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民日报社 | 报刊简介
 
成幼殊:一生与诗相伴
张兵
     ( 2007-08-17 第07版 ) 【字号 】【打印】【关闭
  成幼殊(左二)、成舍我(左三)、成思危(左四)1979年在美国
  两年前外交笔会与文学沙龙在北京龙潭饭店举办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诗歌朗诵会。会上我听到了81岁女诗人朗诵的一首诗名为《归航》。这是上世纪80年代初她在纽约的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任职期间因中印边界会晤的需要奉召短期回国途中写的

  白云朵朵排列成队队骆驼/昂首而来在这晴空的大漠/踏着灿灿黄沙夕阳为之铺就/迎着我——海外游子/箭一般飞向祖国。……

  我被诗人强烈的爱国情怀所感染也被她那金子般铿锵的诗文和国画般美丽的意境所吸引。她就是外交笔会成员前驻印度、联合国和丹麦的女外交官荣获中国第三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大奖的成幼殊女士。

  在中国诗歌界提起成幼殊的名字恐怕知道的人并不很多但她确是一位诗人。上世纪40年代她还是一位少女的时候她的诗情就喷涌了。2003年出版的诗集《幸存的一粟》让我们全面地了解了这位中共上海地下党的工作者、女诗人。原来她早年大量诗作长期沉埋在历史的遗忘中万幸的是她当年的同学、诗友旅居新加坡的侯克华先生保留了她当年的大部分手稿还有一位同事在“文革”中藏匿了她后来的诗稿。90年代初这些手稿终于回到成幼殊的手中。在众人的催促下她终于将沧海中这幸存的一粟整理出版于是便有了今天这本诗集《幸存的一粟》。

  诗情点燃革命火种

  1943年成幼殊在上海圣约翰大学读书作为一个爱国青年她的心时时和社会、人民联系在一起。她参与筹组“文汇团契”,“文汇”名义上是学校里的宗教社团其实年轻人悄悄传看的是斯诺写的《西行漫记》。

  次年作者22岁投身革命的决心日渐成熟当同学们中的不少人投身新四军后她因家庭阻拦被反锁在屋内未能与那些人同行。但后来她还是瞒着母亲离家出走去了新四军第七师。旋即又被派回上海利用已有的关系带领周围年轻人前往七师。经过这番周折母亲不仅不再阻挡她而且当她和伙伴们在家秘密集会时还帮他们打掩护。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此前成幼殊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接着她便全身心地投入到圣约翰大学学生团体联合会的工作。

  1945年12月1日昆明惨案(即一二·一惨案)是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首次动用军队枪杀爱国学生和老师的骇人听闻事件。经过一个不眠之夜成幼殊作词的《安息吧死难的同学》歌曲写成,这首歌和其它爱国歌曲在万人公祭大会上响彻云霄。

  成幼殊和诗友们将自己创办的《野火》创刊号送给一些诗坛前辈求教。并很快收到郭沫若等诗人的回信郭沫若在给“金沙”(成幼殊笔名)回信的结尾处写道“你们的确是值得拥抱的‘初来者’我真的想把你们当成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热烈地拥抱。”

  1948年6月成幼殊夫妇在大逮捕中躲过一劫被地下党送往香港并在那里继续全国学联(未公开)海外部的工作。当年12月作者在诗中预言了新中国的诞生。

  诗兴伴随外交生涯

  新中国成立后成幼殊夫妇于1952年冬被调到外交部工作直至离休。成幼殊和陈鲁直相识于上世纪40年代初进大学不久。她是“文汇团契”的骨干之一他是偶然参加了几次活动的高才生她是野火诗歌会里的才女他是一群诗人中例外的“理论家”他们都是学生运动的中坚分子。经过革命的洗礼两个年轻人开始了崭新的生活。虽然同在外交部但一整天也不一定能见上一面。同住纽约时他在联合国大楼里的秘书处她在纽约第66街的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在中国驻丹麦使馆时他是大使整天忙这忙那而她一有空就自学丹麦语。经过3年的刻苦自学从丹麦原文翻译了《NB——关于尼尔斯·玻尔的一些回忆》。如今这对80岁出头的老夫妻仍坚持“各忙各的”他们各自有书房。她有客人时他独自在书房伏案。他外出时她在家给朋友寄书回信。独立并不意味疏离。他们的书房相邻彼此互相照应。

  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作为女外交官的她总还是与诗相随在多年的外事生涯中这位远离祖国的女诗人把积淀起来的浓浓的祖国情倾注于一首又一首诗中。

  真善美铸就的诗人

  成幼殊诗如其人。

  我初识成幼殊是在动乱年代在“砸印度驻华使馆”的嚎叫声中我听说中国驻印度首席馆员陈鲁直正在经受着血与火的考验他的夫人名叫成幼殊。后又听说她是一位台属是名人成思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姐姐,其父成舍我是我国现代著名爱国报人、新闻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但真正近距离地接触是在2000年怀柔外交笔会的研讨会上她的自持和谦和给我印象颇佳。而捧读她的两本诗集则是在2005年“三八”节的聚会后。先是被她的中英文对照的《成幼殊短诗选》所吸引进而又一口气读完了她的诗集《幸存的一粟》。

  我要说的是那是一本拿起来就再不想放下的诗集是一本浓缩人生精华的深沉画卷。她真诚、善良和美丽的心灵润泽了她的每首诗使它们都如金子般闪闪发光。当年以金沙为笔名的一首首诗歌都是她真情的流露真实的感受。正像屠岸先生说的那样“无论笑声还是泪痕回顾还是前瞻梦幻还是现实……由于真她的诗显现出女性特有的感情触觉。那么热情似火那么柔情似水构成了独特的女性诗歌画卷。”

  成幼殊的诗没有雕琢的语言如行云流水一切都顺其自然。她写个人感情的涌动写时代风云的激荡写爱情写战斗写人民生活都是汩汩流出的天然清泉无一点斧凿之痕。

  成幼殊获奖后有人说她是一匹“黑马”。是的81岁的诗人成幼殊是最年长的获奖者但谁又能断言诗歌创作是年轻人的“专利”!

  2006年年底幼殊大姐约我去方庄逸品清茶艺馆饮茶。幼殊大姐不仅喜爱诗歌还十分关注上世纪30年代左翼文学文化的研究工作。现在这位83岁的老诗人仍是思维敏捷妙语连珠。当说到“耄耋”时她开玩笑说“我既不是可爱的小花猫(耄)也不是飞来飞去的小蝴蝶(耋)可是我希望你们把80多岁老人还看成小花猫和小蝴蝶充满了喜爱之情。”

 
     ( 2007-08-17 第07版 )
回页首】【打印】【关闭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