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18-September-12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18年09月12日 星期三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三个司法所长的一天(一线探访·走近基层法治队伍①)

《 人民日报 》( 2018年09月12日   17 版)

  图①:向山镇司法所所长刘凯(左)调解一起矛盾纠纷。
  本报记者 韩俊杰摄
  图②:卫辉司法局唐庄、汲水司法所所长牛秀丽(左)给群众讲解法律知识。
  本报记者 马跃峰摄
  图③:湟源县城关镇司法所所长王春艳(左)在作调解工作。
  本报记者 王锦涛摄
  制图:蔡华伟

  编者按:基层司法所、法庭、派出所、检察室,这些直接面对人民群众的基层法治单位承担着落实“司法改革最后一公里”的重要任务,也是法治中国建设的基础环节。他们的工作直接影响着群众的法治获得感。

  民主政治周刊推出“走近基层法治队伍”系列报道,展示基层法治的生动实践以及基层干部的艰苦努力。

      

  安徽马鞍山市向山镇司法所所长刘凯

  所里忙起来 百姓更方便

  本报记者 韩俊杰

  这几天,安徽马鞍山市雨山区向山镇司法所所长刘凯有点忙,新置换的办公场所刚刚搬迁完毕,相比之前离居民区更近了,老百姓办事更加方便。

  8月31日一大早,大厅就挤满了前来办事的群众。“前两天,社区里两户居民闹矛盾打了一架。现在打人的一方愿意赔偿对方900元,接下来该怎么办?”向山镇十三社区居民丁传兰找到刘凯。刘凯告知:“双方需要签订调解书,并向社区调解委员会备案。受伤者也要出一份收条,防止双方出现反复。”

  向山镇下辖4个社区、7个村,每个村都设置了人民调解委员会。而向山镇司法所却只有4个人,承担着镇里包括人民调解、社区矫正、法律援助等9项工作内容,这让刘凯时常感觉到“人手吃紧”。

  送走丁传兰,刘凯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向山镇锁库村干部打来的。原来,村里一位80多岁的老人要起诉不履行赡养义务的子女,村干部调解不了,只好向他求助。刘凯赶紧带上一名司法助理员,顶着烈日出了门。

  很快,刘凯赶到了锁库村委会。从谈话中得知,老人共有6个子女,前些年房屋拆迁款被小儿子全部拿走,这引起了其他子女不满。3个儿子互相推脱,认为老人该由小儿子赡养。刘凯将几个子女的电话依次记了下来,并告知老人会把他们召集起来调解,“如果调解不成,也会为您老人家指派律师,提供法律援助。”

  锁库村的纠纷告一段落,刘凯又马不停蹄地赶往马钢南山矿区,去走访3名社区矫正人员。向山镇司法所管理着37名社区矫正人员,“我们每个月都要走访社区矫正人员,还要举办一次集中学习,帮助他们修复社会关系,并定期参加公益劳动。”刘凯说。

  “你最近表现很好,要继续努力、遵纪守法,争取早日回归正常生活。”听完汇报,刘凯勉励他们。社区矫正包括对他们进行定期走访、教育监管以及特殊情况下的干预。由于存在执法权的问题,很多时候,司法所要配合镇政府及公安部门开展联合执法。“做好法调对接,不整合资源不行,除开展联合调解外,还要靠村居工作人员协助配合。”马鞍山市司法局基层科科长陈俊说。

  原本下午要召集所有社区矫正人员集体学习,但刘凯突然接到通知,区里要召开戒毒工作先进单位表彰大会,为此集体学习的安排只能改期。在基层司法所工作已有20多个年头,刘凯说自己“累并快乐着”。依法、依理、依情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让群众满意,成为刘凯最大的心愿,“把群众的矛盾调解好了,群众会打心眼里感谢你。”

     

  河南新乡市卫辉司法局唐庄、汲水司法所所长牛秀丽

  工作越专业 群众越信服

  本报记者 马跃峰

  河南拓宽省道,要冲直卫辉市汲水镇石庄村一条弯路,动迁8户。村集体决定,给拆迁户重新划分宅基地。地从哪里找?2005年,全村宅基地“划新丢旧”,李某家放弃的旧地可以拿来用。可当村支书张永生带人去清理,李某突然拿出一份合同,挡住了施工。

  “合同明明白白写着:如果想要占用,需和我协商,村委会不得干预。盖着村委会的公章,你们不能不认。”李某很有底气。

  张永生纳闷,李某分到新宅基地,就应该交还老宅基地,咋会有这种合同?左右为难间,张永生拨通镇司法所所长牛秀丽的电话。8月30日上午,牛秀丽在镇综治中心忙完两件法律咨询,匆匆赶到石庄村。

  听完讲述,牛秀丽建议,立即固定证据:复印合同,并向当时的村两委班子成员通报情况,请他们作证。

  当时的村两委成员一共9人,8人先后作证:不知道有这份合同;签协议时,自己不在场,不知情。

  “看来,协议是原村主任一人所为,不符合办事程序,违反法律规定,是无效协议。”牛秀丽说,李某老宅基地上已经没有房屋,没有附着物,使用权已经转移到村集体,可以直接进行清理。此外,和李某签约的村干部涉嫌滥用职权,还要启动追责程序。

  在汲水镇,牛秀丽与镇党委书记徐林森商量,帮助镇里依法拆迁。徐林森感慨地说:“她组织、指导调解过征地拆迁等纠纷2000多件,调解率和履行率都是100%。”

  从镇政府出来,牛秀丽草草吃了午饭。其间,她接到一个电话,是社区矫正人员小豪。再过一周,他就要解除矫正了。

  小豪今年25岁。4年前,他跟人合伙做生意,没想到,合伙人因电信诈骗被抓,他也被判缓刑2年,还要退赃赔款。这让本就不宽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年老体弱的父母只得外出打工。小豪一度情绪极其低落。

  “幸亏有牛所长。她是心理咨询师,多次给孩子进行心理疏导,帮他走出了心理阴影。”小豪的父亲感激地说。

  牛秀丽叮嘱小豪:“人生将掀开新的一页。既要接受教训,又要放下思想包袱,努力干好工作,把家庭重担扛起来。以后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找我。”

  下午4点半,牛秀丽赶往唐庄镇仁里屯村。村里有一笔土地补偿款,想借给企业。可村里谁都不知道这合同条款该咋签,想请她给帮忙把把关。

  见了面,村支书梁亮迫不及待地说,征地51亩,补偿款180万元,村里决定拿出80万元分给村民,剩下100万元借给一家农业龙头企业,期限10年,年利12万元。可村民担心,万一经营不善,企业还不上本,该怎么办?

  牛秀丽耐心解释,双方可以约定,企业以设备作抵押,防控风险。梁亮满意而归。

  牛秀丽说,镇里现在设有公共法律服务工作站,村里设有工作室,每个工作站都包括律师、调解员等,负责调解、法律顾问、法律援助申请等工作。目前,服务站已经全面铺开。

      

  青海湟源县城关镇司法所所长王春艳

  换位思考才能解开疙瘩

  本报记者 王锦涛

  8月30日,清早的湟源县,烟雨蒙蒙。湟源县城关镇司法所所长王春艳早早赶到办公室,为一天满满当当的工作,提早做准备。

  城关镇的社区矫正人员已全部到齐,王春艳要为他们进行法治教育。“在城关镇司法所登记在册的社区矫正人员有24名,占全县所有社区矫正人员的小一半。”王春艳说,社区矫正人员不仅要接受全天候的定位监控,还要参加每周或每月一次的法治学习教育,以及社区公益性劳动。“大部分人员比较配合,有些刚入矫时带有情绪,经过耐心的思想教育和精准的心理疏导,都能扭转态度。”王春艳说。

  城关镇是湟源县城所在地,下辖8个社区和8个行政村。城关镇司法所是湟源县最大的司法所,但也只有3名在编工作人员和一名聘用助理。“人手还是太少,调解申请多的时候,只能按照轻重缓急来安排。”王春艳说,湟源县还有5个乡,都是一人所。

  “司法所开展调解等工作,按要求必须是两个人,‘一人所’很多工作难开展。”湟源司法局局长范忠雄说。

  做完法治教育,已临近中午。王春艳没休息,直接赶往法院,昨天调解成功的一起财产纠纷案件,要进行司法确认。

  “实打实的说,每天的工作,调解纠纷占了一大部分。”王春艳有些无奈,虽然建立了村级调委会,但人民调解员如同走马灯,年年换新人,“事儿杂,没报酬。头一年,刚培训出来一个人民调解员,第二年,人家就借故卸任,又得找新人。”一年到头,哪儿有纠纷,王春艳都得带着司法所的同志亲自去现场调解。

  下午4点多,刚在镇政府对残疾人做完法治宣讲的王春艳,就奔赴国光村的纠纷调解现场。这是一起婚姻纠纷,起初双方当事人还算冷静,但随着各自陈述事情原委,现场逐渐“升温”,火药味越来越重。从你一言我一语,变成了自说自话,嗓门大、语速快,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声和男人的咆哮。面对这种情况,王春艳暂停了调解。

  “这种情况,如果继续让双方当事人在一起,很可能会起冲突,反而拖延调解进度。”王春艳说,调解纠纷需要换位思考。只有换位,才能走进双方当事人的内心,解开他们心里拧成一团的铁疙瘩。“分头做工作,多跑几回,把双方的工作都做通,再请到一起,问题就好解决多了。”王春艳说,“中午司法确认的那起财产纠纷,就是这么调解成功的。”

  临近6点,雨越下越大。从国光村回去的路上,王春艳接到电话,有一个审前调查,需要在明天上午完成。“看来今天又要加班了。”王春艳笑着说。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三个司法所长的一天(一线探访·走近基层法治队伍①)
治理“红顶中介”还须阳光政务(金台锐评)
保障民警执法彰显法治理性(民声)
“社区+社工” 携手促“家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