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版:记者调查

人民日报图文数据库(1946-2020)

人民日报 2020年08月14日 星期五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全文复制   

吉林全省设点1.7万多个,累计调处各类纠纷40余万件

村居“百姓说事点” 化解矛盾在基层(人民眼·基层治理创新)

本报记者 祝大伟 《 人民日报 》( 2020年08月14日   第 13 版)

  吉林长春市宽城区一心街社区新修建的凉亭成了“百姓说事点”,方便居民休闲、说事。
  资料图片

  吉林舒兰市兴安村“百姓说事点”,张云龙(左二)在调解邻里矛盾。
  于 婷摄

  引子

  小到家长里短、邻里矛盾,大到房屋拆迁、土地纠纷,在吉林省城乡基层,与群众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类问题,如今都能到“百姓说事点”讲个理儿。作为吉林省学习推广、坚持发展“枫桥经验”的重要机制,“百姓说事点”将社会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努力做到“小事不出村居,大事不出乡镇,矛盾不上交”。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完善正确处理新形势下人民内部矛盾有效机制。今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考察时来到安吉县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了解群众矛盾纠纷一站式接收、一揽子调处、全链条解决模式运行情况。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基层是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要完善社会矛盾纠纷多元预防调处化解综合机制,把党员、干部下访和群众上访结合起来,把群众矛盾纠纷调处化解工作规范起来,让老百姓遇到问题能有地方“找个说法”,切实把矛盾解决在萌芽状态、化解在基层。

  2010年底,吉林省舒兰市基层司法所在农村村屯小卖店等群众常聚集的地方,创建“百姓说事点”,加强基层矛盾排查化解。随后,吉林省在全省城乡推广“百姓说事点”。

  10年来,吉林省“百姓说事点”已达1.7万多个,基本实现全省村居全覆盖,累计收集各类民生信息50余万条,调处各类纠纷40余万件。

  

  挂牌说事

  小卖店挂起“百姓说事点”牌子,就地排查化解矛盾纠纷

  一到农闲时节,舒兰市朝阳镇兴安村张云龙家的小卖店就会聚起一些村民,沿窗小窄炕上也坐着唠嗑的乡邻。小卖店是村里的“百姓说事点”,作为调解员,张云龙习惯了在大伙儿的闲话中发现和化解矛盾纠纷。    

  “俺们前院的张金才和徐忠因为两棵树正闹呢,要是动起手来,徐忠怕是要吃亏。”一天上午,村民王辉在屋里跟大伙儿说起桩事来。

  “这回是云龙家亲戚,看他咋办。”原来,闹矛盾的一方张金才是张云龙的姐夫。张云龙心里明白,大伙儿看着他呢。

  张云龙立即赶到现场。张金才和徐忠两家紧挨着,在木杖子圈定的院外,偏向徐忠家一侧,立着引起争执的两棵杨树。

  “你说这两棵树是你早先种的,谁瞅见了?”张金才正质问徐忠。

  “姐夫,这两棵树,树皮溜光发白,粗细、品种、树龄,和徐忠家其他树一样,跟你家的可差远了。人家说的,没错。”经过仔细查看,张云龙劝解道。一番道理讲下来,张金才服气了。

  在吉林城乡,像张云龙的小卖店一样,各村居群众经常聚集的地方,建立了“百姓说事点”,活跃着一支像张云龙这样的调解员队伍,就地化解矛盾纠纷。

  “百姓说事点”的推行,得从10年前说起。

  2010年底,舒兰市各乡镇司法所走村入户开展基层矛盾排查。朝阳镇司法所所长王芳抽出时间走村入户,最远的村屯距镇上30公里,一个来回就得小半天,“到了还常找不到人,问不出事”。

  “俺们以前有矛盾或其他为难的事,就找村干部,但总不能老找人家不是?有的屯子离村部远,找起来也不方便。”兴安村村民隋桂云说。

  舒兰市地处长白山区向松辽平原过渡地带,人口60多万,乡村人口占比超七成。乡村,自然是舒兰基层治理的主阵地。

  “主要是邻里不和、土地和赡养纠纷……”王芳清楚,农村这些事儿,处置不及时很容易激化。

  细心的王芳注意到,村里人没事都喜欢聚到小卖店。“能不能在小卖店挂牌‘百姓说事点’,把店主发展成信息员?”王芳向市司法局领导建议,“他们对村里大事小情知根知底,在村民唠嗑中就能收集矛盾线索。”

  成不成,先试试,“百姓说事点”在朝阳镇8个小卖店开张,张云龙家即是其中之一。

  “没想到,在富民村,我们正给说事点挂牌呢,村民就上门了。”王芳回忆道。

  “承诺年底通自来水,都开春了咋还不通?”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王芳细打听后得知,村里的自来水工程,由市水利局负责打井和投入设备,农电部门负责电力安装,前一年冬天已经完工。有的村民早早把自家水井堵上了。不承想,水房和变压器之间需要安装两根电线杆,当初做投资预算时给疏漏了。

  “这是给‘百姓说事点’树立威信的好机会。”王芳马上协调镇政府出面,找到水利和农电两个部门商量解决。3天后,汩汩清水通进了富民村。

  “以后有啥事,就在这里说。”富民村村民对“百姓说事点”刮目相看。

  如今,朝阳镇上的“百姓说事点”已增加到27个。“朝阳镇这些年‘民转刑’案件少,‘百姓说事点’功不可没。”镇党委书记滕慧阳说。

  讲情说法

  “讲清了法,说通了情,矛盾也就去了根儿”

  “要不是三叔,俺两家准保要结梁子。”说起不久前与同村村民李淑任的争吵,舒兰市亮甲山乡致富村村民王小龙语带感激。

  “三叔”名叫郭胜祥,今年65岁,是村里“百姓说事点”的调解员。

  那天在村头,郭胜祥听说王小龙和李淑任吵起来了,赶过去一看,只见王小龙拄把铁锹站在自家柴火垛边,不让李淑任家的汽车过去。原来,王小龙家收回来的苞米秆堆到了村道上,过车只能往地里开。

  “小龙,你个大老爷们,拿个铁锹想咋地?”

  面对郭胜祥的质问,王小龙也不客气:“她车轧俺们地头了。”

  “你柴火垛在那儿不留道,让人家咋过?我要没记错,那地头以前就是道,让你翻种了。”说完王小龙,郭胜祥转头再说李淑任:“你骂人也不对。既然你俩都管我叫三叔,就听我一句劝,别动粗,伤人不仅要赔钱,更会犯法。”

  “先轧地头过车,待农闲时节再仔细查台账,看看这地头究竟有没有道。有道,小龙啥话也别说了;没道,咱想办法整出道过车。”郭胜祥拍板。

  当这么多年调解员,郭胜祥心里清楚,小矛盾当场不处理,积怨之下,搞不好会成大麻烦。

  这几年春节,郭胜祥总会在自家院里举办联欢会,把大伙请来热闹一番,为的就是解开大伙的“小疙瘩”,把平日里积攒的小矛盾“抹糊平”。联欢前,郭胜祥总不忘给大伙讲一节法律课。

  “咱家里小卖店成为‘百姓说事点’之前,我就爱在村里管个小事儿,主持个公道。”郭胜祥说,“现如今把管小事当成了正经工作。”

  2011年,郭胜祥经村里推荐、司法所遴选,成为村里“百姓说事点”的信息员。去年,说事点建成了调解室,郭胜祥也正式成为调解员。

  “‘百姓说事点’越来越完善,已经从单纯的信息收集升级为民事调解,部分信息员变成了调解员。”舒兰市司法局人民参与和促进法治科科长王臣说。

  “我这调解员,是几任司法所所长手把手教出来的。”郭胜祥说,自己就念过3年书,一开始字都写不全,现在“自个儿就能把调解案子写出来”。

  尽管郭胜祥这样说,但“80后”大学毕业生、亮甲山乡司法所所长许斌却觉得,郭胜祥不是自己的“学生”,而是配合默契的“搭档”。

  许斌说,刚参加工作那会儿,面对村里纠纷,自己讲法说理,却难解村民心里的疙瘩。村里人大多沾亲带故,不少事情背后的人情世故,让许斌摸不着头脑。

  渐渐地,许斌悟出,村里事儿,很多时候得由村里的能人用村民的处事办法解决。“郭叔会从情理上调解,我能提供法律指导。我们这对搭档处理起村里矛盾,可谓有情有法。”许斌笑言,“借着情来说法,讲清了法,说通了情,矛盾也就去了根儿。”

  今年春耕,村民求士伟承包了宫宝昌家3垧地。求士伟两口子种完地,总感觉不够3垧。

  “咱种了一辈子地,知道施肥播种的量都跟着地块大小配合着哩。”求士伟两口子找来尺子,一点点丈量起来,最后一算差了3亩。

  两家本来要好,这事一出,求士伟怕伤了和气,先找到郭胜祥。

  郭胜祥去问宫宝昌。“我家就是3垧地,差不了!”答复斩钉截铁。

  “3垧地那么大,是不是差3亩,咱还真判不了。”郭胜祥联系许斌。

  “你们双方是否都同意调解?”许斌让郭胜祥把宫、求两家找在一起,按照规定程序进行询问。得到肯定答复后,许斌说,那就请镇上的经管站来测量土地。

  现场测完,果然差3亩,宫宝昌有点蒙。“家里妥妥的3垧地,咋就少了呢?”一阵琢磨过后,恍然大悟对郭胜祥说,“我家后院那3亩给算进去了!”

  “行,宫宝昌也不是故意的。这事你们两家谁也别隔阂了,关系还得像以前一样好好处着。”郭胜祥劝道。

  许斌见双方释然,便说:“宫宝昌退给求士伟3亩地的承包费,这事就解决了。不行的话,也可以按法律程序解除承包关系。”

  最终,宫宝昌爽快地退了1500元承包费。

  吉林省司法厅厅长张毅表示,“百姓说事点”广覆盖,调动了群众自治的积极性,促进打通基层矛盾化解排查的“最后一公里”,自治、法治、德治在基层治理中融为一体。

  合力成事

  多方联动,提升矛盾化解能力

  郭佳贵怕岳父岳母对他动手,报了警。接到报警,舒兰市小城镇派出所民警立刻联系镇司法所所长王静华,一同前往庆岭村庆发屯。

  警车开到村里,王静华现场一看,双方情绪激动。耐心听完双方讲述,王静华了解到,郭佳贵岳父准备做手术,小两口因手术费2万元钱起了争执,引起岳父岳母不满。

  第一次调解先稳住了双方情绪。返程路上,王静华叮嘱村里“百姓说事点”的调解员侯英川,晚上赶紧联系郭佳贵进一步了解情况。

  “老百姓遇到纠纷,有时候一急眼就报了警。”王静华说,有事找“百姓说事点”的意识也需要一个培养过程。

  “不大点事儿真给定个案,对个人影响不好,也不利于双方和解。”初到镇上工作时,王静华便跟派出所商量,不涉及罚款、治安处罚的小纠纷报案,转交给司法所和“百姓说事点”处理。就这样,这起报警案件,让王静华揽到了说事点来调解。王静华带着侯英川5次上门调解,终于让这两个家庭关系回归正轨。

  司法所长、“百姓说事点”调解员随民警出警,在镇上早不是新鲜事。去年,小城镇司法所和“百姓说事点”共同调解案件100多件,其中派出所转来的报案线索60多件。

  2016年以来,吉林省在“百姓说事点”着力健全联动工作机制:依托镇村党组织领导,说事点调解员(信息员)、司法所、综治办、公安派出所、基层法庭及各部门相互衔接配合,提升矛盾化解能力,努力做到小事不出村屯、大事不出乡镇。

  “外来务工人员多、下岗职工多、老旧小区多,带来基层矛盾多、社区治理难题多。”长春市宽城区凯旋街道一心街社区党委书记王蕾介绍,社区2011年就开始着手建设“百姓说事点”。

  从乡镇村屯到城市社区,“百姓说事点”进城会不会水土不服?

  7名社区居委会成员任网格长,66名小区楼长为“百姓说事点”信息员,300名志愿者成了单元长……一心街社区把“百姓说事点”嵌入了社区的管理节点,“借助说事点建设,社区把网格织得更加细密。”

  “农村有乡贤,城市有‘五老’(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教师和老模范)。我们主要从‘五老’中选择‘百姓说事点’的主事人。”王蕾说,社区以党建引领把大家组织动员起来。

  78岁的社区居民胡殿才是一名退休教师,也是社区“百姓说事点”的信息员。去年9月,这名老党员接到小区5号楼居民反映下水井堵塞,他第一时间带领志愿者上门勘查。发现5号楼的下水管网严重老化,他迅速把情况上报了社区和街道。

  很快,小区的污水处理问题被列入宽城区民生问题清单。住建等部门前来调查,启用应急资金,对楼宇的管网和下水井实施彻底维修。

  近3年,一心街社区居委会协同“百姓说事点”,处理旧城改造拆违等问题125个,解决老旧楼房下水堵塞63处。

  “为协调推进矛盾化解,宽城区将全区465个‘百姓说事点’与区城市综合管理服务中心相衔接,建立起矛盾线索分流、督办、反馈机制。”宽城区司法局副局长赵宏介绍,区司法局还将“百姓说事点”收集的社情民意,每周编发信息专报,报送区政府。

  如今,吉林省基层党员干部或司法所工作人员到“百姓说事点”工作已成常态。“百姓说事点”形成了定期议事的工作制度,对收集的矛盾线索当场不能解决答复的,司法所及时上报镇街,由其责成、协调相关部门研究解决,明确办结时限,由司法所负责定期向提出问题的单位或个人反馈。“百姓说事点”收集的社情民意,成为政府服务改善民生和推进社会治理的重要参考。

  规范提升

  健全制度机制,创新“说事”方式

  张云龙家的油漆栅栏黑得发亮,把干净的小院围起。屋内,东头是货架和柜台,西头一间新装修的小屋是张云龙的调解室,电脑、电视、打印机、材料柜一应俱全。

  “院墙铁栅栏等,是镇政府给配的。调解室是司法局给装修的,也配了设备。”因为家里小卖店成了“百姓说事点”,张云龙得到不少支持。

  自2012年起,舒兰市每年投入“百姓说事点”信息和办案补贴费用近15万元,去年又投入75万元实施了“百姓说事点”的规范化和标准化建设。

  “说事点建得好了,说事也更规范了。”从设点开始,舒兰市每年组织两期“百姓说事点”信息员集中培训,听经验分享、律师专题讲座、疑难案例解析,张云龙“感觉自己没少长见识”。

  张云龙家墙上,挂着“百姓说事点”“云龙调解工作室”“法官说法工作点”3块牌子,每块牌子都见证着“百姓说事点”的成长。

  最初的“百姓说事点”,除了有“一员(信息员)”外,一般还有“一牌”,即挂有一块招牌,公开联系电话;“一板”,即设置一块工作提示板,解答百姓提出的疑问;“一本”,即放置一本百姓说事记事本,把百姓反映的问题记录下来;“一角”,即建立一个法律图书角,便于百姓随时学习一些法律知识。

  现在的“百姓说事点”,除了配置一些娱乐活动设施吸引村民,还有了标准化调解室。

  近年来,吉林省司法厅强化基础保障,进一步加强“百姓说事点”标准化、规范化建设,明确工作流程,实现全省说事点标识牌、记录本、工作流程“三统一”,形成了基层司法所所长定期到点上“问事”、群众随时随地“说事”、信息员和调解员随时“调事”、乡镇整合力量协调“办事”、司法局考核事后“查事”的“五步法”等系列制度。

  去年,“百姓说事点”提档升级加速,从优选择220个点,扩展兼容个人调解室功能。调解室通过网络就能连通上级司法部门,连线专业律师。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也与省司法厅联合发文,决定在“百姓说事点”设立“法官说法工作点”,每月固定1至2天作为“法官说法日”,指派法官入点工作。

  制度机制的日益健全,推动着“说事”方式不断创新。

  蛟河市司法局创新推行“六六议事堂”制度,在村委会设立“议事堂”,将每月逢“六”定为“百姓议事接待日”。“议事堂”被打造成“百姓说事点”的指挥部和协调处理中心。说事点将矛盾信息提前汇集,“议事堂”上,乡镇领导、村干部、法官、法律工作者等和当地群众一起协商,合力化解矛盾纠纷。

  辽源市变“坐等”说事为“主动”下访。辽源市东辽县司法局副局长王安东介绍,东辽县把业务用车装备成“流动调解车”,建立起流动“百姓说事点”,深入田间、地头、街面,做到招手即停,就地化解矛盾纠纷。

  说事点还从线下走到了线上。延吉市建成覆盖市、镇街、村居的三级人民调解微信群,将全市225个“百姓说事点”纳入其中,通过网上“百姓说事点”了解社情民意、普及法律知识、远程调解纠纷。

  延吉市北山街道丹英社区党委书记王淑清成立了“淑清大姐”工作室。“网上,是升级了的‘百姓说事点’,简单说事向下延伸,疑难调解向上反馈。”王淑清说。

  “如今,‘百姓说事点’成了基层社情民意收集点、矛盾纠纷化解点、公共法律服务点、致富信息宣传点和干群关系联系点。”张毅表示,将进一步加大“百姓说事点”的建设和保障力度。

  为激发信息员和调解员的工作积极性,吉林省出台了“以案定补”措施,每调解成功一个案件,政府补贴30至50元。“这让大伙儿的干劲更足了。”张云龙说。

版权声明

《人民日报》(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人民网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人民日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人民日报手机报

移动用户 发送RMRB10658000

联通用户 发送RMRB10655111

  • ios版

  • android版

  • 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