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19-March-21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19年03月21日 星期四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刘虹,走过一个个世界纪录(体育大看台·动人生)

本报记者 刘硕阳

《 人民日报 》( 2019年03月21日   15 版)

  3月9日,刘虹在比赛中。
  影像中国

  核心阅读

  3小时59分15秒,即将年满32岁的刘虹,将女子50公里竞走的世界纪录提高了足足5分钟。这让她成为该项目首位走进4小时的选手,也让她“集齐”了女子20公里和50公里竞走的两项世界纪录。

  两年前,刘虹带着女子20公里竞走的世界纪录和众多世界大赛的冠军暂别赛道。如今选择复出,刘虹希望挑战更好成绩,也希望推广竞走运动。

  

  3月9日清晨,全国竞走大奖赛首站比赛在安徽黄山举行。全部9个比赛项目中,有17名选手参加的女子50公里竞走成年组比赛尤为引人关注,不仅参赛的名将多,前三名更是可以获得今年多哈田径世锦赛的参赛资格。

  当日上午7时,比赛准时发枪。前20公里,第一集团很快形成。30公里时,领走集团进一步缩小。40公里后,处在领先位置的只剩下刘虹的身影。3小时59分15秒,即将年满32岁的刘虹,将世界纪录提高了足足5分钟之多。刘虹成为该项目首位走进4小时大关的选手,也“集齐”了女子20公里和50公里竞走两个项目的世界纪录。

  破纪录是意外

  刘虹在女子20公里竞走项目上早已是最为成功的运动员之一:2011年大邱世锦赛夺冠,2015年北京世锦赛夺冠,同年创造的女子20公里竞走世界纪录保持至今,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夺冠后,刘虹决定回归家庭。

  刘虹时隔两年多复出,第一次参加女子50公里竞走,对手不乏去年创造该项目世界纪录的梁瑞、2017年伦敦世锦赛银牌得主尹航等世界级选手,而王应柳、李毛措、马发颖等名将也瞄准了今年世锦赛的参赛席位。从赛后成绩看,获得亚军的李毛措也超过了梁瑞此前创造的原世界纪录,足见本场比赛水平之高。

  “这是我的第一场50公里比赛。”自从去年恢复训练之后,刘虹最大的单次训练量也只有36公里,“40公里之后的比赛,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境界。”不过,此次参加50公里比赛,刘虹也有自己的考量。“之前在日本神户的20公里比赛走了1小时27分,隔3个星期再比20公里的话,速度上可能会有一点点担心。”刘虹说,“距离长是50公里的好处,速度没那么快,有时间做调整。”

  以破世界纪录的成绩轻松夺冠,不仅让刘虹感到惊喜,在丈夫兼教练刘学的眼中,也多少有些“意外”。“想过会是一个好成绩,但没想到会这么好。”刘学说,“这个成绩的难度很大,现在刘虹的训练水平只有里约奥运会时的60%到70%,不过之前在日本比赛时的发挥还是让我们心里有了底。”

  本次大奖赛夺冠,也让刘虹获得了今年多哈世锦赛女子50公里竞走的参赛资格,不过按照刘虹的计划,今后还将以女子20公里竞走项目为主,5月10日至11日在江苏太仓举行的20公里竞走选拔赛,将是她的下一个目标。

  从复出到夺冠

  复出后,刘虹从开始训练到如今打破世界纪录只用了短短9个月的时间。今年元旦在香港举行的一场竞走比赛,是她两年来参加的第一场正式比赛,在2017年和2018年两个完整赛季中,刘虹在国际田联上的参赛记录都是零。

  为了复出,刘虹付出了太多。“从其他欧美同行的经验中,我们看到有很多女选手在生孩子之后,耐力水平都可以恢复得很好,速度能力可能略有下降。竞走项目有氧能力是绝对基础,所以我们就把准备50公里竞走、打好有氧基础作为今年的主要目标。”刘虹在个人公众号上介绍。

  远离赛场的两年间,刘虹长了不少体重,原有的肌肉力量则大幅减弱。复出后的头两个月,减少体重、恢复肌肉成了最主要的工作。与此同时,母亲的新身份赋予了她新责任,也为她的复出增添了新挑战。在复出之后的绝大部分时间里,虽然有刘学父母的帮忙,刘虹无论训练还是比赛都会将孩子带在身边,“不能说做了妈妈复出后就不管孩子,也要当好妈妈,这才是一种真正的生活吧。”刘虹说。

  回到训练场上,夫妻二人相互配合、共渡难关。刘学坦承,今后会遇到哪些困难,现在自己也无法预料,“就像走50公里一样,虽然之前没尝试过,但做好各种应对方案,做好各种准备,奔着最好的目标去争取,如果不行我们至少也努力过了。”在刘虹比赛时,刘学就需要一边关照着不时乱动的孩子,一边关注着刘虹的发挥,忙碌而快乐。

  推广竞走运动

  为何要复出?复出后的目标是什么?种种问题,自刘虹选择重回赛场起便不曾消失过。

  刘学、刘虹夫妻二人对此也有考虑,“东京奥运会是一个一定要参加的比赛,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想做一些很多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才有更大的意义。”刘学说,“我一直对刘虹说你已经拿过一个奥运冠军,再拿一个其实意义并没有那么大,但是过程不一样。”

  复出后,无论是生活还是训练,与国家队集训时相比,刘虹的“团队”要小很多。“其实就是我们俩加一个孩子。”刘学介绍,刘虹复出后的训练和参赛计划,都由二人自己制定,“用最简化的方式来训练和比赛其实更接近国外运动员的状态,也是这个行业真实的一个状态。”

  这样的改变,也是刘虹和刘学更想呈现和传递出的。“比如我们以前认为运动员回归家庭之后就很难复出了,尤其是这种体能运动。到30岁之后,人们往往会认为极限在这里了,但我们想说其实还可以往前再走一步。”刘学说,“比如我们的训练方式,虽然很多人不理解,但是如果刘虹能做到,别人也可以试着去做到,所以我们选择去探索。”

  推广竞走这项运动,则是二人共同的目标,刘虹和刘学都拥有个人的公众号,传递国际竞走界最新动态、普及竞走运动知识以及介绍比赛心得体会等。“我决定复出也是为了给年轻选手一个激励,我希望能够继续做一些事情,带动这个项目发展。”刘虹说。

  10日上午,没有比赛任务的刘虹继续出现在了比赛现场,切阳什姐在女子20公里竞走项目中率先冲过终点后,刘虹为这位昔日队友送上了鲜花。“刘虹给了我很大的动力,她真的很不容易,我拿她做榜样。”切阳什姐曾说。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刘虹,走过一个个世界纪录(体育大看台·动人生)
碰撞出青春激扬的火花(体坛观澜)
中国队阵容有新意 多赚取积分是目标
中国双人滑组合发挥出色
首钢滑雪大跳台年内完成主体结构施工(走向冬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