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19-November-11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19年11月11日 星期一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通衢(我与新中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梅会林

《 人民日报 》( 2019年11月11日   20 版)

  “衢”字从“行”,指往来通行的路,“通衢”是四通八达的路。我的家乡在冀南大平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家乡的路都是土路。这土路大都宽不过四米,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在我看来,这土路像一根根毛糙的草绳,祖辈们不知何年何月用粗壮的大手甩出去,弯弯曲曲,这头系在村里,那头甩到县城或更远的地方。

  过去家乡人不懂“要想富先修路”的道理,或者知道修路的益处,但因为经济落后,修不起像样的路。旧土路经年累月没人维修保养,到了夏种秋收的农忙时节,土路就显得偃蹇,雨后更是如同泥塘,寸步难行。如果遇到连日大雨,堆在院子里的新鲜蔬菜运不出去,乡亲们眼巴巴地看着蔬菜发黄变蔫,扔掉的时候,针扎一般疼在心里。

  土路难行,出趟远门,颇费时间。我在的县东西狭长,一条季节性河流贯穿全境。旱季河南岸的堤路成为我家通向县城的捷径。我小时候沿堤路骑车前往县城,往返一趟需要三个多小时。七十年代末,我在县城上了半年高中,高考后骑车去学校查分数,堤路坑洼费力,骑到半路,腿脚发软发麻,一不小心,右脚伸进车轮,辐条缠住脚尖,硬生生地从车上摔了下来,痛得半天不能动弹。

  进入九十年代,坎坷的土路显然已不适应快节奏的经济发展步伐。逐渐富裕起来的群众强烈意识到“要想富先修路”的现实重要性。进入新世纪,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村村通”工程,我的家乡三条街道、多条土路全部得到硬化,一条条平坦宽敞的道路像一条条绸带彩练,飘落在冀南大地的乡村之间,连接起城市乡村。我从县城回老家,二十公里的路程仅需半个小时,沿路绿树掩映,水光潋滟,花草丰茂。

  家乡土路的嬗变,源于国家道路建设的突飞猛进。那四通八达、纵横交错的路,是社会发展的缩影,是经济腾飞的跑道。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我的家园我的梦(我与新中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通衢(我与新中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新声(我与新中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福祉(我与新中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自豪(我与新中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心灯(我与新中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喜讯(我与新中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