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认清逆全球化思潮的谬误

——不能把困扰世界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

《 人民论坛 》(

    逆全球化

    逆全球化是在全球经济发展不景气背景下,不少国家和地区出现的与全球化发展相反的论调,主要包括地区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2017年,逆全球化思潮由理念更多转向政策和行动方面,如1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TPP,6月美国宣布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高举反欧盟、反欧元、反移民旗帜的德国选择党和荷兰自由党也在2017年进入两国议会。逆全球化潮流的不断涌现,正在挑战着过去几十年来人们对世界的基本认识。

    【摘要】近年来,世界经济增长低迷态势不断延续,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加,受经济低迷、政策冲击和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影响,逆全球化情绪越来越强。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对此作出了积极回应与表率,有效开启了新型全球化进程。

    【关键词】逆全球化  “一带一路”  WTO    【中图分类号】D815    【文献标识码】A

    逆全球化(deglobalization,有时也被称为去全球化)并非近年才有的现象。自从全球化的威力开始显现,逆全球化的反弹也随之出现并逐渐加力。由于全球化往往并非是一个中性的过程,所以通常是一些人不同程度、绝对或相对地得益,而另一些人受损的过程。受损者主动或被人牵引着将损失归咎于全球化,从而成为反对全球化的主力军,逆全球化思潮也在这些人中间大行其道。因此有人将现代社会中的失败者或所谓“现代化输家”视作滋生逆全球化思潮的土壤,不无道理。

    逆全球化思潮的叙事逻辑

    作为一种思潮的逆全球化,是对全球化所提倡的“通过生产要素跨境流动、市场资源全球配置、国际规制普遍适用等产生更高效率”理念的反动。这种反动,并非否认全球化能产生更高效率的事实,而是认为这种高效率所助长的分配不公平所带来的损失,超过了其所加持的生产上的高效益给人类带来的福利改善。用践踏还是追寻公平正义的二值逻辑来为全球化和逆全球化赋值,极大地强化了逆全球化倾向者的道义使命感。

    逆全球化思潮的叙事与民族主义叙事合流,形成了更加强大的“感召力”。在这个复合叙事结构中,本国或本民族被人为地以修辞术框定为全球化的受损者或被剥削方,承担了全球化分配不公的损失,而外国或其他民族成为了依仗全球化的加害者或剥削者,占享了全球化生产效率改进的收益。一些政治人士借此号召采取保护主义、排外主义、本国优先或孤立主义等内顾型举措,积极将逆全球化由思潮变现为政策。

    逆全球化思潮在2017年的表现

    第一,反倾销等贸易救济措施频繁发生,滥用反倾销等贸易保护主义举措密集出台。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统计,2016年7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WTO成员报告发起反倾销调查290项,较上一个报告期的267项增加了8.6%,对自外国进口商品采取临时限制进口的反倾销措施152项,较上一个报告期的119项增加了27.7%。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大国之间围绕贸易保护主义的博弈更加激烈。为了削弱竞争者的出口优势,欧盟、日本、美国等不惜违背WTO承诺,以非市场经济国家为借口,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议定书》第15条关于“2016年12月11日,对中国出口产品采用‘替代国’价格计算倾销幅度做法必须终止”的规定。2017年11月中旬,美国向WTO提交了长达40页的法律申请书,反对中国在WTO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2017年12月4日,欧盟理事会通过了反倾销调查新方法的修正案,取消了所谓“非市场经济国家名单”,但同时又引入所谓的“市场严重扭曲”概念,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欧盟可以弃用出口国的价格,而选择使用第三国或国际价格来确定出口产品是否存在倾销。欧盟这种缺乏国际法依据的做法,为其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商继续滥用反倾销举措留下了空间。

    第二,限制人口跨境流动的排外主义再兴波澜。2017年,受恐怖袭击、难民涌入引发的系列刑事及社会问题影响,欧洲的移民政策逐渐收紧,反移民声浪高涨。2017年5月,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执掌奥地利人民党权柄之后,大打反移民牌,成效显著。奥地利人民党也成为欧洲第一个由中右主流政党蜕变而成的民族主义排外政党,该党在国民议会选举中一举夺得组阁权,而库尔茨本人也成为奥地利政府新一任总理。高举反欧盟、反欧元、反移民旗帜的德国选择党和荷兰自由党也在2017年进入两国议会,分别成为两国的第三大党和第二大党。2017年10月,主张关闭欧洲边界、不接受难民并且反对过早加入欧元区的捷克富豪安德烈·巴比什(Andrej Babis)赢得大选,并被任命为总理。接近年末,美国总统特朗普支持的反移民、限制跨境人口流动的政策也出现新动向。2017年12月3日,美国国务院以可能妨碍美国“行使移民法律和确保边境安全”这些主权行为的进程为由,宣布不再参与联合国主导的《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订进程。2017年12月4日,美国最高法院批准特朗普政府对来自朝鲜及6个伊斯兰教国家的旅客全面实施最新版本的旅游禁令。禁令通过后,乍得、伊朗、利比亚、索马里、敘利亚及也门等6个伊斯兰教国家的公民,被限制入境或无法移民美国,原先在美国的公民也可能被遣返。

    第三,一体化进程停滞甚至回卷,多边主义国际合作受阻。WTO多哈回合贸易谈判十多年没有明显进展,一些国家不得不诉诸复边贸易或小多边贸易安排来推进一体化安排。特朗普上台后,对小多边贸易自由化安排也持摒斥立场。2017年1月23日,特朗普签署上任后的第一份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此前几经周折才达成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PP)。2017年10月11日,特朗普会见加拿大总理表示,有可能终止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签订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不排除与两国分别达成双边贸易协定。不仅如此,美国还开始在其他领域退出多边合作。2017年6月,特朗普政府以伤害美国就业为由,宣布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2017年10月12日,美国又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表示此后美国将寻求改以永久观察员国身份参与该组织事务。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对全球多边事务的退出不啻有釜底抽薪的效果。欧洲方面,英国脱欧在经过6轮缺乏实质性进展的谈判之后,也于2017年年末,就脱欧后欧洲法院在英国法律案件中的角色等核心议题取得突破。而外汇市场上英镑因此短线升值,给予脱欧的英国以正面评价,客观上是对欧盟分裂的一种鼓励。

    回击逆全球化思潮的中国方案

    回首2017年,一方面,逆全球化思潮由理念更多转向政策和行动,产生了较大的实际影响;但另一方面,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及发达国家的有识之士对逆全球化思潮及政策的回击也十分鲜明有力。

    首先,理论上的坚定回击。逆全球化思潮认定全球化对人类社会的负面冲击超过了正面影响,实际上那些全球问题并非内生于全球化,反倒多是可以在全球化进一步推进中予以解决的问题。习近平主席在2017年1月达沃斯论坛演讲中指出,困扰世界的很多问题,并不是经济全球化造成的,把困扰世界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经济全球化确实带来了新问题,但不能就此把经济全球化一棍子打死,而是要适应和引导好经济全球化,消解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习近平主席的论述,形象而生动地揭示出逆全球化思潮叙事逻辑前提上的谬误,即作为工具的全球化,为善还是为恶并非事先预定的,而是取决于相关制度安排是否具备充足的包容性。以新型全球化来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新世界,不仅事在人为,并且大有可为。

    其次,提出了建设性的促进新型全球化的行动纲领。一是明确了新型全球化的价值追求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当今世界,人类生活的关联前所未有,面临的全球性问题也前所未有,世界各国人民前途命运前所未有地交织在一起,应当彼此理解、求同存异,共同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努力。二是明确了新型全球化的推进方向是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和共赢。开放是全球化的基本要求,历史表明,关起门来搞建设不会成功,开放发展才是正途,为此,要深入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构建开放型经济,维护和加强多边贸易体制。包容是弥合全球化过程中南北差距、贫富差距的基本前提。包容性不足是当今世界普遍具有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要处理好全球化进程中公平和效率、资本和劳动、技术和就业等多方面的关系。普惠所强调的是全球化在共建基础上成果的共享,各国要充分发挥比较优势,共同优化全球经济资源配置,完善全球产业布局,建设利益共享的全球价值链,培育普惠各方的全球大市场。平衡发展对全球化的可持续性至关重要。一些地区更快发展,另一些地区发展停滞,或者一些行业、领域得益于高度的全球化,而另一些行业或领域全球化滞后,都会影响全球化整体的可持续性。为此,尤其要关注全球化的薄弱区域、薄弱环节,通过发展援助、开发性融资、基础设施等公共产品投入等方式来弥补。共赢是新型全球化区别于旧全球化的内在品质,各国要树立命运共同体意识,真正认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连带效应,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中共赢,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别国利益,在寻求自身发展时兼顾别国发展。三是明确了“一带一路”倡议是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推进新型全球化的合作平台。

    最后,采取了推进全球化的务实行动。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中国以自身开放引领世界开放,在推进全球化方面取得了长足进展。“一带一路”提出四年多来,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支持和参与,联合国大会、联合国安理会等重要决议也纳入“一带一路”建设内容。在此期间,中国同有关国家协调政策、对接规划,同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合作协议,同30多个国家开展机制化产能合作。2014—2016年,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总额超过3万亿美元,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累计超过500亿美元,中国企业已经在20多个国家建设56个经贸合作区,为有关国家创造近11亿美元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中国用行动证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不是空话,而是掷地有声的邀约和承诺。未来十五年,中国市场将进一步扩大,发展将更加全面,预计将进口24万亿美元商品,吸收2万亿美元境外直接投资,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将达到2万亿美元。2018年11月,中国将在上海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为各方开辟中国市场的合作搭建新平台。

    总之,2017年是逆全球化思潮滥觞而汹涌的一年,但令人欣慰的是,这一年同时也可能是人类开始携手应对全球问题、富有成效地开启新型全球化进程的一年。而我们更可以不无骄傲地指出,中国在这个过程中作出了无愧于全球新兴大国地位的引领性贡献。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参考文献】

    ①《习近平出席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新华网,2017年1月17日。

    责编/贾娜    美编/李祥峰

国际十大思潮
当前国际社会重大思潮演变趋势及风险分析
民粹主义对世界政治秩序的新挑战
分离主义威胁欧洲稳定与发展
欧美种族主义何去何从
极端主义的威胁与危害
2017中东极端主义发展趋势
认清逆全球化思潮的谬误
绿色资本主义发展遭遇困境
泛娱乐主义使娱乐成为愚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