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2017新自由主义思潮进入式微调整期

《 人民论坛 》(

    刘  军

    新自由主义

    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经济和政治学思潮,它反对国家和政府对经济的不必要干预,强调自由市场的重要性。2017年,以美国特朗普新政主张“美国优先”、英国正式启动脱欧程序、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等事件为代表,新自由主义受到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等其它思潮的冲击,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新评估新自由主义所宣扬的价值观点。随着世界经济走向全球一体化,新自由主义思潮内在的矛盾日渐凸显,对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的影响逐渐式微。

    【摘要】新自由主义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矛盾发展的产物。2017年是欧盟充满危机的一年,也是新自由主义思潮饱受质疑的一年。不论新自由主义宣扬的观点和表现形式出现何种变化,究其实质而言,是服务于资本的逐利本性和金融资本全球扩展的需要。

    【关键词】新自由主义  内在矛盾  当代式微    【中图分类号】F091    【文献标识码】A

    从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至今,尤其是以2017年美国特朗普新政和英国脱欧为最新标志,新自由主义思潮在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层面都遭遇挫败,已进入式微调整时期。新自由主义思潮受到其他社会思潮的抵制和反抗,社会出现了超越自由主义的言论。

    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国际新变化

    21世纪以来,新自由主义思潮开始广受质疑,逐渐进入式微调整期。进入2017年,新自由主义出现新变化,在全球范围的式微表现得更为明显。

    第一,新自由主义思潮所宣扬的经济模式已经无力引领世界经济的健康发展。不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这一经济模式均遭遇重大挫败。在发展中国家,从新世纪以来,阿根廷、巴西和乌拉圭等国就陷入了金融动荡和经济危机,至今仍积重难返。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由于美国经济不振,失业率居高不下。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主张“美国优先”,力图缩小贫富差距,重建繁荣强大的美国。特朗普新政反对全球化,推行贸易保护主义,防止外国难民移民流入美国。可以说,特朗普新政是与新自由主义的经济主张分道扬镳。

    第二,在政治层面,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新评估新自由主义的政治主张。在欧洲,土耳其于2017年4月16日举行全民公投,批准宪法修正案,加强总统和政府的权力。公投后,土耳其萨班哲大学的杰吉兹·阿卡塔尔教授说:“土耳其过去200年来一直走西方化道路,但去年以来,我们开始越出欧洲价值观的轨道,寻求去西方化的道路。” 除了欧洲国家,亚洲国家也在寻求政治自主道路。2017年适逢东盟成立50周年,东盟轮值主席国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多次表示,菲律宾要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划清界线,加强自主性,东盟也要在“拥抱变革,融入世界”的同时,更加关注自身发展,强化在地区多边框架的“中心性”地位、发挥在国际事务中的重要影响力。2017年11月,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访华之际,美国著名的《时代》周刊,发表了中文和英文两种语言的封面文章“中国赢了”。文章的作者国际著名政治学家伊恩·布雷默指出,“如今俄罗斯、土耳其、印度等国领导人都追寻中国的脚步,政府一方面拥抱商业,一方面加强政治定力、经济竞争力和信息管控力。这个进程已经持续多年,使美中两国实力此消彼长。欧美国家深信人类发展的长期弧线会转向自由主义民主,但它们可能都错了”。 

    第三,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意识形态,也受到其他社会思潮的抵制和反抗,社会出现了超越自由主义的言论。随着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式微,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开始抬头。2017年是《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自《罗马条约》开始,欧洲一体化一直致力于在欧洲各民族之间建立紧密联盟。然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让这一目标变得遥遥无期。金融危机后,欧洲爆发了主权债务危机,进而引发了欧元危机。紧接着,乌克兰危机爆发与恐怖主义事件频发使得欧盟的外部安全与内部安全均受到威胁。欧洲民粹主义的兴起则直接助长了疑欧思潮的扩散,并推动一些成员国退欧的民意。继英国脱欧公投之后,意大利进行修宪公投失败,这意味着意大利民众的脱欧意向也很明显。2017年3月,英国正式启动“脱欧”程序,并于6月19日开启与欧盟谈判。与2007年《罗马条约》签署50周年时的欢庆相比,2017年,可以说是欧盟充满危机的一年,也是新自由主义思潮饱受质疑的一年。

    新自由主义思潮新变化背后的内在矛盾

    新自由主义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矛盾发展的产物。历史地看,这一思潮的发展演变大体经历了如下几个时期:产生时期(20世纪20—30年代);蛰伏时期(20世纪30—70年代);兴盛时期(20世纪70—80年代);全球蔓延时期(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期)。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思潮,其思想观点虽较为繁复,但核心内容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所述,是“快速的私有化”“快速的自由化”和“快速的政府角色最小化”。

    实际上,新自由主义思潮的理论观点本身难以自洽,存在内在矛盾。首先,新自由主义抨击政府干预的核心理由就是国家掌握大量生产资料,导致权力过大,以致压制个人自由,造成独裁,效率低下。按照这一逻辑,不论是谁掌握了大量生产资料,权力都无法受节制,都会侵害他人的自由。所以说,国家或者政府并不是产生这一问题的原因。其次,新自由主义倡导个人主义反对集体主义和社群主义。而随着新自由主义的发展,世界市场形成,世界经济逐渐走向全球一体化。在这种全球化的背景下,为了促进各民族、各种族的一体化进程,强调统一性显得尤为重要。于是,新自由主义在全球扩张之初所宣扬的个人主义、极端自由主义,与建立世界市场后提出的普世价值观也会产生冲突。

    新自由主义的实质,是服务于资本全球扩展的需要

    认清新自由主义新变化的实质,首先要澄明其所宣扬的理论观点。新自由主义思潮是经济理论、政治纲领和价值理念的复合体。在经济层面,新自由主义极力推崇私有化和市场化。他们认为自由贸易和私有制是保证效率的前提,市场配置是资源有效利用的保障。以哈耶克为代表的伦敦学派的观点是典型代表,他认为,只有个人的经济行为才是自由高效的,任何形式的经济计划、国家干预都是效率低下甚至是无效率的。在政治层面,新自由主义主张削弱政府和国家的权力,否定社会主义制度。新自由主义认为市场会自行调节,无需政府干预。国家一旦掌握大量生产资料就会造成独裁,而所谓的集体主义或公有制会因为无人监管而自我膨胀和没有节制。在价值观层面,新自由主义以人性自私论为哲学基础,主张个人主义和功利主义,反对集体主义。新自由主义认为,国家、社会是虚化的概念,国家中的具体的个人才是具体真实的存在,个人的权利是天赋的、不可剥夺的。新自由主义思潮中的“理性预期学派”就提出人是理性的,每个人生而是为了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在追求的过程中人们会调动自己的一切力量,尽可能地作出准确推断。

    我们应该看到,不论新自由主义宣扬的观点和表现形式出现任何变化,究其实质而言,是服务于资本的逐利本性和金融资本全球扩展的需要。他们从抽象概念出发,将资本的自由说成是个人的自由,将市场的开放说成是人性的解放,进而将资本的自由流通和金融竞争当作“天赋权利”,为金融资本的全球控制扫清障碍。只有将这一理念根植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才能让资本尤其是金融资本在世界每个角落畅通无阻。一言以蔽之,新自由主义是附属于资本逻辑并服务于资本利益的全球扩张的。

    (作者为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导,北京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大众化与国际传播协同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房静雅对此文亦有贡献)

    【参考文献】

    ①何秉孟、李千:《新自由主义评析》,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

    责编/孙垚    美编/李祥峰

国际十大思潮
当前国际社会重大思潮演变趋势及风险分析
民粹主义对世界政治秩序的新挑战
分离主义威胁欧洲稳定与发展
欧美种族主义何去何从
极端主义的威胁与危害
2017中东极端主义发展趋势
认清逆全球化思潮的谬误
绿色资本主义发展遭遇困境
泛娱乐主义使娱乐成为愚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