能无法获得北京残奥会的采访资格”;上周末,接到解岩的来电,他十分兴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拿到了两个残奥会注册证件”;8月27日,解岩和青风在MPC将证件激活,青风成为了在此注册的首位盲人记者……

  为MPC出谋献策

  在残奥会的新闻大战打响前,解岩和他的同事们还有一项任务:率先体验残奥会的媒体服务,协助北京奥组委更好地实现奥运会至残奥会的转换工作。

  8月26日将近24时,解岩才从MPC回到家。这一天,拄着拐杖的他将偌大的MPC几乎逛了一遍,边走边看,他欣喜地发现,所有残奥会的标识都已换上,甚至细致到打印机等仪器;包括800人会议厅在内的所有场所都实现了无障碍改造;他还将新闻发布厅“测试”了一下,确定残联主席邓朴方在此发言绝对没有问题……当然,解岩也提出了自己的宝贵建议。

  8月27日16时,解岩再次来到MPC,他称之为“感动”。“场馆运行团队在MPC里增设了电瓶车,这非常细心。更重要的是他们试图实现一种真正的融合。”解岩回忆说,第一次到这时,看到茶歇处单独摆放了一张桌子,是为了方便轮椅记者就餐,但这么做,无形中将他们与其他人隔离开了。“如今,摆放少量的凳子,这块区域就不会显得那么突兀,而且方便大家交流。”除了MPC,解岩和同事们还体验了洲际酒店和国家会议中心酒店,对那里的无障碍设施和服务赞不绝口。“什么是人文关怀,我相信来华的媒体朋友和运动员都能体会到。”

  截至目前,登记采访北京残奥会的外国轮椅记者有40多个,这些地方将成为他们今后十多天工作的重要阵地。“据我所知,与我们一同获准的中国残障记者还有晶晶。”在残奥会的历史上,解岩、青风和晶晶将成为第一批中国残疾人记者。“我们的身份首先是一名记者,然后才是残疾人。”解岩总是不卑不亢,在残奥会的赛场,大家终于成了名副其实的同行。而报名采访北京残奥会的记者也超过了预计的4000人,达到5000多人。

  两年时间 厉兵秣马

  随着残奥会火炬传递活动的开始,“1+1工作室”也正式进入了残奥会的报道阶段。“从28日起,每天晚上8时,我们会有一个1至2小时的在线直播节目,其他时段,网站(www.yijiayi.org)也会不间断地滚动播出其他节目。”解岩介绍,除了前方记者,工作室还有主持人、导播等7名人员。另外,他们在火炬经过的城市设立了通讯员,甚至还与香港、美国等地的残障电台进行了合作。“我们就是想提供一个平台,让更多的残障人士一起来玩,一起享受这个盛会。”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工作室已经筹备了一年多。上次采访时,工作室正在进行“改造”,设备安装了读屏软件后,导播就能够实现独立的直播,但其线路错综复杂,导播和主持人也要重新磨合。不过,解岩说,不用担心:“设备至少测试了4次,已经很稳定了。”至于整个团队,更是经历过了大赛的磨练。

  2006年3月,工作室正式成立,除了解岩是肢残人员,其他成员多数为视障人士。2007年4月,他们为包头的一家电台独立制作了超过20分钟的节目;9月6日北京残奥会倒计时一周年,在中华世纪坛举行的大型庆典晚会上,3位中国残疾人记者出现在境内外诸多媒体中;9月13日,“好运北京”盲人门球比赛现场,6位视障记者拿着录音笔对观众和志愿者进行采访;10月份,上海特奥会上,“1+1”第一次拿到了正式的赛会采访证,每个人都很兴奋,至今那些采访证还挂在工作室的墙上。那一次,他们偶遇国际特奥会主席蒂姆·施莱弗,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金玲独立完成了采访,而那也是施莱弗第一次接受来自中国残疾记者的采访。今年,他们又成了“好运北京”轮椅篮球的正式注册记者。7月份,一档以残障人的亲身讲述和视障人独立制作完成的百期公益广播《爱上残奥》在全国各大电台播出,这是北京奥组委批准的第一个残奥会广播宣传片,也将在残奥会期间播出。

  报道计划列了满满一黑板

  这几天,他们又开始为残奥会的报道忙活开了。火炬传递、每日赛况、各地观察员及嘉宾连线……报道计划列了满满一黑板。他们将首次尝试网络电台直播,这对于视障人士来说并非易事。演练中,妙招不断:他们用门铃实现盲人主播与导播间的沟通,而主播之间“碰胳膊肘”则如同“密码”,不同次数代表不同含义。外出采访时,青风握着盲杖,解岩拄着双拐,“两人三拐”组合游刃有余。“一开始不想用盲杖,因为听到路人放慢脚步就感到别扭。”青风笑着说,“后来就习惯了,用盲杖不靠别人也能行,感到特别自由。”

  “残奥会时,青风将主要负责视障项目,我负责肢残项目,也有些项目我们要共同合作,比如赛艇。”解岩和他的团队做好了准备,“实在不行,还有志愿者嘛。”

中国残疾人举重队积极备战
北京“变妆”迎接残奥
更多的爱献给你(五环旗下)
残奥会圣火点燃
青岛启动残奥帆赛保障工作
让残疾人一起享受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