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19-October-18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江西万安,许多农民拿起了画笔

田野有多广袤,画布就有多大

本报记者 朱 磊

《 人民日报 》( 2019年10月18日   10 版)

  色彩斑斓的田北农民画村。
  罗 昊摄

  村民在创作。
  邱 哲摄

  核心阅读

  江西吉安市万安县有一个专门供爱好绘画的农民创作和生活的基地——田北农民画村,这里既是乡村儿女的劳作土地,也是他们的精神家园。政策扶持下,以田北村为支点带动潮流,如今在万安,越来越多的农民拿起了画笔。

  长远来看,质量良莠不齐、佳作偏少、个性不足等问题,依然阻碍着农民画的发展。期待在广袤的田野上,“长”出更多更好的画作,勾勒出乡村更美更好的模样。

  

  鲜艳的色彩、豪放的线条、大胆的构图……日前,在江西吉安市万安县,300多幅来自各地的农民画佳作齐聚全国农民画创作展,引来了不少掌声、赞美声,却也不乏一些不同的声音:农民画能不能走好市场路?农民画怎么突破瓶颈?参会专家和创作者们在思考:田埂上的农民画能绘出多大的未来?

  文化底蕴

  依托当地书画传承,政策支持建起创作基地

  这不就是梦里水乡?行走在万安县高陂镇田北村,只见小桥流水人家,古树蓝天白云。

  吸引眼球的,还有那无处不在的色彩——墙面、路边石头、道路旁,所有能够作画的地方,几乎都被五颜六色的农民画所覆盖。“都是村民自己创作的,这里是实现他们梦想的舞台。”当地宣传部门负责人自豪地介绍。

  与很多地方不同,万安县的农民画发展,走的是一条政府主导的路子。

  “书画在万安有着悠久的历史,自唐宋年间开始,万安的元宵图、门神画以及年画、烙画、剪纸、浮雕等艺术形式层出不穷。新中国成立后,江西籍国画家梁书先生定居万安,又培养出了一批具有专业底子的绘画爱好者。挖掘万安的文化底蕴,农民画成了一个很好的抓手。”万安县农民画协会会长梁鹏程介绍。

  2013年,万安注意到了县里农民画的萌芽,在推进美丽乡村建设进程中,考虑建设一个专门供农民作画和生活的基地。通过专业人员的设计和施工,集农民画创作、展示、培训、写生、休闲旅游于一体的田北农民画村诞生了。

  随后,万安成立了农民画传承发展领导机构,创办了万安农民画协会,还在全县中小学开设农民画教学课程,在县职业技术学校开设农民画专业班。同时,县里还出台了《万安县农民画作者入住高陂田北农民画村扶持优惠办法》,鼓励有兴趣、有能力的农民画创作者入住田北农民画村,支持农民画作者“师傅带徒弟”,给传授人5000元的奖励。他们如果外出参展或参赛得了奖,回到县里还能得到3000到5000元的奖励……2014年至今,万安已举办多届全国农民画创作展,以农民画为媒介,促进创作者的交流。

  犹如春风拂过,沉寂多年的古村,突然热闹了起来。十余名画出了些名气的人入住田北村,有些人甚至放下了过去劳动的家伙什,专门过起了以画为生的生活。

  农民画村

  村民从业余变身“专职”,闲时画画、忙时下地

  如今住在农民画村的萧群说:“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拿起画笔。”

  中学毕业后,他曾拜师梁书门下学习山水画,又在县剧团做过布景设计,后来虽然回家操起了祖传的手艺,但心中的绘画梦却一直未断,“有时候累得一动都不想动,却能在画桌前画到天亮。”萧群说。

  2013年,田北村落成,萧群决定用手中的画笔重新做出人生规划。

  不过,画笔拿起容易,锄头放下却难,这可能与很多人当初的美好愿望不一致。在田北村,很多人不得不延续闲时画画、忙时下地的作息。54岁的肖小银,有一手漆画手艺,因为热爱绘画,学习了农民画创作,入住田北村后,带动爱人也拿起了画笔。不过,肖小银平时仍然需要接些装修活,维持家庭生计。

  放眼其他地区,情况如何?“指望农民画养活自己,还是很困难的。”前来参展的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龙里县平坡村农民画协会会长兰群坦言。作为一个农民画特色村,平坡村几乎全村画画,融合蜡染、刺绣工艺的农民画颇具特色。不过,包括兰群在内,大部分人仍以种地为生。画画,是农闲时村民们最开心的业余生活。

  “农民画创作相对繁琐,勾线、打草稿、拷贝,还要连续上色,少则七八天,多则十来天,售价最多千把块,还不如打工的收入。”萧群说。其实通过卖画,他一年的净收入已经可以达到近20万元,但是走进他的画室,却发现摆在最显眼位置的不是农民画,而是国画。在萧群看来,农民画的市场过于狭窄,相较之下,远不及其他画种受欢迎。

  美好展望

  尝试走出特色发展之路,助力乡村振兴

  “闯市场有很多方式,卖画不一定是最好的。”对农民画颇有研究的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郑土有介绍说,农民画不是没有得到过市场的青睐,中国的农民画来自于上世纪50年代流行的墙画,改革开放早期曾有段短暂的春天,但各种粗制滥造的作品泛滥,迅速又将市场带入寒冬。

  “农民画看起来简单,门槛较低,但是真正画好很难。”郑土有觉得,一是难在没有一定的规范和规则,也就没有相对应的评价体系,另一难,难在创作者的整体素养参差不齐,需要长时间的培育。

  良莠不齐,佳作偏少,的确是农民画发展面临的困境。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刘华坦言,此次从全国征集的1800多幅参展作品质量参差不齐,即便是最终获奖的300多幅,其中也缺乏精品。“农民相似的生活经历,决定了作品的趋同性比较强,模仿痕迹过重。”刘华说:“很多人说农民画太过开放,在我看来,反而是个性展示还不够,想象力不太丰富,从而导致风格不够鲜明。”

  农民画如何走好未来的路?两位专家不约而同地谈到了对于市场的淡化和对农民精神生活的强化:让农民画自己去闯市场,不是合适的时机。农民画的意义,更多地在于为农民提供更丰富的文化生活,为新农村的文明发展提供一片土壤。郑土有认为,发展农民画要衍生副产品,扩展产业链,还要结合当地民间艺术提升画作特点,让品牌更响亮。

  让人欣喜的是,不少地方已经开始尝试走自己的路。

  “看看我的作品。”吉林省桦甸市农民画创作者李哲峰拿出手机展示画作,“我们将中国水墨画的创作方式融入农民画,挺受欢迎。如今,我们还走进校园给孩子们讲课,孩子们很喜欢农民画的天马行空。”

  “看看我们的产品。”兰群直接从布兜里掏出几件小巧别致的农民画文创产品。如今平坡村成立了农民画文创基地,结合农民画和当地民族、非遗特色做旅游产品。

  田北村同样有自己的路径:农民画村逐渐成形,竖起了农民画之乡的牌子,近年来被列为江西省文联文艺志愿服务基地,还被南昌大学、江西师大、江西农大等16所高校列为大学生户外写生基地和美术教学基地。如今,田北村还兴起乡村旅游热,成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

  田北村的一个支点,带动了农民画的潮流,如今万安已经有了500多位农民画创作者。“随着新农村的建设和小城镇的兴起,农民画的未来有大作为。”郑土有认为。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以科技创新推动可持续发展
田野有多广袤,画布就有多大
中国成都国际非遗节开幕
创新带来加速度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音像制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