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民日报社 | 报刊简介
 
雪域高原上的快乐人生
——记西藏地勘局区域地质调查大队技术员卢经仕
本报记者 袁新文
     ( 2007-08-02 第13版 ) 【字号 】【打印】【关闭
  在雪域高原上一干就是3年,在荒无人烟的野外一住就是数月,很苦。可是卢经仕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却是微笑。

  藏东的山路很陡很险很遥远。我们在车上颠簸了一天,才来到一个小镇。卢经仕住在半山腰上,要上去还要骑马走几个小时。这时,他下山来见我们。瘦小的身材,黝黑的脸庞。一见面,他就笑着说:“怕你们爬山太辛苦,我就下山了。可惜你们看不到山上的风景了。”“山上的生活很苦吧?”我们关切地问他。“苦,但也快乐。”他微笑着,给我们讲起他的快乐生活。

  

  我家在广东,2004年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学的是宝石专业,觉得在西藏一定有发展前景。毕业时,就选择了“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要求赴藏。经过几轮筛选和严格体检,我被选上了,于是就当上了西藏地勘局区域地质调查大队的技术员。

  长年在野外工作,经常面对青藏高原特殊地形和天气的考验。一次,为收集一个关键的地质资料,我攀上一处悬崖观察岩石。山侧面通向悬崖的路仅能通过一个人,稍不留神,就可能滑下20多米深的山谷。这里的天气变化无常。刚才还是艳阳天,突然就下起冰雹,一时间天地虽大却无处躲藏,只能结结实实挨一顿。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觉得自己那么渺小。忽然又晴朗开了,心情也好了。到中午,我就坐在石头上享用我们例行的午餐,两个馒头加上一瓶水。一边慢慢嚼着馒头一边欣赏着远处的雪山。下山时,走在那绿绿的草地上,看着那不同颜色的野花,望着那蓝蓝的天空中白云朵朵,牛羊满山坡,就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这时,我看见牦牛好像听懂我的歌声,停止了吃草,抬起头望着我。

  在地质勘探中,矿硐开掘得越深,里面越极度缺氧,并到处弥漫灰尘烟雾。每次下到这样深的硐里工作,都憋得、呛得难受。若遇上了井喷般的流水,整个工作区就成了水帘洞。可是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天上下井必须多次经过这样的“水帘洞”。为了宽慰自己,休息时常常想起孙悟空在水帘洞的故事。这样想想,心情就好了很多。

  一次,我们在一个矿坑掘进到270米都没找到矿层,队领导和项目人员都着急了。放弃施工,30万元的投资血本无归;继续施工,风险更大。进退两难时,我和几个同事要求再次深入到270米深的平硐,进行一次详细的观察测量。平硐开凿在海拔4600米的山上,再掘进270米,洞中严重缺氧,人根本无法停留。我与同事带着小氧气瓶,先呼吸一会氧气,再干一会活,就这样坚持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氧气耗光才出来。经过多次下井观察测量,并查阅资料,我得出有矿的结论,建议继续施工。队领导采纳了我的建议。不久,见矿了,而且矿层很厚!听到这个消息,我别提多高兴了。

  在野外时间长了,感觉与世隔绝,特别是当电台坏了跟队里失去联系,更感觉寂寞。但我们也有自我调节的娱乐方式。天冷干不了活的时候,我们围在用牛粪生起的火炉旁烤火。我边弹吉他边唱歌,大伙也跟着唱起来,一时间,快乐伴着牛粪味充满了整个帐篷。

  不知不觉,在西藏工作快3年了。一次,我梦到一座高高的雪山,有一队勘探者背着地质包,慢慢地往山上移动,队员手里拿着地质锤,不时地停下来敲敲打打。忽然间,在队伍中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看了看,就是我自己。这个梦一直在我记忆里,它告诉我,我属于这里,属于这些全世界最高最密集的雪山群……

  

  小卢的故事讲完了,脸上依然漾着笑容。我和同行者沉浸在他所描述的快乐意境中,抬头看看远山,似乎也在微笑。

 
     ( 2007-08-02 第13版 )
回页首】【打印】【关闭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