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民日报社 | 报刊简介
 
四川儿子与湖南父母的故事(献给母亲节的礼物)
黄自宏
     ( 2008-05-03 第07版 ) 【字号 】【打印】【关闭
  作者(左)和湖南父母在一起
  薛相林烈士
  我今年25岁,四川人,未婚,却已经有了两对父母,一对是生我养我的父母,另一对是衡阳“11·3”烈士薛相林的父母。

  ■成为第一个志愿者

  我永远无法忘记2003年11月3日那个下午,在湖南衡阳,20名消防官兵用青春和生命在烈火中奏响了最恢弘的绝唱。在无限的震撼和感动之余,当年年底,我发现一则来自湖南卫视春节晚会的消息:“祝福妈妈”特别节目将面向全国观众,为这些烈士的母亲招募“儿子”。

  我是一名军人,就像当初义无反顾投身火海的消防官兵一样,我也义无反顾地在网上报了名。两天后,我突然接到晚会导演的电话,原来我是全国第一个报名的志愿者。

  一周后,我从上千人中脱颖而出,如愿成为20名“祝福妈妈”的志愿者之一。在导演安排下,我去湖南常德籍战友薛相林家认“妈妈”。临行前,我特地上网浏览了他的资料:他只大我6天,个头和我一般高,我俩的五官和表情有些神似。

  ■第一次和妈妈相识

  我们的专车行驶到澧水岸边一个普通的湘北农家门前停住了。拉开车门,凭直觉,我一眼就认出“妈妈”,便大步跑上前,紧紧拥抱着她,大声说:“妈妈,儿子回家了!”

  我为爸爸妈妈各倒了一杯开水,往他们嘴里各放了一颗软糖,再献上一盆从长沙带来的水仙和在颠簸的车上赶着完成的剪纸窗花。当看到桌上黑纱环绕的镜框中薛相林那张生机勃勃、英气十足的脸,我不禁鼻子一酸,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转。我点着了一支烟,敬上一杯酒,捧上了一盘水果,恭恭敬敬地放在他的遗像前。

  我陪着爸爸妈妈到田地里走了一圈。妈妈告诉我:从2001年底入伍,两年时间里,薛相林只在2003年9月妈妈生病时请假回家一次。3天时间,正逢农忙,他一直在田里忙这忙那,收完了自家的,又帮着叔伯家干活。谁也没想到,这次短暂的相聚竟成了诀别……我眼前仿佛出现了相林挽着衣袖、挥汗如雨收割稻谷的身影,还有那湘北农家男孩特有的单纯而爽朗的笑容,这些碎片逐渐拼凑在一起,相林的形象在我面前益发清晰立体起来。

  临别前,我轻轻抚摸着妈妈瘦削的脸庞,再拉起她的双手轻轻抚摸我的脸颊。我轻声唱起《为了谁》,唱着唱着,泪水开始模糊我的双眼。爸爸妈妈一直用常德话同我交谈,我认真侧耳倾听着,努力捕捉着每一个字的含义。在能听懂的字眼里,出现频率最高的是“用心工作”、“别太想家”等,我明白,对他们最好的宽慰和回报,无非是我的每一次成长和进步……

  车就要启动了,我再次紧紧拥抱妈妈,再度让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的身躯。车渐渐启动了,看着她斑白的头发飘飞在伤感的离愁别绪中,我在心里默默地发誓:爸爸妈妈,请您二老保重身体,明年,今后,儿子都会再来,带着我的妻儿,共同来完成相林哥哥未尽的孝道,让快乐和温暖一直陪伴在你们身旁。我微微笑着冲她挥手,直到她瘦小的身影逐渐消逝在视线中,我的泪水才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地泛滥起来……

  ■我和湖南特别有缘

  当年高考填报志愿时,17岁愣头青一般的我执意认为“国防科大”应该在北京(后来才知道北京的那所叫做国防大学),等拿到录取通知书,才知道我将要在长沙度过4年军校生涯。但一开始,适应能力还算强的我却并不太喜欢长沙,随着日历一页页翻过去,随着校内外朋友的增多,我倒是逐渐喜欢上了湖南这片热土。不少湖南籍的朋友常调侃我,坚决要我留在湖南当湖南女婿,我总是一笑而过。不过参加了“祝福妈妈”系列节目以后,认了一对湖南常德父母,总算给了那群湖南朋友一丁点心灵的安慰——虽说湖南女婿暂时没当上,倒是先当上湖南儿子了,况且再好的女婿充其量只能算“半个儿子”,我可是一个完整的湖南常德籍儿子!尽管如此,毕业分配时,作为校级优秀学员的我,放弃了留校的机会,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西藏。

  ■第一次独自回家

  第一次回家完全凭记忆。由于是春运期间,乘车比较紧张,我一大早就从长沙出发,以接近崩溃的勇气和毅力克服了“德语”(常德话)专业八级的听力困难,3次转车,转辗颠簸直到快天黑时才到家。

  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当蓬头垢面的我周身软绵绵地靠在家门口,用疲惫而稍带嘶哑的嗓音叫了声“爸爸妈妈”时,爸妈见我这副尊容,又爱又怜,忙一把把我搂在怀里。

  不过,此后我再回常德老家就没那么麻烦了,一是路线熟悉了,二来我的“德语”水平也提高了不少。虽然每次相聚都只有短短的几天,却总是格外开怀。和他们一起开心地嚼槟榔、听湘剧、呷干锅,围着湖南特色的炉子烤火……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俨然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湖南伢子,一个快乐自在的湖南伢子。

  ■妈妈待我如亲儿

  对我来说,不光亲生父母对我恩重如山,湖南父母的真情也令我万分感动和珍惜……

  第一次见面,妈妈就给我削了一大堆荸荠,还说那是薛相林哥哥生前最喜欢吃的。说实话,其实我并不太喜欢吃那玩意儿,但看着她削荸荠时的认真劲,还有看我吃荸荠时的满足感,我百感交集,于是一个一个甜甜地把它们吃光。

  妈妈虽然是个农村妇女,没有多少文化,却很健谈。刚参加工作,我第一个月领高原工资3000元,我给两位母亲和外婆各寄了1000元。我告诉她去买些东西,她没舍得花,说是给我留着。

  我每年探望她都要带些四川或者西藏的特产,要么买些小东西,她很开心,总是像我母亲一样提醒我别拿、别买了,可她经常将自己亲手纳的鞋垫和一些土特产放进我的行囊里,或者直接寄到我四川母亲那里。她和我妈每年都要通几次电话,每次她都要在我妈面前夸我。

  妈妈不止一次感叹道:要不是自己晕车,还真想去四川看看我的亲生父母;不过她总是似笑非笑地看我一眼,再斩钉截铁地说:“快了,我儿子要办喜事了,在你的婚礼上,我就会见到你父母的!”虽然我是个晚婚主义者,曾经声称35岁才结婚,但每当看着她那期待的眼神,我总是微笑着点头。

  工作以后,每半个月我都会给妈妈打电话,每次她总向我嘘寒问暖,常常聊得海阔天空,天花乱坠。

  出身贫寒的我,自幼一向热衷于慈善公益事业。从2003年起,一直资助着几个民族贫困学生,还定期无偿献血,至今献血15次,5本献血证,她知道后告诉我,资助学生无可厚非,量力而行就是了;但对于无偿献血,她心里边一直疙疙瘩瘩的,总怕我身体吃不消。为此,我专门复印了一些关于无偿献血的资料给她,让她知道定期适当地献血对身体有益无害,她这才放下心来。去年,当我告诉她我已经成为中华骨髓库志愿者的成员之后,她在电话那头显得很开心。

  电话里,除了工作和身体,她关心最多的就是我的个人问题。我总是笑着转移话题说,自己还年轻,必须以事业为重,感情的事情,顺其自然,倘若有合适的,我自然会把握和珍惜;有时我还调侃她,让她为我介绍一个湘妹子,她总是呵呵地笑个不停。

  ■风雪夜归人

  今年春节休假,1月16日,我踏着50年不遇的大雪回湖南,事先也没告诉任何人,从高速路一直到乡村土路,汽车在30厘米厚的积雪里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直到晚上7时30分,我终于壮烈地重现了千年之前“风雪夜归人”的那一幕。令我颇感到意外的是,果真有“母子连心”一说,快到门口时,趁着微弱的车灯,我一眼就看见,妈妈竟撑着伞站在门口张望着公路这边……

  望着窗外纷飞的大雪,妈妈执意要留我多住几天,直到气候稍微好转才放心让我回家。她还和爸爸劝我,说我都是上尉了,可以考虑恋爱了。她催促爸爸今年之内务必把房子修葺一新,再购置些新家具。我说不急,她连声责怪我大大咧咧,她和爸爸总不能让未来的儿媳妇多心,误会我啊。我一下子觉得鼻子酸酸的……

  每年回湖南,妈妈总会做一大桌并买一大堆好东西让我吃。她的厨艺其实挺好,但一直久仰川菜的百变风格和无穷魅力,生怕我这个来自四川的儿子口味太挑剔。我总是安慰她说,自己也是农家的孩子,从小就习惯朴实简洁,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不过只要有空,我都会卷起袖子,为她和爸爸做一桌正宗的家常川菜:酸菜老鸭汤、漂汤鱼丸、蒜泥白肉、水煮鱼、鱼香茄子、麻婆豆腐……看着他们惊喜的表情,我心里也乐开了花。

  ■爸爸视我如己出

  相比妈妈,爸爸倒是读过一些书,还是村里的科技兴农先驱,但平日话语要少些,有时打电话,只要妈妈没在,爸爸接起电话,一般都会冷场。有次我真的没有话了,干脆就在电话里为他唱了首军歌,又唱了首藏歌。他在电话那头静静地听着,偶尔还轻声跟随着哼上两句。

  妈妈告诉我,老爸一直把我视同己出;更何况我也是个穿军装的小子。相林哥哥走了以后,没少让他难受,他也总是提醒我注意安全,保重身体,但他相当支持我的工作,甚至比我更了解我这身军装的责任。

  记得有一次,因为工作和人际关系的事,我拿起电话就向他发牢骚,足足唠叨了几分钟,说自己准备得过且过了。半晌,他第一次那么大着嗓门喝了我一声,又缓缓问我:国家和军队培养教育了你那么多年,难道就是让你当一个甩手掌柜?干部干部就得先干一步!男人要有觉悟,要有责任感,错了就承认,跌倒了就爬起来!我顿时无言以对。虽然被他训了一通,但我的收获还是蛮多的。

  爸爸的心很细,从我第一次在家里吃饭时风卷残云般收拾一整盘鱼的“壮举”,他看出了我喜欢吃鱼。于是,后来我每次回家,他总要买回一条大白鲢。今年探家,平均温度都在零下3摄氏度,他依然买回一条大白鲢,在厚厚积雪的水井边,亲手剖鱼,我想打杂他坚决不让,还说自己手粗糙茧厚,不怕冷。我感觉特别过意不去,见薛家的叔伯堂兄弟都来了,于是卷起袖子,做了个酱香糖醋味鱼头,水煮了鱼骨和鱼杂,最后用鱼肉做成了漂汤丸子。说实话,在搓第一个鱼丸时,我的手早就冻木了,但我还是坚持搓完了30多个丸子。爸爸一直守在我身边,见我刚搓完丸子,就端来一盆热水,让我赶紧暖暖手,还笑道:“早说过你小家伙的手嫩吧。”

 
     ( 2008-05-03 第07版 )
回页首】【打印】【关闭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