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18-April-30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18年04月30日 星期一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山梁上

李达伟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30日   08 版)

  我们所在的位置是漕涧梁子。

  客车在山梁上颠簸了好长时间后,司机把我们放下来。山梁还在延伸,客车原路返回,我们徒步向前。陡峭的山梁给人一种微妙的眩晕感,一种自然所带给我们的眩晕感。我们要重走那段盐马古道,那充满时间感的古道。随着时间的层层覆盖,那段古道消失在群山的褶皱间,成了褶皱的一部分。

  不同种类的植物在山巅、山腰、山脚层次分明地生长着,形成的色带同样异常分明。如果我们把到来的时间往后推延,色彩分明的感觉可能就不会这样明显,也有可能会更强烈。大自然的神秘,我们往往无法轻易洞悉。

  山梁上,树木不像山腰那样茂密和种类繁多。从那个竖着“漕涧梁子”的牌子旁往下望,山腰是繁密的森林。而梁子的周围,繁密感顿失,一些嶙峋怪石上长着矮小的灌木杂草,低矮且形态怪异的树木稀疏地分布着。我们一层一层往里探寻着森林,甚至探寻到某片叶子上的纹路,是栎树的叶子,是白桦的叶子,抑或是别的草木的叶子,纹路组成的图案优美甚至有些华丽。

  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密的如草的山竹。在山梁上,由于海拔原因,树木稀少,且大多长得矮小,只有那些山竹成片成片地生长着,远远望着,那真就给人是草的错觉。如果那时没有来到繁密的山竹旁的话,这样的错觉将一直延续着。面对这些山竹,我倍感惊讶,内心深处伴随着刮过山竹林的风战栗了一下。我们很多人都在感叹:那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生长着的山竹林。它们早就生长在那里,只是我们现在才来。山竹的颜色,是冬日里特有的枯黄,其实现在已经不是冬日,但海拔的高低一直影响着时间在山梁上的表达。

  漕涧梁子,也是分水岭。一条河被这个山梁分开,分开的两条河一条汇入澜沧江,一条汇入怒江。澜沧江和怒江,这两条大河在群山间往不同的方向奔流着,但我们在那个分水岭上,只是隐约看到两条大河,它们奔腾的姿态被群山遮掩。

  我在一些躺在丛林中的石头上,看到丛林的影子。石头在那些丛林中生长着,地衣苔藓滋养着那些无生命的石头,石头似乎有了生命。我嗅到森林中厚积的腐殖层的浓厚气息,那不是腐败的难闻气息,而是夹杂着各种植物清香的好闻气息。那些气息中有着一股浓烈的春草微醺的气息,那是春草正慢慢醒来的气息。

  我在某块被马蹄多次踩踏过的石头上坐了下来,静静地享受着那些气息,一呼一吸,内心也在这一呼一吸中重新得到平衡。某个同行的诗人谈起他的诗歌,诗意在茂密的森林里舞蹈,轻盈曼妙。诗意就应曼舞在这样的世界,或者是在普洱的群山间,有着茂密的植物,有着悦耳的鸟声,有着潮湿的空气,有着自然的感觉。

  在普洱的一些山间,可以确切到一些寨子里,到处有着让人印象深刻的古木,那时充斥视野的就只剩下树木,你会情不自禁把注意力集中在树木上。在这里,你同样会把注意力集中在树木上,一些存在着的树木,一些曾经存在过的树木,一些正在缓慢生长的树木。在普洱的那些繁密森林里行走时,我想到更多的是出生地的荒芜,而现在我在离出生地不远的漕涧梁子,我又想到了普洱的那些繁密的森林。

  越往山腰走去,树木开始变得繁密,看到的杜鹃是另外一个品种,色调与山梁上有了微妙的变化。这样的景象说明气候和海拔等等已然发生了变化。一些古树的根须裸露在外,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时间在丰盈着的根须,由根须及树干,那是有着时间感丰盈的古木。忽然一股热浪袭来,我猛然醒悟,自己已经走出那片阴凉,走出了这片繁密的森林。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一条柿子沟(新时代之光)
老荫茶树
梅城踏春
迷人的海岛
“一见”胜“百闻”(大地漫笔)
山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