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19-July-19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19年07月19日 星期五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三跑田”如何变身“三保田”(田间追踪高质量·水利设施之变)

——来自重庆武隆山区的调查

本报记者 王 浩

《 人民日报 》( 2019年07月19日   18 版)

  数据来源:水利部、国家统计局
  山东省滕州市张汪镇皇殿岗村村民正在查看玉米节水微喷灌溉情况。
  宋海存摄(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重庆武隆,降水充沛,但喀斯特地貌却让这里“有雨遍坡流,无雨水无踪”,工程性缺水严重。

  “水瓶颈”如何破解?武隆通过建设“长藤结瓜”式的小水利体系,发展高效节水农业,既保护了脆弱的生态,又让源源活水为农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水支撑”。

  

  小山塘连成大水网,农田过上了“滋润”日子

  武隆人常说这样一句顺口溜:“天上有水地上流,三天停水人发愁。”

  事实上,武隆守着乌江、芙蓉江、大溪河等十几条大江大河,并不缺水,可咋还喊“渴”?

  “别光看有大河,一路走来,可见有小沟小溪?”武隆区水利局水利科科长肖何道出问题的症结。原来,武隆地处武陵山区,70%左右的土地属于喀斯特地貌,有点水就渗到沟沟缝缝里,地表基本留不住。

  金沟银沟不如条水沟,修个山坪塘能解大难题。“山坪塘、蓄水池,就好比‘水缸子’。”羊角镇艳山红村村主任黄东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村民们投工投劳建过一些,但标准较低,加上年久失修,存不住多少水。

  “种田旱不能浇、涝不能排,跑水、跑肥又跑墒,恁个能有好收成?”艳山红村院子组村民龚南红说,“家家户户把平房屋顶的四周垒高,就是为了接‘天落水’。可这样的水不仅涩又苦,放久了还有股臭味。”

  武隆的“水瓶颈”咋破?

  “建设小水利,将宝贵的水储起来。”重庆市水利局副局长朱闽丰说。在水利部定点帮扶下,“水利定点扶贫八大工程”顺利启动,1900个蓄水池、1600多口山坪塘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中“长起来”。

  只有山坪塘,还是不能彻底改变“看天喝水”。建起骨干水源工程,才能“大河有水小河满”。

  青翠群山间,夹着一泓碧水,位于仙女山镇石梁子社区的大河沟水库蓄满清水,进入试运行阶段。“这座小型水库工程总库容111万立方米,兼顾城镇供水、灌溉等功能。”在武隆挂职的水利部黄河水利水电开发总公司专家孙晓英介绍。目前,水利部定点帮扶规划建设的11座小型水库、12个场镇供水工程等“骨干水源”相继开工建设。

  从上空俯瞰武隆,“长藤结瓜”式的水系统让水循环起来。顺着山势,高处有水库;沿着管网走,隔上几里地,就有一个山坪塘或蓄水池,宛如一条“珍珠项链”。通过配合调度,实现蓄水、调水、引水,形成了一个个灌区,一张张水网,确保农村生产生活用水。目前,武隆已经巩固提升24.23万人饮水安全,恢复改善灌溉面积3.28万亩,为群众织密用水保障网。

  “长藤结瓜”这么复杂,为啥不修个大型水库,那样岂不更省力?“大型水利工程对地质、水文条件要求高,而武隆生态环境脆弱,既‘做不到’又‘受不了’。补齐水利设施短板的前提,是要充分保证生态安全。满山爬的‘长藤结瓜’式小水利更适合武隆。”朱闽丰说。

  如今的艳山红村新建修缮了十多口山坪塘、蓄水池,配建了管网,“三跑田”变成了“三保田”,农田过上了“滋润”日子。

  “山坪塘怎么建、水怎么分配,村里一事一议、一塘一议。安排专人负责收费、管护,村民基本上不会再因水产生纠纷。”黄东说。

  因水而变的还有沧沟乡青杠村。“重新整治了山坪塘,村里蓄水能力接近5万立方米,1000多亩田都能喝饱水了。”村支书冉圣元说。

  家门口、田头边、山旮旯的小水利正发挥着大作用。“只有解决了安全饮水、产业用水等问题,才能改变贫困人口的生活生产条件,为武隆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提供支撑。”武隆区副区长邓勋发感慨。

  作物打“点滴”,水肥一体化,种出万元田

  走在武隆,山峦重叠,层层耕田环抱着山脊,从山腰盘绕到山顶。双河镇木根村就坐落在半山上,一座座钢架大棚点缀其间。

  正值伏旱,好多天没下雨。往年,这个当口正是王合兴着急上火的时候,4000多亩高山蔬菜“喊渴”,他只能发动亲朋好友四处找水。

  今年,王合兴淡定了。走进他的渝蔬农业公司基地一瞧——卷心菜绿油油,茄子、西红柿鲜亮亮……尽管经历了高温炙烤,蔬菜依然水嫩。

  功劳一大半归滴灌。王合兴踩踩脚下的地,“埋着40多千米长的水管呢!”田间地头,一根根黑色管道探出头来。“拧开阀门,水就顺着管网、通过滴灌器,一滴滴地渗入到作物根部,就跟‘输液’一样精准高效。用工用水减少了、一亩地能省100多元。”

  “蔬菜一年能卖上千万元,您还在乎省这点水钱?”

  “小账后面可连着大账。”王合兴“抠”得有道理。都说蔬菜赚钱,可需水量也大。创业之初,浇水就是大难题,旱季里只敢浇“保命水”,增产水想都不敢想。

  水跟不上,菜就长不好。茄子、西红柿有裂口、起麻尖儿,合格率只有六七成,收购商看不上,一亩蔬菜顶天儿能卖2000多元。

  他四处取经,寻得“滴灌+水肥一体化”的良方。“根据蔬菜生产需求,精准测土配方,实现水肥一体化,精准施肥,小水勤灌,蔬菜贴上了‘绿色’牌,一亩地能赚1万多元。”王合兴说。

  在武隆,不少遇到类似难题的农民开始从浇地变成浇作物,让农业生产方式不断增“绿”。

  “农业提质增效,不能继续走粗放发展道路,只想着增产,透支生态环境。必须鼓励引导农业生产主体逐步从大水漫灌、土渠浇灌向管灌、喷灌、膜下滴灌过渡。”朱闽丰说。2018年武隆区灌溉面积23.81万亩中节水灌溉面积达14.61万亩。

  高效节水模式虽好,可投入不少,推广容易吗?“滴灌、喷灌需要统一播种、统一浇水、统一施肥,一家一户的巴掌田可不行。”双河镇镇长湛鸿说,通过鼓励培育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让大户带着小户共同发展。

  “花卉等叶面植物必须使用喷灌技术,公司利用资金、技术优势,加大对土地整理、灌溉系统投入。目前花卉成为艳山红村村民重要的收入来源。”艳山红村花卉基地负责人吴远强介绍。

  用水不再“卡脖子”,生态养殖、环保民宿火起来

  水利设施之变,撬动产业转型升级。

  武隆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山清水秀,风光旖旎,峡谷、河流、天坑错落分布。更难得的是,武隆夏季平均气温在20摄氏度上下,是避暑胜地。虽说之前也有不少村民把目光投向农家乐,但大多小打小闹,经营粗放。

  为啥不提升品质,走高端路线?“说来容易,做起来难。”仙女山镇明星村附近就是5A级景区,村民吕生伦几年前返乡开办农家乐,生意一直没啥起色。“就是‘卡’在水上面。水不够用,游客洗澡、冲厕所都成问题。要是遇到暴雨天,水更是浑得没法用。住宿体验差,啥客人愿意再来第二回?”

  解决了水利基础设施问题,资源优势才能转化成产业优势。武隆区修建核桃水厂,供水规模每天可达5000吨。有了清澈干净的自来水,周边发展起200多家农家乐。“水有保障,底气足了,我的农家乐房间从十几间扩大到20多间,旺季还得提前预订,每年收入七八万元。”吕生伦说。

  受惠的还有仙女山镇石梁子的李福荣,她开办了“李大姐度假酒店”,旺季每天能接待200多人,年收入超10万元。“过去附近连一口水池也没有,一到傍晚,家家户户挑着水桶外出找水。多亏有了供水厂,光景越过越红火。”

  芙蓉街道黄金村的谭华胜走得更远。他成立武隆博航专业合作社,发展集生态养殖、产品加工、民宿餐饮于一体的融合产业。

  走进老谭的生态养殖羊舍,即便用力嗅,也难闻到臭味。这里的山羊住二楼,粪便经过有缝隙的地板排到一楼,生物发酵变废为肥,肥料再用来滋养采摘园。

  “要想富,先通水和路。合作社刚成立时,遇到大旱,三个月拉了80多车水,花了10万多元。”谭华胜说,如今街道周边修建了近2000立方米的蓄水池和山坪塘,基本解决了用水问题,这才提起三产融合发展的劲头。

  “即便有了水,也应紧着用。平时洗菜水都存起来,用来浇花、扫地。客房装了简易的水循环装置,洗手池的水又能用来冲厕。”谭华胜说。

  “游客数量越来越多,羊肉加工项目即将上马,这对用水又提出了更高要求,我琢磨着能不能让供水厂将管网延伸到咱合作社?”谭华胜笑着说。

  源源活水不只兴了产业,还拔了“穷根”。2018年,全区减贫人口2049人,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78%,脱贫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到8991元,年增长17%。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三跑田”如何变身“三保田”(田间追踪高质量·水利设施之变)
把麻烦事变成顺手事(话说新农村)
“红果果”变成了“金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