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分离主义威胁欧洲稳定与发展

《 人民论坛 》(

    赵怀普

    分离主义

    分离主义是指由一国国内某一少数族群(往往拥有独有的文化、集体认同)单方面推动的,要求从所在主权国家分离出去、独立建国的行为。由于属于单方面行为,其分离要求并不为当事国政府所接受。分离主义在欧洲是一个历史问题,但近年来有抬头、泛滥之势。2017年分离主义的代表性事件当属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的独立公投。欧洲分离主义值得高度关注和警惕,若不能被有效遏制,或有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造成多国经济与政治动荡,威胁国际社会的稳定与发展。

    【摘要】2017年,分离主义在欧洲多国抬头并日趋泛滥,对欧洲造成了强烈冲击。分离主义的这一新发展有着深刻复杂的背景和原因,倘若得不到有效控制,将会威胁欧洲乃至世界的稳定和发展。鉴于分离主义问题的复杂性,欧美国家应深刻认识分离主义抬头所产生的消极影响和破坏性后果,并采取措施积极应对其威胁和风险。

    【关键词】分离主义  独立公投  欧洲一体化    【中图分类号】D07    【文献标识码】A

    欧洲近年来因深陷多重危机与挑战而备受国际社会关注。2017年对于欧洲而言仍是多事之秋,虽然法、德两国大选未爆出新的“黑天鹅事件”,近期来势凶猛的民粹主义得到了一定遏制,欧洲经济特别是欧元区经济也继续保持了温和增长势头,但欧洲所面临的困扰和挑战仍然很多。除了“独狼式”恐怖袭击事件频发、英国“脱欧”谈判难题未解之外,最引人注目的是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为代表的分离主义在欧洲多国的抬头,其发展不仅给所在国造成了政治动荡和社会不稳定,危及了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而且也对欧洲一体化进程和欧盟内部团结构成了严峻挑战。

    2017年欧洲分离主义范围广、声势大、影响深

    分离主义(separatism)是由一国国内某一少数族群(往往拥有独有的文化、集体认同)单方面推动的,要求从所在主权国家分离出去、独立建国的行为。由于分离主义是单方面的行为,而非经过和平协商与谈判程序达成协议转移主权或成立自己独立国家的行为,也不是非殖民化情况下的民族独立行为,因而其分离的要求并不为当事国政府所接受。

    分离主义在欧洲是一个历史问题,欧洲多国都曾面临分离主义的威胁。例如,1946年9月14日,丹麦法罗群岛的部分居民就“是否继续与丹麦王国保持联系”发起了独立公投,虽未获得独立,但法罗群岛成为享有高度自治权的丹麦领地。据悉,法罗群岛将于2018年4月确认是否需要公投独立。2014年9月,英国的苏格兰曾就是否脱离英国而举行过全民公投,结果以苏格兰继续留在联合王国告终。苏格兰独立公投在欧洲引发了“蝴蝶效应”。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巴伐利亚党对苏格兰独立公投持支持态度,并视之为典范。法国科西嘉岛的“自由科西嘉”党领导人也表示,苏格兰独立公投激励着科西嘉争取独立,科西嘉也将谋求类似的独立公投。

    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震惊了欧洲,也进一步刺激了欧洲国家内部的分离主义势力。2017年3月英国上议院通过“脱欧法案”之后,苏格兰地区的分离主义势力便宣布:希望2018年再度发起全民公投,以决定苏格兰是否继续留在英国。与此同时,北爱尔兰的民族主义政党“新芬党”也声称希望北爱尔兰能进行独立公投。动静最大的当属加泰罗尼亚的公投行动。2017年10月1日,位于西班牙东北部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毫不理会西班牙政府和议会的反对,举行了独立公投。西班牙政府对于公投独立的结果不予承认,并向加泰罗尼亚派出了国民警卫队进行执法。10月27日加泰自治区政府宣布独立后,西班牙政府于次日发布公告,称西班牙中央政府将正式接管加泰自治区,同时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宣布解除加泰自治区主席普伊格德蒙特的职务。喧嚣一时的独立公投在闹腾了一个月后,最终在10月30日以失败告终。11月5日,逃亡比利时的“独立”领袖普伊格德蒙特向比利时警方自首。普伊格德蒙特承认,自治区政府对加泰罗尼亚局势作出了错误判断,他原以为中央政府会与自治区政府就独立路线图展开谈判,然而这一切却没有成为现实。除加泰罗尼亚地区外,西班牙东北部与法国接壤的巴斯克地区,是西班牙境内分离主义活动又一较为猖獗的地区。意大利国内的分离主义也有新发展。2017年10月22日,意大利北部富裕的威尼托和伦巴第两区举行了公投,结果是以压倒性票数支持从中央政府手中获得在财政和行政方面更多的自治权。此外,比利时国内分离主义势力抬头也引起广泛关注。

    2017年欧洲分离主义的发展呈现出三大特点:一是范围广、声势大、影响深,分离主义势力的抬头在欧洲多国引起连锁反应,对欧洲造成了强烈冲击;二是分离主义运动活跃的地区大多相对富裕,如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意大利的威尼托和伦巴第两区和比利时的弗莱芒地区;三是分离主义运动均采取独立公投的形式表达其政治诉求。

    分离主义在欧洲泛滥的背景与原因

    近年来欧洲分离主义的抬头、泛滥,有着深刻复杂的背景和原因。首先,冷战后世界上一些国家内部曾长期被抑制的民族种族矛盾,以及中央政府和地方自治区之间的矛盾开始迸发出来,而欧美肆意干涉、破坏他国主权与领土完整的行径,间接地鼓励了欧洲国家内部的分离主义势力。上世纪90年代,前南斯拉夫地区的民族宗教冲突加剧、分离主义泛滥,导致了欧美的军事干涉。1999年3月,在未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美国领导的北约以“防止科索沃人道主义危机”的名义,对南联盟实施了长达78天的空中打击。同年6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政治解决科索沃问题的第1244号决议,规定南联盟对科索沃地区拥有主权,由联合国特派团对科索沃进行管理,北约领导的国际维和部队在科索沃提供安全保障。然而在美欧的扶持下,科索沃于2008年2月正式宣布独立。欧盟追随美国制造了南斯拉夫的解体,继而又支持科索沃独立,这一行为间接地鼓励了欧盟国家内部的分离主义势力,为其日后的猖獗、泛滥埋下了隐患。

    其次,近年来全球化的一些负面效应凸显,反全球化思潮和民粹主义在欧美日渐抬头,其在给欧美政坛造成强烈冲击的同时,也使欧洲分离主义势力受到进一步鼓舞。英国脱欧公投及其结果,更是为欧洲的民粹主义势力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尽管在2017年的荷兰、法国、德国大选中,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并未获得执政权,但其势力在欧洲的壮大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反欧盟、反穆斯林、反全球化等,是欧洲右翼民粹主义势力的几大共性。其中,反欧盟这一点强调的是欧盟成员国与欧盟的分离。在经济、社会领域一部分主权已让渡于欧盟的情况下,脱离欧盟体现出的是维护自身各方面切实利益、收回相关领域的自主权、抗拒欧盟直接干涉的诉求。这一点与分离主义要求实现在政治、经济等领域自治的愿望相吻合。因此,欧洲和全球范围内民粹主义势力的壮大,从侧面鼓励了分离主义势力。

    再次,欧盟近年来遭受的难民危机、恐怖主义威胁和主权债务危机等,也助长了欧洲的分离主义势力。为了应对欧债危机,欧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启动“欧洲学期机制”、签署《欧洲经济货币联盟稳定、协调与治理公约》、推出欧洲央行的“无限购债计划”等。随着这些措施的出台和落实,欧盟的经济有了一定程度的恢复与发展,但总体而言尚未完全走出欧债危机的阴霾。欧债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与一些国家内部的治理问题相互交织,助长了分离主义分子的不满情绪。

    最后,还应从国内经济、政治等角度分析分离主义在欧洲抬头的原因。在西班牙、意大利等国,拥有独立愿望的地区与所在国的其他地区之间存在经济发展上的差距。如闹独立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人口约750万,占全国总人口的16%,是西班牙国内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其经济总量约占全国的五分之一。在此次独立公投中,当地民众非常不满“加泰罗尼亚的钱被马德里拿去补贴其他地区”,这是分离主义分子挑动民众支持独立的理由之一。从政治上看,分离主义猖獗的地区普遍存在中央政府与自治区之间权力分配不均的问题。在此次被中央政府正式接管之前,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曾是西班牙国内自治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拥有本区专属的议会和内阁、警察、公共广播机构、交通设施等,但外交事务、军队和财政政策的权力却由西班牙中央政府掌控。对中央与本自治区之间权力分配的不满,是导致加泰罗尼亚地区分离主义高涨的原因之一。另外,独特的语言文化也是造成某些国家内部分离主义存在与发展的原因之一。例如,加泰罗尼亚拥有自成体系的加泰罗尼亚语和西班牙语两种官方语言,在文化发展的历程中一直注重保持自身的文化特性。自15世纪被并入西班牙之后,加泰罗尼亚人一直未曾放弃寻求独立的愿望,独立意识较其他地区更为鲜明。

    分离主义对欧洲的威胁甚至比难民危机更严重

    新一轮的欧洲分离主义浪潮来势汹汹、此起彼伏,强烈地震荡与冲击着存在分离主义势力的欧洲各国、欧盟乃至国际社会的稳定与发展,其对欧洲的威胁甚至比难民危机更严重。

    分离主义当事国首当其冲。事实与经验表明,分离主义通常会造成追求独立地区的经济动荡,削弱所在国的经济实力。如西班牙经济部长警告:如果加泰罗尼亚执意独立,那么后者经济将萎缩25%—30%,失业率翻番。分离主义势力的目标一旦实现,也将会削弱所在国的经济实力。诸如加泰罗尼亚、伦巴第和威尼托等都是所在国经济发展相对发达的地区,倘若被分离出去,那么所在国的总体经济实力将遭受巨大损失。社会和政治方面的危害同样突出。分离主义在同一地区的不同民族之间制造矛盾纠纷,将影响所在地区和所在国的社会政治稳定,撕裂社会,造成族群对立、中央与地方关系紧张,对国家统一构成威胁。

    分离主义的抬头也对欧洲一体化进程和欧盟的发展构成了挑战。面对分离主义运动在欧洲多国的迸发,欧盟将不得不动用巨大的人力物力来应对其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在尚未走出欧债危机阴霾、恐怖主义威胁、难民危机困扰的背景之下,这意味着欧盟将在经济、政治、防务等领域承受更大的压力,欧洲一体化在各领域的发展都将受到制约。分离主义运动阻碍了欧盟的发展,损坏了欧盟软实力及其国际形象,也削弱了欧盟的国际影响力。

    值得注意的是,欧洲分离主义的抬头也会间接鼓励世界其他一些地区和国家的分离主义。分离主义运动和分离倾向在世界多国都有所体现,如加拿大的魁北克、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巴基斯坦的克什米尔、尼日利亚的比夫拉等。日渐泛滥的欧洲分离主义运动若不能被有效遏制,或有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造成多国经济与政治动荡,威胁国际社会的稳定与发展。

    欧洲分离主义本有其历史渊源,近年来又受到新的因素刺激,因而在短期内难以从根本上消除,甚至不排除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国际社会特别是欧美国家政府应深刻认识欧洲分离主义思潮及其分离运动的危害性,认真看待其已经造成和可能造成的消极影响,并采取积极措施有效应对其威胁和风险。存在分离主义势力的欧洲各国,对内应促进各地区之间的经济发展与利益平衡,沟通协调中央政府与地方自治区之间的权力关系,构建不同种族、民族、族群之间的和谐共生关系,增强国家认同和命运共同体意识;对外,欧美国家政府应吸取教训,妥善看待和谨慎对待世界上很多国家存在的分离主义问题,停止肆意对外干涉,尊重他国的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摈弃在分离主义问题上的双重标准。欧美国家和世界其他国家之间应树立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理念,合作构建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世界各国政治经济的均衡发展,从根本上遏制分离主义思潮及世界各国各地区的分离主义运动。 

    (作者为外交学院教授、博导;外交学院博士研究生张自楚对本文亦有贡献)

    【参考文献】

    ①《特朗普当选引发强烈共鸣,欧洲反建制力量士气大振》,网易网,2016年11月15日。

    ②《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真能独立吗》,新华网,2015年9月30日。

    ③《加泰宣布独立 欧洲隐忧浮现:分离主义的幽灵再现》,中国青年网,2017年10月28日。

    ④《加泰罗尼亚独立?民族主义恐难承受经济之重》,新浪网,2017年9月22日。

    责编/杨鹏峰    美编/李祥峰

国际十大思潮
当前国际社会重大思潮演变趋势及风险分析
民粹主义对世界政治秩序的新挑战
分离主义威胁欧洲稳定与发展
欧美种族主义何去何从
极端主义的威胁与危害
2017中东极端主义发展趋势
认清逆全球化思潮的谬误
绿色资本主义发展遭遇困境
泛娱乐主义使娱乐成为愚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