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20-April-08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20年04月08日 星期三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同济”战疫记(抗疫一线的故事)

李朝全

《 人民日报 》( 2020年04月08日   20 版)

  图片为樱花映照下的同济医院。
  齐剑东摄
  制图:蔡华伟

  2月6日深夜,一声新生儿的啼哭打破沉寂的夜晚。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一位感染新冠肺炎的产妇顺利产下一名男婴,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流下激动的泪水。主刀医生是妇产科乌剑利大夫,虽然汗水湿透了他的三层防护服,雾气迷住了他的护目镜,但他还是成功地完成了手术。

  “这一场特殊的手术经历刻骨铭心,生命的希望不可阻挡!”乌剑利说。

  那时的武汉,静得出奇。同济医院产房里发出的婴儿啼哭声,是武汉城里最美好的声音。

  循着这一声啼哭,2月底,我从北京南下,来到战疫中的同济医院。

  一

  2019年和2020年之交的这个冬天,位于武汉市解放大道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主院区,情况似乎有些异乎寻常。

  元旦刚过,院长王伟到发热门诊巡视查房。他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位于第二门诊楼的发热门诊前,患者明显比平常多。敏锐的王伟当即指示,对发热门诊进行改扩建,并把感染科一层楼病区腾出来,作为发热病人的留观病房。

  但是,改扩建后的发热门诊和留观病房,还是不够用。

  那时,大家对当时称之为不明原因肺炎的传染性认识还不足,但是知道,发热病人往往具有一定传染性,因此许多医护人员都感到防护的压力,担心发生交叉感染。

  1月15日,同济医院紧急召开办公会,决定把老内科楼全部腾空,再度扩展发热门诊面积。老内科楼一层是急诊外科,二层是传染科门诊,其上三层的传染病房,可以快速改建成满足传染病治疗所必需的“三区两通道”(污染区、半污染区、清洁区和医护人员通道、患者通道)。经过连续数日的紧张工作,改造顺利完成,同济医院主院区发热门诊和病房面积从最初的110平方米增加到5000余平方米。

  “我们就是一步一步往前走。刚开始每天有50到100人的发热门诊量,等我们改造完病区,主院区日发热门诊量就飙升到1000人以上。”王伟说。

  现在想来,如果当时没有及时大幅度扩建发热门诊,那么每天1000多名发热患者涌入医院,后果将难以想象。

  很快,重症新冠肺炎患者越来越多,而发热门诊楼上只有60张住院床位。大家隐隐意识到,恐怕同济医院将要承担更多的救治工作。

  在主院区之外,同济医院还有两个新院区——光谷院区和中法新城院区,都是刚建三四年,设备器材都很新。但是,如果要作为传染病区收治病人,仍然需要重新改装。

  通过进一步规划分析,最终院委会一致决定,将中法新城院区1100张病床拿出一半来,先进行改造。

  他们很快就将住在院区里的患者作了分类,能出院的病人安排出院,不能出院的撤离到主院区,将整座中法新城院区腾空。1月27日,中法新城院区550张床位启用,作为武汉市政府指定新冠肺炎重症救治定点医院,开始接收重症患者。

  然而,550张床位几天内即住满了。病床依然捉襟见肘。

  余下的550张床位,又立刻启动改建工作。2月5日,中法新城院区的1100张床位,全部变成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床位。

  4天后,光谷院区也改建启用830张床位,用来收治新冠肺炎危重病人。由于人手缺乏,先期到达的护士们都兼任搬运工,每位护士长带领护理团队负责清空一层楼。“为了能及时收治患者,我们必须与时间赛跑。”光谷院区E3病区护士长李虹霖说。

  在疫情高峰期,同济医院三个院区一共开放了2025张重症病床,坚决地落实了中央提出的“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的要求。

  全国医疗队伍驰援武汉后,有35个医疗队、4000余名精兵强将来到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与光谷院区,来自北京、上海、吉林、山东、山西、江苏、陕西、河南、浙江、广东、湖南、福建等地重点医院的一流专家和医护人员汇聚于此,大家协同研究制定救治流程、管理方案、技术方案、防护系统措施等,为抗击新冠肺炎提供了全局性的技术指导,为打赢抗疫攻坚战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二

  “医者担当,护佑健康!”这是疫情袭来时,同济人发出的铮铮誓言!

  从1月中旬起,同济医院将三个院区所有呼吸内科、重症医学科、感染科的医护人员都集中起来,但仍然满足不了发热患者的就诊需要。于是,医院决定将全院各科室的医护人员进行基本培训后,都调上前线,一同参加战斗。

  大家的压力都很大,但是当大战来临之际,没有一个人后退或者逃离。一些身在外地的、新婚不久的、家里孩子幼小的、正准备与家人度假的医护人员,也都纷纷加入这场空前的战疫。

  医院成立发热门诊临时党支部、中法新城院区重症救治定点医院临时党支部、光谷院区重症救治定点医院临时党支部、光谷科技会馆方舱医院临时党支部。1月30日,党员们一起站在党旗前宣誓,重温入党誓词。2月9日,院党委发出《致同济医院全体职工的公开信》,信中写道:“在此疫情防控关键时期,全体同济人要坚决树立大局意识,坚决听从国家召唤,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全体党员干部要以身作则、履职尽责、落实落细;全体职工群众要弘扬格物穷理的科学态度,守护生命、守卫健康……”

  与此同时,医院加强了院内感染控制科学管理和防护,注意让值班医护人员轮班倒休。

  对于那些已经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同济医院不惜一切代价,组织最好的专家组全力救治,使绝大多数医护人员转危为安,病愈康复,从而极大稳定了军心。

  1月初的一个晚上,急诊科医生陆俊值夜班,一个人接诊了30多名发热待查患者。那时候大家对新冠肺炎认识不足,因此在值夜班时陆俊除了戴上N95口罩外,并没有穿防护服和戴护目镜。

  1月5日他发起了高烧,通过CT检测发现双肺感染,接着持续9天高烧不退。新冠肺炎核酸检测试剂启用后,陆俊成为医护人员中第一例确诊的新冠肺炎重症病例。1月17日他被转到金银潭医院,一度出现呼吸困难。

  在专家组主任赵建平、重症医学科主任李树生等人的精心救治下,陆俊终于脱离危险。1月23日,陆俊获知网上关于自己的谣传消息后,委托支援金银潭医院的协和医院眼科医生刘伟,拍下自己活动的视频并发到网上,用以辟谣。作为一名危重症患者,陆俊在医务人员的救治下成功脱离危险,他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不要畏惧,要保持信心。1月29日,陆俊回到普通病房。

  陈广是同济医院感染科大夫。1月13日同济医院主院区的发热病房正式投入使用,陈广主动请缨。第一天,他一口气收治了7名高度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其中,有一位60多岁的女性突发急性心功能衰竭,医生们毫不犹豫地冲上去给她做心肺复苏,根本来不及戴防护面罩,他们的脸距离患者的口鼻只有30厘米左右,回想起来真是让人后怕。

  给患者采集咽拭子标本时,患者一张嘴就会产生大量夹带病毒的气溶胶,这是一线护士必须面对的风险。为了减少护士被感染的风险,陈广所在小组所有医务人员都参与采集咽拭子。最多的一次,陈广和心内科的白杨大夫一起采集了32个标本。作为医疗小组组长,陈广说:“大家都是一条战线上的战友,危险的工作,我们一起来分担。”

  2月5日,中法新城院区床位全部用于收治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本该轮岗休息的陈广又主动请战。

  与此同时,他的妻子、同济医院妇产科医生袁明也报名奔赴一线。“一定要做好防护,发热门诊比病房更辛苦,风险也更高。”陈广放心不下妻子,再三叮嘱她。

  综合科的一名护士在发热门诊上班,她的父母和丈夫都不幸感染了新冠病毒。她的丈夫病情尤其严重,但是当时没有床位,只能在发热门诊里留观。这位护士把丈夫的CT照片通过微信发给陈广,请他帮忙看看肺部的感染情况。

  看了微信,陈广马上给这位同事打电话:“我跟院里说说,想想办法给解决一个床位。”

  没想到,这名同事却说:“不用了,谢谢!您帮着给定个治疗方案,比我们更重的患者还有很多,优先收治他们吧!”

  听了同事的话,陈广的眼泪差点流出来。这就是自己的战友呀!

  张霓是感染科三病区的一名普通护士。1月18日晚,她从发热病房下班,赶往大伯家探望送饭。张霓一岁时父亲因车祸去世,是奶奶和大伯把她拉扯大的,大伯把她视作亲生女儿。

  然而,等她赶到大伯家时,才发现大伯已经去世。

  她每天都守护在患者身边,可是却救不了至亲的生命。

  料理完大伯的后事,张霓向护士长请求重返一线。护士长劝她多休整两天,缓解一下心情。张霓却回答:“现在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在抢救患者,我不能够缺席,我是党员。”张霓很快回到了护理岗位上。

  三

  1月底,全国35支医疗队会师于同济医院,目标只有一个:降低重症病亡率,提高救治成功率。

  在国家卫健委的直接指导下,同济医院成立战时专家组和医务处进行质量控制,建立会诊制度和死亡病例讨论制度。由医疗队联合成立核心质控组,交叉查房,层层讨论,提出更优建议。

  同时,同济医院还联合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等共同发布《重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诊疗与管理共识》,对患者院前评估及转运、病区设置及管理、医疗质量评估、多学科联合诊疗及整体护理等诊疗流程进行明确规范。

  而针对各支国家医疗队在诊疗过程中普遍遇到的临床问题,同济医院发挥综合医院多学科优势,组建专科临床支持小分队,包括护心队、护肾队、护肝队、护脑队、中药特殊治疗队、气管插管队、体外膜肺氧合(ECMO)队、康复队。这些小分队集中优势医疗力量,重点解决单个支援医疗队某一领域力量薄弱的问题,是提高新冠肺炎治愈率、降低死亡率的一个重要举措。

  通过密切合作,大家形成一套比较完整的诊疗技术规范和统一流程。在七八天的时间内,便将重症病例的死亡率从5.58%降低到3.39%。这一战果来之不易。

  来自5家医院的18位麻醉医生在光谷院区组成一支混编的“插管敢死队”,他们要应对来自医院16个病区和1个ICU的急救气管插管任务。同济医院新冠肺炎患者病情重、体质差,无法耐受长时间缺氧及血压、心率的剧烈波动,所以想要把握这些病人的插管指征,顺利完成插管任务,只有统一标准才行。

  华山医院医疗队、青岛医疗队、同济医院医疗队的麻醉医生,拿出此次救治任务中可执行的“麻醉医生共识”。而当麻醉医生在病人口鼻附近进行近距离操作时,病人呼吸道会喷射出大量的病毒气溶胶,其风险可想而知。在30天的时间里,小分队成功完成近200例气管插管操作,成功率100%,为病人争取到更多的时间和希望。其中,年龄最大的是一位85岁的老人,合并有多种基础疾病,麻醉医生在插管过程中熟练应用多种血管活性药物,在顺利完成气管插管的同时,保证了在整个过程中病人生命体征的平稳。

  还有一位74岁的王奶奶,于1月底开始发烧、胸闷、咳嗽、气喘,经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2月11日,因病情加重被转至同济医院。

  “炎症因子是正常值的10倍,极有可能出现炎症风暴。”王奶奶入院时神志模糊,存在严重的呼吸衰竭。同时,接诊医生发现王奶奶还合并有多年的慢性肾功能不全,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同济医院肾内科主任徐钢立即带领“护肾队”对王奶奶进行会诊。新冠肺炎患者由于病毒感染导致机体释放大量的炎症因子,炎症因子会损伤多器官,严重者可以引起急性多器官脏器的衰竭或者是死亡。而利用血液净化技术清除炎症因子阻断炎症风暴,对患者的各器官提供支持治疗,避免重症转化为危重症,可以为患者的后续治疗赢得时间,能有效提高救治率。

  “护肾队”为王奶奶进行了血液净化治疗,之后几天又连续进行多次治疗,王奶奶的肺功能、肾功能逐渐好转,体内的炎症因子也基本恢复至正常值。

  四

  2月27日,同济医院专门给医护人员的全体家属去信,对大家的奉献、牺牲和付出表示高度的赞扬,同时送去院方的温暖和关心。信中写道:“这个国家之所以英雄辈出,是因为有一群积极培育、支持英雄的伟大的人民;同济之所以能‘与国家同舟,与人民共济’,是因为在任何时候都有一群勇赴国难的同济人以及你们这样的家属!英雄们的伟大成就国家的伟大,你们的伟大成就英雄们的伟大,英雄们是这个春天的象征,你们是这个春天的底色!”

  同济医院,这座有着120年历史的医院,在这场与新冠肺炎疫情的搏战中,挺身而出,自觉担负起自己的职责和使命,践行了“与国家同舟,与人民共济”的初心。

  正是因为有成百上千像同济医院这样的医疗机构的自觉担当,有成千上万的白衣战士在奋勇作战,武汉,这座英雄之城,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已经迎来春天的温暖。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同济”战疫记(抗疫一线的故事)
从这个春天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