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20-June-19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20年06月19日 星期五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继承 发展 超越(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纵横谈)

——“四大名旦”的艺术风格及启示

迦 山

《 人民日报 》( 2020年06月19日   20 版)

  图为“四大名旦”合影。

  核心阅读

  “四大名旦”在各自舞台上完成继承、发展与超越,都留下精湛的表演艺术和传世的经典剧目,更留下宝贵的创造经验与启示,共同创造京剧发展史上的高峰。今天,以“四大名旦”为榜样,把握时代特点和要求,面向古今中外一切人类优秀文化成果,积极转化、为我所用,在“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中,广大文艺工作者一定能创造新的辉煌

  

  京剧“四大名旦”是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四位戏曲大家每一位的成长、成名与创立流派的过程,都给人以启示。今年恰逢尚小云、荀慧生诞辰120周年,值此之际回望四位艺术家走过的继承、发展与超越之路,对中国戏曲的当代发展乃至筑就中国文艺新高峰,具有启示意义。

  转益多师为我所用

  四大名旦共创传奇

  梅、尚、程、荀四位都曾在京剧大家王瑶卿门下学艺,得到过他的指点。梅、尚、程、荀与王瑶卿之间是师承关系,但最终他们都超越师父及众多前辈,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进而奠定流派发展基础,合力把京剧推向巅峰,成为发展古典戏剧艺术乃至发展优秀传统文化的标杆。

  梅兰芳的表演从传统青衣到融青衣、花旦、刀马旦于一身,创编大量时装新戏和古装新戏,丰富了旦角的人物类型和舞台表现力,成为少有的唱大轴(最后一出戏)的旦角演员。在剧目选择、妆发、服装改革以及文武场的调整和增删上,梅兰芳及其团队也始终紧跟时代审美,《贵妃醉酒》《霸王别姬》《凤还巢》《宇宙锋》等剧目在当时领风气之先,且传承不断。梅派发展至今,继承者众,爱好者众。

  尚小云功底深厚,文武兼备。他创造性地打破旦角端庄、典雅、隐忍的传统形象,为旦角艺术拓展出“侠义”“刚健”“刚柔相济”等丰富内涵。在剧目创排上,他关注那个时代女性的生存现状,剧本选择慧眼独具。此外,他以少数民族题材和域外故事为背景,对舞台整体形象进行改革,进一步拓展旦行的表现空间,对京剧的整体表现力做出可贵的探索。

  说到程砚秋,众所周知的是他幽咽婉转、若断若续的“程腔”。若按当下选拔戏曲人才标准,程砚秋并非唱戏的“好材料”。然而,在王瑶卿等提点下,他扬长避短、化劣为优,另辟蹊径地探索出独具个性的唱腔风格。上世纪30年代,怀着沟通中西文化的愿景,程砚秋赴欧洲六国游历考察。归国后,他在第一时间撰写《赴欧考察戏曲音乐报告书》,对中西方音乐交流、梨园行改进、戏曲教育改革和调整都具有长远意义,体现出程砚秋兼容并蓄的文化胸怀。

  再看荀慧生。他在传统京白和韵白基础上,创造了一种介乎两者之间、掺杂了苏白的“荀派韵白”,即“谐白”。韵白的旋律加上京白的语气,兼收苏白的软糯,“荀派韵白”既符合人物性格、年龄和真实情感,又注入浓郁生活气息,感染力更强,更贴近观众。在服饰和化妆上,荀慧生亦大胆创新:他以亮色珠片代替传统刺绣,将生活中的披肩演变成红娘身上的云肩,丰满的唇形和“蚕眉”替代传统“樱桃小口”和“一字眉”等等,不一而足。

  继“四大名旦”之后,旦角表演艺术家张君秋创立的张派在诸多流派中也是独树一帜,是公认的京剧声腔艺术集大成者。张君秋跟梅、尚、程、荀四位艺术家都学过戏,但最终都化为己用,融入自身独特的唱腔中。他的代表作品《状元媒》《望江亭》《诗文会》等受到“四大名旦”影响,同时又有自己独创的艺术风格。

  发扬传统超越传统

  借力时代再创辉煌

  “四大名旦”共同成就京剧艺术发展史上的辉煌,为当前京剧发展、演员培养与流派创立,以及文艺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提供有益经验。

  其一,注重艺术积累、尊重艺术规律、探索时代精神。梅兰芳每一步创新都是在全面深入掌握京剧艺术本体基础上进行的。正如梅兰芳在其《舞台生活四十年》中所回忆的,一小段唱就要反复练习几十遍;科班里一边学戏,一边舞台实践,前后学了30多出青衣传统剧目,逐一登台展示,为以后的发展奠定坚实基础。脱离传统,“创新”只能是无本之木。

  这30多出戏奠定梅兰芳扎实的基本功和审美标准,才有后来的“移步不换形”和“随心所欲不逾矩”。“形”是什么?“矩”又是什么?是京剧本体。梅兰芳的创造不管有多新、走多远,其本质始终是“京剧”,始终未离剧种发展规律。与此同时,其剧目和创新亦契合时代主题和社会价值、引领时代审美,从而为大众所喜爱。离开时代,“创新”只能是无源之水。

  其二,善于“拿来”、敢于摒弃。对传统,我们要有辩证客观的认知:并非所有传统都是精华、都具有传承价值。敢于质疑、敢于挑战、敢于完善,是对传统真正的尊重。对其他艺术形式、他国优秀文化,我们则应开放、包容、客观,不自傲更不自卑,善于发现他人优长化为我用。比如梅兰芳剔除传统戏《贵妃醉酒》中低俗的部分,保存并强化衔杯、卧鱼、醉步等表演技巧,提升了整出戏的艺术格调;尚小云在《摩登伽女》中大胆塑造异域少女形象,表演上突破传统程式。纵观京剧发展史,其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去芜存菁,融合吸收多剧种、多曲调优点,集文学、美术、武术、舞蹈、表演等于一身的“两创”过程。

  其三,良性竞争有助于激发艺术创造。“四大名旦”之称,由沙大风在1921年天津《大风报》创刊号上首次提出。1927年6月,北京《顺天时报》评选“首届京剧旦角最佳演员”,梅、尚、程、荀四位艺术家当选,被誉为京剧“四大名旦”。名角儿是演出市场良性竞争的结果,竞争意识极大地激发演员的创造力和创新力,推动流派发展成熟。如今,戏曲生存环境优化很多,我们不能丢失竞争意识,要敢于比拼、敢于与各种艺术形式同台竞技,尽情绽放。

  其四,积极借力科技发展成果,推动文艺创新步伐。京剧鼎盛时期,就不乏跟电影业、唱片业以及纸媒的紧密合作。譬如梅兰芳早在1948年就拍摄京剧艺术片《生死恨》,名家大师竞相灌录唱片,名角名作连连登上报刊头条位置……如今,面对新技术、新平台和新的传播渠道、传播方式,戏曲人惟有及时转换思维、调整定位、提高市场敏锐度,方能拓展舞台空间,赢得更多观众。

  其五,好戏是集体的智慧,“角儿”是众星捧月的成果,戏曲的璀璨辉煌更离不开众人托举。再厉害的角儿也难独唱整台大戏。从作品的成功到戏曲的整体发展,除了主角,配角和龙套演员亦功不可没,乐队、作曲、编、导、舞美、灯光、服装等“一个都不能少”。当年,梅兰芳身边有齐如山、李释戡等人组成的智囊团;尚小云有还珠楼主为之整理、编写剧本;程砚秋有罗瘿公、翁偶虹的强大助力;荀慧生也曾有陈墨香为之出谋划策。除此之外,每个人还有相对固定的班底,如今称之为“团队”。

  其六,怀抱文化自信,走进国际视野。戏曲蕴含中华优秀文化基因,当以写意、虚拟的艺术表现方式,传达真善美的精神向往,讲述古往今来中国人的故事、情怀与梦想,彰显中国人的骨气、底气与人格魅力,凸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所有这一切都应化做厚重的文化自信,坚定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步伐,在国际舞台讲好中国故事、在跨文化交流中舒展中国文化魅力,赋予传统以新的生命活力。

  “四大名旦”在各自舞台上完成继承、发展与超越,都留下精湛的表演艺术和传世的经典剧目,更留下宝贵的创造经验与启示,共同创造京剧发展史上的高峰。今天,以“四大名旦”为榜样,把握时代特点和要求,面向古今中外一切人类优秀文化成果,积极转化、为我所用,在“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中,广大文艺工作者一定能创造新的辉煌。

  制图:汪哲平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继承 发展 超越(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纵横谈)
着力建设网络视听文化高地
改编精良 节奏明快(看台人语)
有点新意 少点惊喜(看台人语)
创新模式 独具“匠心”(看台人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