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文章打分
2017-December-28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日 报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17年12月28日 星期四
人民网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擘画新时代“三农”的壮美图卷

——从乡村振兴战略展望我国农业农村现代化前景

本报记者 赵永平 王 浩

《 人民日报 》( 2017年12月28日   01 版)

  新时代,“三农”发展又站在一个重要节点。

  过去五年,我国“三农”取得的历史性成就举世瞩目,同时也遇到一些新的“成长的烦恼”。人们普遍关心:中国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方位何在?路该怎么走?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着眼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奋斗目标,着力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提升亿万农民获得感幸福感,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新时代“三农”发展指明了新方向、绘就了新蓝图。

  新方位:“三农”发展进入新阶段,乡村振兴肩负新使命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

  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站在这个角度看“三农”,成就固然骄人,问题也不容回避。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为了适应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新要求——

  “当前,最大的发展不平衡,是城乡发展不平衡;最大的发展不充分,是农村发展不充分。”农业部部长韩长赋表示。

  新形势下,农业主要矛盾已经由总量不足转变为结构性矛盾,主要表现为阶段性的供过于求和供给不足并存。农业农村发展进入新的历史阶段。

  从外部看,城乡差距依然较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说,东部与西部、城市与农村,无论经济发展还是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乡村都是发展中的明显短板。

  从内部看,农业农村进入结构升级、方式转变、动力转换的平台期,适应新形势,亟待培育新动能。

  需求升级了,有效供给跟不上。家住北京市东城区、被称作“烘焙达人”的李明芳坦言:“面包要做得松软,得用高筋面粉,但知名品牌多是进口的,价格贵不少。”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宋洪远说:“现在人们不仅要吃饱,更要吃好,吃得安全健康,而我们的农产品大路货多,优质的、有品牌的少,低端农产品过剩和高端农产品不足并存。”

  农民增收传统动力减弱了,新动力跟不上。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说,经济增长换挡降速,外出务工的工资性收入增长受限;成本上升、价格下压,农业经营收入增速放缓,农民持续增收压力大。

  资源环境承载力到极限了,绿色生产跟不上。撒肥一炮轰、大水漫灌,许多地方粗放经营方式没有根本改变。我国用世界10%的耕地和6%的淡水资源,养活了世界20%的人口。成就背后是巨大的代价,资源长期透支、超强度开发,弦绷得越来越紧,生态环境亮起了“红灯”。

  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在乡村采取超常规振兴措施,在制度设计和政策创新上想办法、求突破。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为了稳住农业农村这个“基本盘”——

  社会上有人质疑:大量农村劳动力进城,还要不要强乡村?农业产值占比不断下降,还要不要扶农业?部分农产品库存高企,还要不要抓粮食?

  “三农”向好,全局主动。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农业、不能忘记农民、不能淡漠农村。“农业现代化是国家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基础支撑。”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稳增长、保供给、扩内需,哪一样离得开农业、农村、农民?伴随工业化、城镇化发展,农业占GDP的份额会进一步下降,但农业的基础地位不会变,大量农民生活在农村的国情不会变,即便今后城镇化率达到70%,农村还有将近4亿多人口。农业农村这个“基本盘”稳住了,国家现代化建设的整盘棋才能活起来。

  民以食为天。13亿人吃饭问题始终是头等大事。“越是粮食生产形势好,越不能麻痹松懈。”87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感叹,“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我们的饭碗应该主要装中国粮。”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必答题——

  没有农业现代化,没有农村繁荣富强,没有农民安居乐业,国家现代化是不完整、不全面、不牢固的。这决不是危言耸听。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些新兴国家经济高速起飞,但没有处理好转型期的矛盾和问题,掉进“中等收入陷阱”。这警示我们,实现整个国家的现代化,必须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农村是短板。叶兴庆说,大力振兴乡村,才能避免农业凋敝、农村衰落。政策上优先支持,投入上优先保障,公共服务上优先满足,让全体农民一道迈入全面小康,才能让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

  乡村振兴,顺应了亿万农民的新期待,广阔田野充满新希望。

  与“三农”打了35年交道的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说:“实施乡村振兴,是农业农村发展的又一次战略机遇,这将激活广大农村的内生动力,催生出更多好日子!”

  山东兰陵县代村村委会主任王传喜说,过去村里底子薄,村民日子紧巴巴。如今走上特色高效农业之路,大家生活好了,“乡村振兴,好政策接连不断,农民可以大有作为,农村也会大有发展。全村拧成一股绳,准能振兴乡村!”

  新路径:五方面系统发力,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乡村如何振兴?

  十九大报告勾勒出清晰路径: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总要求涵盖了乡村经济、生态、文明、治理、生活五个方面,系统发力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家园。

  产业兴旺是根本。

  人多地少、资源短缺,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需选准着力点。宋洪远认为,立足国情农情,要加快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这是一场广泛的生产力调整,也是一次深刻的生产关系变革。

  ——调优结构,突破价格“天花板”。

  多的调下去,少的调上来。山西晋中汇丰合作社“小步快跑,边看边调”,继去年调减籽粒玉米后,今年又扩大了糯玉米、有机黑小豆的面积,理事长智培林说:“联合社共3.2万亩地,玉米走优质、专用的路子,小杂粮申请了商标,社员们秋后一亩增收上百元。”

  “市场定价、价补分离”,失衡的大船掉过头来。全国玉米结构调整重点地区玉米面积减了,短缺品种增了,市场紧缺的大豆增加870万亩,杂粮增加600万亩。田野上的加减法,换来产业布局的一手好牌。

  ——调好方式,解开资源“紧箍咒”。

  该退的退下来,该减的减下来。今冬,河北盐山县西圣佛村农民刘福生轻松了许多,作为季节性休耕试点村,村民由收完小麦种玉米变为只种一季玉米,每亩领取500元休耕补贴,延续多少年的对抗性耕作变为适应性耕作,让疲倦的土地喘口气。

  农业生产在增“绿”。实施农业绿色发展五大行动,资源利用强度降下来了,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提高到0.55以上,全国农药施用量实现零增长,秸秆资源综合利用率和农膜回收率均达60%以上。

  ——调顺体系,破解“谁来种地”难题。

  合作社带动,重庆市渝北区古路镇乌牛村的地换了种法,调结构,种仙桃李,4年发展到2500亩。村支书阙兴国说:“这个新品种李子大小似拳头,外形又像桃,效益很好,今年产了10万斤,平均1斤卖20元。”

  新主体带来新活力。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服务主体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民分享到现代农业的红利。

  生态宜居是基础。

  “以前我们总羡慕城里人住得干净,现在城里人羡慕咱村里人过得巴适。”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三道堰镇青杠树村的钟家旭很是自豪。过去垃圾围村、污水横流,一场农村环境整治,让村里大变样。推进绿色发展,统筹保护山水林田湖草,从全面推行河长制到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一系列新举措不断加力,越来越多的乡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叶兴庆认为,农业农村现代化,也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要加强农村生态保护,把农业绿色发展的美好蓝图变为现实,还要努力建设农民的幸福家园,让新时代的乡村不仅绿起来,更要美起来。

  乡风文明是关键。

  乡村“面子”新,也要“里子”新。在河南宁陵县,过去农村红白事大操大办,一些村民因婚致贫。当地农村成立红白理事会,制定新规,移风易俗。文明新风渐入人心,全县操办红白喜事费用普遍降低1/3。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说,农民既要富口袋,也要富脑袋,不仅要吃饱穿暖,更要活出精气神,要把乡风文明建设融入乡村振兴的方方面面,不断满足农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

  治理有效是保障。

  破解农村治理难题,要有新机制,立新规矩。重庆市云阳县阳坪村实行网格化管理,10个独立网格,加一个工作室,收集社情民意,监督环境卫生,调解矛盾纠纷,曾经的乱村变成先进村。

  中国社科院乡村治理研究室主任谭秋成认为,随着农村社会结构加速转变,农民利益诉求多样化。进一步完善村民自治制度,提高基层治理水平,形成规范有序、充满活力的乡村治理机制,就能为乡村振兴保驾护航。

  生活富裕是目标。

  多渠道促增收,动力加快转换。跳出单一农业,一批批农产品告别“洗剪吹”,成为超市里的“绿富美”,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农村电商等新产业新业态蓬勃兴起,更多农民实现“家门口赚钱”。

  乡村振兴不能丢下普通农户。十九大报告提出,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创新经营体系不是另起炉灶,家庭经营主体地位不能变。”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院长陈锡文说,规模经营是必然趋势,但农业规模不单指土地规模,也可以是服务规模,通过全程社会化服务,一家一户也可以迈向现代化。

  新举措:城乡融合发展,更多资源配置向“三农”倾斜

  乡村与城市相伴而生,相互发展,是一个紧密联结的命运共同体。中国的发展,离不开城市的繁荣,也离不开乡村的振兴。

  朱启臻说,从“统筹城乡发展”到“城乡发展一体化”,再到“城乡融合发展”,体现了党中央对城乡变化趋势和发展规律的深刻认识。

  城乡融合发展,就是要大力补短板、强弱项,把更多资源配置向“三农”倾斜。

  新政策新举措密集出台:让农民早日住上放心房,中央财政提前下达2018年农村危房补助资金185亿元;推进三产融合,相关部委出台意见,促进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发展;针对涉农资金多头管理、交叉重复问题,多个部门探索建立统筹整合长效机制……

  ——补齐突出的短板。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当前,扶贫开发进入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期。

  千年的大山万年的沟,甘肃定西曾是出了名的贫瘠,世代农民期盼“土疙瘩变成金豆豆”,而今梦想成真。定西十年磨一剑,把马铃薯作为富民产业精心培育,带动了17万人脱贫致富。

  攻坚深度贫困,万众一心克难。一把尺子量扶贫,火力更集中,更注重质量。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相关省份,按照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方略,以解决突出制约问题为重点,以补短板为突破口,强化支援保障体系,加大政策倾斜力度,集中力量攻关。

  中央党校教授曾业松说,脱贫攻坚,一定要让贫困群众心热起来,身动起来,摈弃“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心态;同时,地方上也不能急于求成,层层加码。

  ——聚焦农村民生难题。

  “以前厕所叫‘茅房’,一个土坑两块砖,三尺土墙围个边。现在好了,公厕又干净又实用,整个村子都显得上档次。”江苏徐州市铜山区奶奶庙村村民王元山说。“修建厕所看似小事,却关系农民幸福感。”铜山区委书记王维峰介绍,全区建设1000座高标准冲水式公厕,解决了群众“如厕难”。

  民之所盼,政之所为。十九大报告提出“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完善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和大病保险制度”等,瞄准农民群众最关心最迫切问题,基本公共服务不断上水平,把农村民生保障网织得更密扎得更牢。

  ——筑牢农村发展基础。

  每年初夏,青海湟中县卡阳村满山遍野的油菜花竞相开放。过去进村的路坑坑洼洼,影响了客流;如今,县里改建了路,游客多了,村民收入节节高。在湟中县,明年将改造所有贫困村的乡村公路,让乡间“毛细血管”更通畅。

  要想富,先修路。农村公路要建好,更要管好、护好、运营好。“四好农村路”建设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效,为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带去人气、财气。从水电路气房逐渐齐备,到电视宽带陆续入户,财政投入舍得真金白银,农村基础设施改善越来越快。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郑新立认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想办法打开缺口,引导更多城市生产要素流向农村,加快缩小城乡发展差距,为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提供坚实的基础支撑。

  新动能:改革突破关键环节,全面释放发展新活力

  改革从农村发端,正在田野里不断深化。5年来,各项农村改革深入推进,“四梁八柱”框架基本建立。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还要继续深化改革,更多激活“地、钱、人”等要素,全面释放农业农村发展活力。

  土地制度怎么改?稳定承包权。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这个政策红包,让农民吃下“定心丸”。

  领到“大红本”,河南确山县白山村的丁淹更踏实了:“土地面积、示意图、合同都在本子里,我把地流转给产业园,一年每亩租金1000元,还能在园内打工,一个月能挣1200多元,一亩地变出两亩的效益。”

  放活经营权。农村土地“三权分置”,唤醒沉睡的资源。在贵州六盘水,一场“三变”改革让许多农民生活大变样。水城县米箩镇俄嘎村农民李如明没想到,自家4亩地有了3份收入:流转有租金,打工有薪金,分红拿股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现在干自家买卖,劲头更足了。”李如明对未来充满向往。

  “不管怎么改,不能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不能把耕地改少了,不能把粮食产量改下去了,不能把农民利益损害了。”农业部经管司司长张红宇说,截至11月底,农村土地确权面积超11亿亩,下一步,将探索确权成果在推进土地流转、抵押融资、涉农补贴等方面的转化应用。

  钱从哪儿来?

  “一方面稳定农业投入机制,一方面加大农村金融创新。”李国祥认为,要发挥好财政资金杠杆作用,撬动金融和社会资本更多投向农业农村。

  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让资源变资产。浙江农村探索“三权到人,权跟人走”,对经营性资产量化入股,农村土地金贵了;山西潞城市小天贡村开展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集体资产量化折股,成立经济合作社,村民有分红,干活有劲头。

  乡村谁来振兴?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郑风田说,通过制度创新,培养造就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把亿万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调动起来,激发乡村发展的内生动力,为乡村振兴注入更多“活水”。

  安徽铜陵市青年钱昕大学毕业后,回到老家创办家庭农场。“优质农产品深受城市消费者追捧,我流转了1000多亩土地,发展优质水稻,种植无公害果蔬。只要用心用力,一样能在农村有作为。”钱昕说。

  伴随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等政策,“城归”正成为热潮,全国返乡下乡创业人员超过700万人。同时,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稳步发展,新型职业农民超过1400万人,农民专业合作社达到188万家,规模经营面积占比超过30%。

  新时代,新征程,乡村振兴的宏伟蓝图令人憧憬,催人奋进。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万众一心再出发,一张蓝图干到底,我国“三农”事业必将开辟新天地,亿万农民也将拥抱更加幸福美好的明天。

    署名: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共中央决定调整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
确保党对武警部队绝对领导的重大政治决定
决定召开十九届二中全会
研究部署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
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在京闭幕
心无百姓莫为官
擘画新时代“三农”的壮美图卷
全球首超十亿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