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20-March-12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20年03月12日 星期四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全国人大代表柴闪闪——

我为农民工代言(履职故事)

本报记者 巨云鹏

《 人民日报 》( 2020年03月12日   18 版)

  “我最关注的是基层技术型技能人才的成长问题。”谈及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履职工作,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上海市邮区中心局上海站邮件处理分中心邮件接发员柴闪闪的回答直率明确。

  柴闪闪说,自己是进城农民工,也因此,他格外关注外来务工人员在城市的生活与成长。

  2019年,在沪的全国人大代表针对“扶持实体经济,释放企业活力”进行了一次专题调研。调研中,一家高科技微电子材料企业负责人的担忧让柴闪闪印象深刻,“在政策上,对人才的判断通常是以学位、技术等级职称为标准,然而对我们企业来说,能解决问题才是最直接的标准,但这样的人却很难留住。”

  因为住房、教育等原因,一大批30多岁、学历不高却能干的人才纷纷出走,成了企业发展中遇到的一大挑战。

  “企业需要的人才,不一定是条条框框规定出来的。”柴闪闪说。工作在基层,柴闪闪和各行各业的工人们打交道,他了解到,技术型技能人才对于企业发展来说至关重要,培养一个并不容易,哪怕是最基础的操作工,想要干得像模像样,没有十年八年出不来。

  “对一个普通工人来说,技术成长期内不可能有特别突出的贡献”,柴闪闪说,在不少城市现行的落户或教育政策中,没有高学历和职称的工人不大可能享受到人才政策带来的各种便利,许多人面临子女就学难等问题。

  “三四岁的孩子,理应是唱儿歌的时候,很多孩子嘴里哼的却是一些流行歌曲,家长能不担心吗?”几次调研,柴闪闪观察到,对于进城务工的技术人员来说,公办幼儿园进不去,民办幼儿园又太贵,只好把孩子交给老人带;老人带不过来,随手递给孩子一部手机,孩子只能每天抱着手机看视频、打游戏。

  “解决好子女教育问题,这个群体才没有后顾之忧。”柴闪闪说,除了政府有关部门之外,也可以考虑给市场和企业一些定义人才的空间。

  来自基层、心系基层,是柴闪闪身上最鲜明的特点。

  2019年,有将近1/4的时间,柴闪闪都在参加代表履职活动。在湖北武汉,他参加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的检察机关保护长江经济带发展的调研;在江苏吴江,他参与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相关调研的实地走访……本就是单位的业务骨干,因为积极参加履职活动,他没少在单位加班加点,休息时间基本放弃。

  “全国人大代表身上的担子很重,必须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和履职能力。”柴闪闪说,很多工作光从纸面上看,看不出来什么,必须深入一线、实地走访考察,才能全方位、多角度了解情况,进而提出有价值的意见建议。

  “虽然忙且累,但不能辜负自己作为人大代表的责任。我是来自基层的人大代表,有义务替基层普通劳动者发出声音,为基层工作解决真问题。”柴闪闪说。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为夺取“双胜利”提供法治保障(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代表之声·决战决胜脱贫攻坚
图片报道(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我为农民工代言(履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