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廉洁文化价值构建何以可能

《 人民论坛 》(

    曾  恒

    【摘要】廉洁文化建设是反腐斗争与党风廉政建设的重要内容,能够有效提升党的防腐自省能力及执政能力。廉洁文化作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中的组成部分,是消解现实冲突的迫切需求,通过运用廉洁文化具有的价值性、理论性及实践性,秉承“主体-客体-环境”三维层面的统一,让廉洁文化价值构建成为可能。

    【关键词】廉洁文化  价值构建  消解冲突    【中图分类号】D26    【文献标识码】A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廉洁文化是一定的历史时期内形成奉公守法的基本规范,以廉荣贪耻为价值观念,以公平正义为社会导向的精神文化体系。长期以来,廉洁文化在思想上和制度上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廉洁文化价值构建是历史性与时代性的融合、文化性与先进性的融合、广泛性与实践性的融合,通过充分发挥其价值功能,促使我党逐步建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廉政约束机制。

    廉洁文化价值构建是消解现实冲突的迫切需要

    廉洁文化的引导与支持成为廉洁行动得以顺利实践的重要保障和基础,从“廉洁中国”行动的开展不难看出,廉洁文化的兴盛是时代发展与国家发展的必然结果。廉洁文化指的是一种将传统、精神、形态等融为一体的,并将廉洁作为价值取向和核心内容的“亚文化”。就目前的廉洁文化价值构建情况而言,其中存在动力不足、供给不力、氛围不浓,廉洁文化式微与滞后等问题。因此,只有加强廉洁文化价值构建,才能削弱腐败文化的渗入,消解现实中廉洁文化的供求冲突。

    首先,廉洁文化价值构建能消解行动层面的自觉与自律冲突。对廉洁文化价值构建效果的衡量一般通过定性评估来实现,主要是对社会成员,尤其是政府官员、公职人员等的行为自觉性进行定性评估。廉洁文化作为中国传统优秀文化中的重要内容,潜意识中蕴涵有浓厚的传承性、延续性,廉洁意识可以发挥主要作用。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原始农业社会中存在的廉洁文化很难在信息多变的现代社会中存活,多元化思想嬗变的今天,社会成员的廉洁观念已经发生了较大程度的改变,他们对廉洁文化的认知和行为表现出一定的迷失性。所以,应通过廉洁文化价值构建,营造良好的教育氛围,以消解社会成员行为自觉与自律的冲突,提高他们的廉洁行为自觉性。

    其次,廉洁文化价值构建能消解效应层面的认同冲突。廉洁文化认同是一个不断实现文化构建的过程,只有通过长期的廉洁文化宣扬与传播,才能实现廉洁文化价值构建,最终提高社会成员对廉洁文化的认同感。现如今,在多元化社会思潮裹挟背景下,廉洁文化认同难以实现,廉洁文化的价值理念没有在社会成员的核心价值观中得到真正树立,由此造成了表面上廉洁文化建设如火如荼进行、本质上却难以弥补文化认同缺失的不良现状。尽管现实中廉洁文化这一“正气”得到广泛渗透,但是仍然存在不少与腐败为伍,随腐败逐流的现象,由此廉洁文化价值构建具有强烈的必要性,是效应层面认同冲突消解的迫切需求。

    廉洁文化价值构建依赖于其文化价值性、理论性及实践性

    廉洁文化作为一种先进性文化,具有一般文化价值本性的理论常识,同时,它还具有强烈的普惠性和普遍性,使得廉洁文化在实践中具有较高的可资借鉴性,因此,廉洁文化价值构建之所以可能,还有赖于其文化价值性、理论性及实践性。

    丰富的价值意蕴为廉洁文化价值构建提供学理性依据。廉洁文化价值构建依赖于丰富的价值意蕴,包括价值生成、价值功能和价值实现三个方面。廉洁文化的价值生成来源于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下的文化形态,廉洁文化受到社会意识的影响,通过创新与传承而对人与社会产生较大的行为约束力与道德感染力,与法律相比更具有约束性,也更具有持续性。廉洁文化的价值功能表现在对现代社会的发展起到了导向、教化、规范、凝聚、激励以及监督等作用,为廉洁文化价值构建提供了丰富的路径。

    深厚的理论基础为廉洁文化价值构建提供理论性依据。廉洁文化价值构建依赖于深厚的理论基础,从现阶段的研究文献中可以看出,廉洁文化的理论基础主要集中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廉洁思想、马克思恩格斯经典著作思想以及中国共产党的廉洁文化思想。除此之外,可资参考的实践经验为廉洁文化价值构建提供探索性依据。廉洁文化之所以能够贯穿古今中外,来源于其价值理念的普惠性,从而形成了大量的可资参考的实践经验。对于多元文化碰撞与冲击下的当代中国,廉洁文化价值构建一方面可以吸取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廉洁基因,对历史中有关廉洁践行的行为大力借鉴,实现对传统思想的传播与继承。同时紧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脚步,借助新媒体、互联网加大宣传与倡导力度,明确价值取向与实施路径;另一方面可以吸取国际上的其他有关廉洁文化的文明成果,借鉴他们针对民众教育、感化的真实案例与经验,积极拓展廉洁文化价值构建空间,促进其文化价值生成与作用发挥。

    廉洁文化价值构建必须坚持价值“主体—客体—环境”三维层面的统一

    廉洁文化价值构建何以可能,除了满足现实需要以外,还必须坚持“主体-客体-环境”三维层面的统一。廉洁文化价值主体具有广泛性,客体具有独特性,环境具有多样性。正因为如此,这就要求廉洁文化价值构建势必要在价值主体、客体、环境三维层面上分别达成统一。

    主体层面要求坚持观念自律与文化自觉的统一。廉洁文化的核心思想在于对“廉洁”的崇尚和践行,这就需要有坚定的自律精神,做到严于律己,自警自省,从而形成廉洁文化价值构建的基础性力量与自发性力量,使之在多元化的社会现实中明确自身位置。而廉洁文化作为一种文化,只有将其上升到自觉的层面上,才能真正将廉洁价值充分发挥出来。对于一个国家以及全体社会成员廉洁文化自觉程度的度量,不仅需要考虑其廉洁文化的自知现状,还需要考虑其对其他类型文化的客观评价和判断。所以,应坚持廉洁文化的观念自律与文化自觉的高度统一,可以进一步集中廉洁文化价值取向,提高廉洁文化渗透与实践效果。

    客体层面要求坚持廉洁生活与廉洁政治的统一。廉洁文化是一种文化,也不仅仅是一种文化,它更是一种价值体系,一种对国家、社会多重关系起到处理与调适作用的价值体系。当下我国廉洁文化的价值客体已经不是古代的封建私有,亦不是西方的所谓民主,这使得廉洁文化的本质价值取向与大多数民众的利益方向是一致的。对于社会成员,尤其是政府官员、公职人员,廉洁观念的培育都应将维护公共利益作为首要目标,在生活这一现实客体中充分反映出廉洁文化践行的事实成果。因此,廉洁文化价值构建的实现,应同时关注政治、文化双方面的文化渗透,将廉洁内化为社会成员日常行为中的普遍形式,以廉洁生活来推动廉洁文化传播,促成廉洁政治建设。

    环境层面要求坚持文化治理与规律建设的统一。廉洁文化的价值并不能独立于社会而单独存在,其价值根本源于文化产品,并蕴涵于文化形态当中。由此,我们可以得到廉洁文化价值构建应从价值建设入手,在推动廉洁文化自觉的基础上,依据廉洁文化建设现实规律,提高廉洁文化建设力度,同时加强廉洁文化治理。具体来说,一方面,通过联合多元主体,运用多种手段,协同合作,共同建设优质的廉洁文化政治生态。另一方面,通过采用多方式、运用多形式,互通融合,共同建设优质的廉洁文化日常生活,从政府官员,到公职人员,再到普通职工、农民等,实现社会成员的全民廉洁文化建设,将文化治理与规律建设统一起来,以客观规律的文化激励和文化约束形成良好的廉洁文化环境,进而实现对社会价值观的重塑。 

    (作者为成都理工大学讲师)

    【注:本文系“2017年度成都理工大学廉政与社会发展研究所一般资助项目”( 项目编号:2017UTLZB003)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

    【参考文献】

    ①王锦刚:《关于构建中国特色廉洁文化的思考》,《学理论》,2017年第7期。

    责编/高骊  谷漩(见习)    美编/于珊

新时代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的多重逻辑
以党建助推城市社区治理创新
自媒体开辟党建“新阵地”
党的自我净化如何达到新高度
廉洁文化价值构建何以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