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18-November-26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18年11月26日 星期一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南北二孟擂台戏

本报记者 胡 果 龚相娟

《 人民日报 》( 2018年11月26日   01 版)

  大巨各庄,小穿芳峪,天津蓟州的两个村。一平原一山村,一南一北,村党组织书记都姓孟,互相比着干。前不久村级组织换届,二孟又双双当选村委会主任,“一肩挑”。

  说起村级组织换届,2012年,小穿芳峪选不出人来,老党员们待不住了:走,去孟凡全公司找他!

  “你挣着钱了,可咱村还在靠对口帮扶。你得回来带带大伙儿。”

  孟凡全一回村,先修路,清洁家园。“咱靠山,就搞乡村游,走绿色路。”

  修路?村集体可是零收入。清洁家园没问题,拆我家猪圈可不行……

  孟凡全先垫钱,其他党员也掏点。拆不动,孟凡全找大哥,“得先从咱家做起对不?”

  再做工作就好办了。建乡野公园,盖乡村民宿,小穿芳峪彻底变样。6年前人均纯收入8000多元,现如今3万元,村集体收入近70万元,还被住建部评为全国美丽宜居村庄。

  “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支部看支书。乡村工作难,难在选出一个能干的好人。”穿芳峪镇镇长骆仲青说。

  孟凡全说其实也简单,乡村要有序,组织强,人心聚,“一句话,甭跟老百姓争利益。”

  北孟干得欢实,南孟坐不住了:咱们也得动起来!

  有山靠山,平原咋办?

  “乡村游!”大巨各庄邻近库区,村党总支书记孟学军憋出解题思路:清理污水,流转土地。河道两侧栽芦苇,辟出一块种莲藕。

  也是没钱。孟学军悄悄从家拿。老伴发现不干了,“这些年做生意就攒这点家底,你图个啥?”

  湿地公园初成形,孟学军划着船领老伴转。“别说,还挺像样!”老伴一开口,资金不缺口。施工队开玩笑,一看书记带夫人来观景,就知道能发工资了。

  大巨各庄梦想成真:污水变碧波,船行水上,芦苇摇荡,夏有荷香秋有藕,鱼儿跳跃鹭鸟飞。

  光一个公园吸引力还不够。薰衣草庄园、南方水果观光园、乡村采摘园也随之而起。

  农民收入咋样?“过去人均两三千元,现在一年两万多元。”村妇女主任说。

  村集体钱包也鼓了,2015年收入25万元,去年75万元,“今年得奔100万元!”孟学军说。

  二孟的故事不孤立。“夯实基层组织,绿色发展,乡村振兴,这条路我们走定了。”蓟州区委书记于立军说。城关镇西井峪村呵护古村落,乡村旅游后来居上;东施古镇保健庄联袂北京新发地,蔬菜种植红红火火……

  基层培养、能人回乡、公开选配,有了好班子,村子像样子。今年天津村级组织换届,蓟州949个行政村,全部实现村党组织书记、村委会主任“一肩挑”。像二孟这样的新班子都在摽着劲往前走。

  乡村振兴擂台戏,刚开幕。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平山 脱贫路上的“赶考”(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中国共产党支部工作条例(试行)》
图片报道
南北二孟擂台戏
广西:拔穷根 奔小康(辉煌60年·壮美新广西)
建设坚强战斗堡垒的制度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