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19-August-26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19年08月26日 星期一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苍苍古柏道

第广龙

《 人民日报 》( 2019年08月26日   20 版)

  走进翠云廊,便走进林荫道。有树木就有荫凉,按说这没有什么稀奇的,可是,这条林荫道,全部是柏树,而且多是古柏,就罕见。

  古时候,由秦入蜀,有多条道路,均属于古蜀道,其中一条叫金牛道,分布在广元和绵阳境内的,称作剑阁古道。翠云廊的主体部分,位于剑阁县,就是这条古道的一段,而且只是一小段。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李白的诗篇,上天入地,叹息连连,悬着性命行走在险峻处,得到的感受是真切的。我刚有过翻越剑门关、贴身过悬崖的体验,深知不是夸张。可是,来到翠云廊,镜头突然转换,只见古柏夹峙,石板铺路,平坦又安然,截然两重天地,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这条剑阁古道,绵延一百六十多公里,古柏的数量,达到一万两千多株。翠云廊最多最集中,有七千多株。

  远远看过去,尽是粗壮高大的古柏,以为来到原始森林,后知悉每一棵都来自于人工栽种,而且历经两千多年未有停止。也许是受到的震撼太过强烈,我一时有些适应不过来。我看到的是树木,还是树木的化石?分明的,这一株株古柏,都是活体,都在生长。古柏站在原地,穿越古老的时光,在新鲜的雨露和空气里,身子的波纹,是荡漾着的。树干的颜色如泥土,朝向不同,深浅有别。我发现,树龄久长的古柏,身形都不是笔直的,根部往上,隆起如同一个基座,如焊接在泥土之中,树干部分,带有弧度,也像一个切面,有的部位,生出青苔。我走近一株古柏,抚摸树身,不是冰冷的,是温热的。

  翠云廊史上有过多次大规模种树活动,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10年。除了种柏树,还在周边种植紫薇、银杏、香樟以及近三十万棵翠竹。也就在这一次,当地相关部门对一些古柏有意识地进行命名。

  古人在此地植树,其作用多为路标,计里程,护道路,利维修,避暑热,每一项都紧要。林荫道上,我身体的感官被触动,一下子变得灵敏了。外面亮晃晃,这里似乎是另外一个时空,色调是暗的,树冠之上,光柱漏下来一部分,大部分下不来——这里的柏树太高了。我还闻到一种味道,既潮湿又干燥,既新鲜又古旧,为什么会有这般感受?或是因为,这里到处都是古柏,那是时光的味道,那是久远的过往和现今的联通,并经由古柏生发出来的独特味道。

  翠云廊史上是一条官道,历史上兵马行走,刀光剑影,树木能留存下来,的确是一个奇迹。都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翠云廊的树木种植,体现出一个循环的过程,持续的过程,每一个后来者,都享受到古柏的好处,又通过再次的种植,把这个好处向更后来者传递。

  柏树珍贵,成材的柏树难见,然而这里的柏树,竟长成庞然的身躯,竟长成柏树的群落,柏树的列阵。翠云廊的柏树,每一棵都腰围巨大,超出想象,又近在眼前。这里的古柏,最古老的一株,七八个人合抱也抱不住。

  有人说,看柏树的树龄,不看年轮,看纵纹。翠云廊的古柏,远一点看,布满条纹,一道一道,有的像是刀子刻画的,有的条条缕缕,有些略显扭曲。近距离看,树身上的缝隙,如同一本书的切口,密集地叠合,积压在一起,那得有多少页码,得是一本多厚的书啊!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母亲写“传记”
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我与新中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苍苍古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