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20-April-04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20年04月04日 星期六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春来柚花香

朱红娜

《 人民日报 》( 2020年04月04日   08 版)

  图片来源:影像中国
  制图:张丹峰

  三月,走在梅州乡间的山道上,阵阵微风吹过,一股浓浓的香味扑鼻而来。这不是路边桃花的香,也不是田野油菜花的香。这是孕育了一年的柚花,被温暖的春风催开,所散发出的香。柚花的芳香,早已一缕一缕向着原野弥漫,向着天空升腾。

  洁白淡雅的柚花,温情脉脉,羞羞答答。如此娇小的柚花,我不知道,它把最浓最郁的馨香藏在哪里?

  此刻,在梅州,随便走进一片柚园,满园的墨绿,让人仿佛置身一片绿色的海洋。树上的柚花,藏在叶间,簇簇串串,素净淡妆。如遇微风,柚花轻轻摇曳,把这个灿烂的春天装点得分外繁华。

  站在树下,一树柚花的馨香,便慢慢地侵入到肌肤里,与你融为一体。

  梅州山多田少,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靠山吃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种植柚树成为农民的首选,房前、屋后、沟边、山坡上……家家户户都种植了柚树。专业户开山垦荒,开辟柚园,以至有了以种植金柚为主的金柚村、金柚镇。梅州金柚果大,果皮光滑,果肉清甜,富含营养物质,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是脑血管疾病、糖尿病患者的理想食品。

  我的邻居,阿朝阿坪兄弟、霞妹春华妯娌,开山辟地种植柚树,金柚成为他们的主要收入之一。柚树惊蛰始花,三月是我们赏花的时光,而于他们,便是农忙的开始,忙疏花,忙授粉。摘掉一些挨挨挤挤开得过密的柚花,这一疏花环节,是为柚树“节育”,以便果实更加饱满充盈。将一树一树的柚花疏理至最合理的状态,然后再进行授粉。从前一天早上或者当天早上采回来的一些酸柚花朵中,拿出一朵,在每一朵绽开的柚子花花柱头点一下,就完成极富创造性的让雌花受孕的过程。授了粉的柚子花,更容易招徕嗡嗡飞舞的蜜蜂。这些聪明的小精灵,在这朵花吸吮一下,再到那朵花逗留片刻,授粉就自然而然均衡了,柚花的受孕率也会明显提升,大自然神奇的魅力真是无处不在。

  疏花、授粉仅仅是开始,接下来的除草、施肥、控梢、除虫、包裹、摘果、疏枝,每一项都不是省力的活儿。一年到头,阿朝阿坪兄弟、霞妹春华妯娌的身影都在柚树下穿梭,他们也像是一群勤劳的小蜜蜂,努力耕耘自己的幸福生活。秋收时节,那一堆一堆金黄的柚子,就是他们的希望、他们的喜悦。他们靠它,养育儿女,让儿女在镇上读小学,在市里读中学,在省城读大学。他们靠它,奉养老人,让老人安度晚年。他们也靠它,满足自己,安居乐业。

  柚花飘香惹人醉。梅州的柚花,已然成为人们春游的保留节目。一般来说,三月时节,城里人都会走出家门,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行走山间,看轻风曼舞,赏百花盛开。柚花从花开到花谢,花期虽不长,可它总能让人沉醉在那一片盛开的春光里,让人心轻如云,流连忘返。

  历史上,有太多的文人墨客写花,梅花、桃花、牡丹……人们用最美的语言比喻它们,赞美它们。但却很少见到写柚花的诗篇。是因为它没有梅花雅,没有桃花红,没有牡丹艳?也许是,也许不是。我倒更愿意相信是文人墨客们没有发现柚花的雅致,没有闻过柚花的馨香,所以才少了描写柚花的优美诗篇……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绿
我的战友(一线讲述)
衔泥
春来柚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