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民粹主义对世界政治秩序的新挑战

《 人民论坛 》(

    李靖堃

    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是指极端强调平民群众的价值,反对精英或贵族掌控政治的思想。近年来,民粹主义逐渐扩散,影响逐渐加大。比如,2017年是欧洲的“大选年”,包括德国、法国和英国在内的多个国家举行了大选,而民粹主义政党在这些选举中大多表现不俗。同时,某些地方分离主义与民粹主义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分离民粹主义”,甚至威胁国家统一。民粹主义的泛滥不仅影响了欧洲未来的政治形势,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整个世界的政治秩序。

    【摘要】尽管近年来民粹主义在拉美地区的影响逐渐式微,但在欧美国家,特别是在欧洲,其影响并未消退,反而在2017年呈现上升趋势,越来越多的民粹主义政党进入了议会甚至是政府。民粹主义的发展对国家层面、国家间层面以及国际层面的政治秩序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挑战。

    【关键词】民粹主义  政治秩序  全球化    【中图分类号】D58    【文献标识码】A

    2017年民粹主义继续扩散,但在不同地区表现不同

    拉丁美洲曾经是民粹主义最为盛行的地区之一,典型的如上个世纪的“庇隆主义”和后来的“查韦斯主义”,但在2011年后,民粹主义在拉丁美洲逐渐开始衰退。而在世界其他地区,民粹主义则有上升的趋势,并在2017年呈现出了一些新的动态。当然,其在不同地区的具体表现并不完全相同。

    在亚洲,民粹主义的影响并不像欧美地区那样强烈,但其在东南亚地区却表现得比较突出,其中最明显的表现是政治宗教化倾向愈发强烈。伴随着穆斯林强硬派的崛起,以排外为主要特征的民族主义开始泛滥,比如,菲律宾一些舆论提出了“菲律宾优先”的口号、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无端指责中国企业的投资行为是“经济殖民主义”等。

    素来被誉为世外桃源的大洋洲,也未能免于民粹主义的影响,尽管相较于欧美国家,民粹主义在该地区的力量还较弱。继2016年澳大利亚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单一民族党在参议院获得4个议席后,在2017年新西兰的议会选举中,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新西兰优先党获得了7.5%的选票、9个议席,成为第三大党,并与工党联合组阁,成功进入政府。

    欧洲是民粹主义的主要“阵地”和“风向标”,也是频繁发生“黑天鹅”事件的地区。2017年是欧洲的“大选年”,包括德国、法国和英国在内的多个国家举行了大选,而民粹主义政党在这些选举中大多表现不俗,不仅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欧洲未来的政治形势,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整个世界的政治秩序。

    欧洲民粹主义政党表现依旧突出,影响力不容忽视

    对于欧洲主流政党而言,2017年可谓是喜忧参半。从总体上看,在欧洲大多数国家选举中,并未出现重大“黑天鹅”事件或严重动荡,传统中间派政党成功“阻击”了民粹主义政党,继续在政坛上占主导地位。在德国,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仍然稳居前两位,默克尔也第四次连任总理;在法国总统选举中,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最终击败玛丽娜·勒庞;在荷兰、奥地利、冰岛等国家的选举中,第一大党也均为传统中间派政党。这样的结果令全世界对民粹主义持警惕和戒备态度的人们都松了一口气,有评论甚至认为这意味着民粹主义的影响力受到了极大的削弱,是其开始衰退的转折点。但是,如果仔细分析一下选举的各项数据,恐怕就无法如此乐观。

    在2017年欧洲各国大选结束后,民粹主义政党以前所未有的数量或速度进入了国家议会或政府。在德国,选择党赢得592万张选票(得票率12.9%),比2013年多了将近450万张。选择党一跃成为德国第三大党,这是二战以后首次有民粹主义政党进入德国联邦议会。在法国,尽管玛丽娜·勒庞没能当选总统,但以“国民阵线”和“不屈法国”为代表的民粹主义政党都取得了历史性突破,它们从长期处于政治边缘一跃跻身于法国政治舞台的中央。在荷兰和奥地利,民粹主义政党均成为各自国家的第二大党,特别是在奥地利,自由党在议会选举中的得票率仅比第一大党人民党少4个百分点。在冰岛,民粹主义政党人民党首次进入议会。而在捷克议会选举中,前财政部长巴比什领导的“不满公民行动”获得200个议席中的78席,成为第一大党。与此同时,海盗党也跃升成为捷克第三大党,在4个欧洲国家(德国、瑞典、冰岛和捷克)都拥有了议席。 

    综上所述,2017年欧洲多个民粹主义政党在民众支持率(以得票率为衡量)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纷纷进入议会,甚至有一些已经或即将成为执政党(或执政联盟中的一员)。可以说,这是民粹主义在二战结束以来取得的最好成绩。尽管大多数欧洲国家的民粹主义政党还不足以成为多数党,但在传统主流政党支持率不断下降的背景下,民粹主义政党的得票率已经足以对欧洲国家政策乃至欧洲传统政治秩序产生重大影响。

    民粹主义的上升凸显并加剧政治裂痕,对政治秩序形成新挑战

    当前,民粹主义活跃在世界政治舞台上,特别是在某些欧洲国家处于“上升期”,这凸显和加剧了国家内部的政治裂痕,对既有的政治结构和政治秩序形成了新的挑战。

    首先,导致组阁困难。在多个欧洲国家,由于民粹主义政党吸引了更多选民的支持,“抢走”了主流政党原有的一些议席,导致政党政治版图的碎片化趋势更加明显,传统主流政党或者首次失去绝对优势地位,或者优势地位迅速下降。特别是在德国,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在2017年总统选举中的得票率都创下了二战以来的最差纪录,而进入联邦议会的政党数量则达到了历史新高。在荷兰,共有13个政党进入议会,是二战后进入议会政党数量最多的一次。这种碎片化的加剧,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组阁困难,比如德国在大选结束3个月后仍未能产生新的联合政府。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导致国家政策推行难度加大,甚至导致政局不稳。

    其次,在民粹主义的冲击下,欧洲各国原有的、占统治地位的政治文化和政治意识形态可能发生巨大变化,特别是原有的“共识政治”正在被打破。更严重的是,在民粹主义的影响下,原来占统治地位的“共识政治”有向“对立政治”和“极化政治”方向发展的趋势,不同党派、不同地区之间的政治裂痕更加清晰,其中最明显的是在德国和法国。在德国,从大选数据中可以发现,选择党的支持者更集中于东部(即原来的东德),它在全国的得票率为12.9%,在德国东部的得票率却高达20.5%。而在法国,尽管“国民阵线”前领袖勒庞在总统选举中落败,但她在第二轮投票中获得了将近34%的选票。支持勒庞的选民主要是低收入群体,大部分来自工业衰落的法国北部、东北部以及东南部地区,同时,法国南部选民由于对难民问题的敏感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支持勒庞。与此相反,马克龙代表的是精英群体,其对欧盟和全球化持开放态度。由此可见,以“国民阵线”为代表的民粹主义已经“成功”地将法国划出了一道难以弥合的政治鸿沟,而这两种立场似乎不可调和。主流政党如果无法找到缓解矛盾的有效方法,那么,在民粹主义的压力下,就有可能吸收后者的政策主张,从而造成主流政党的“民粹化”和“极端化”,对传统政治意识形态产生破坏性影响。

    最后,在新的形势下,民粹主义与狭隘的“自我利益”相结合,被地方分离势力所利用,加大了一些国家内部的分离倾向,甚至造成国家分裂的风险,这也是很多国家当前面临的一个极为棘手的问题。比如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分离倾向长期存在,而在民粹主义盛行的背景下,地方分离主义与民粹主义结合在一起,获得了新“动力”,形成了“分离民粹主义”,甚至威胁到了西班牙的国家统一。在欧洲以外的中东地区,尽管遭到中央政府和欧盟等第三方的反对,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仍然举行了独立公投。

    民粹主义影响外溢,将对全球化与世界秩序造成十分不利的影响

    除了国家内部,国家之间的政治裂痕也在加剧,这在东西欧之间表现得尤其明显。相较于西欧,民粹主义政党在中东欧地区的影响要更加强大,比如,已经取得执政地位的匈牙利的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波兰的法律和正义党、捷克的“不满公民行动”等。这些政党对欧洲一体化或欧元多持消极态度,希望保持本国主权,反对欧盟被德法等大国主导,而且持反移民立场,不同意接收难民。除难民问题之外,中东欧国家还在其他很多问题上与欧盟“唱反调”,反对欧洲一体化向更深入的方向发展,导致中东欧国家与欧盟及其他西欧成员国之间的离心力日益加剧。事实上,在中东欧国家加入欧盟后,双方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和谐“蜜月期”,但随着民粹主义的兴起,似乎东西欧之间再次竖起了一道“铁幕”,而这背后的原因是双方在民主、法治等价值观问题上的深层矛盾。

    在国际层面,由于绝大多数民粹主义政党都与狭隘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相伴而生,因此在特定的背景下,有可能形成“民族民粹主义”,即假借人民的名义,行种族排外之实。2017年,土耳其、埃及、俄罗斯、法国、德国、英国和西班牙等国家频繁遭受恐怖袭击,而人们往往将恐袭事件与难民或移民问题联系起来,从而激发了“民族民粹主义”情绪的不断上涨,在大量难民涌入欧洲的情况下这种情绪尤其明显,民粹主义政党恰恰是利用了这种情绪,赢得了高支持率。而在民粹主义激进移民政策的压力下,很多国家的主流政党和政府不得不考虑收紧移民政策。在德国,选择党进入议会将迫使执政的中间派政党不得不考虑民众的反移民立场,默克尔竞选时在移民政策方面已经表露出了明显的“右转”倾向。在奥地利,人民党和自由党均持反移民立场,而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在担任外长期间,就曾支持堵塞难民进入欧洲的通道。如果多个欧洲国家均出现强烈的反移民情绪,那么也不能完全排除欧盟未来的移民政策会发生改变的可能性。如果这种趋势进一步发酵,并外溢到更广泛的国际关系领域,其危害性不言而喻,将对全球化与世界秩序造成十分不利的影响。

    在可预见的将来,民粹主义的影响在短期内不可能消失,特别是当下民粹主义在很多国家的“成功”,很容易起到示范和鼓励作用,从而使民粹主义效应外溢到其他国家和地区。一般情况下,一个政党从成立到进入议会需要较长时间,但如今多个民粹主义政党实现这一目标的时间都较短。比如,成立于2014年的西班牙“我们可以”党成立两年就已进入议会,而且成为第三大党;德国选择党和意大利“五星运动”均仅用了4年时间;捷克海盗党也只用了8年时间。某个或某些民粹主义政党“昙花一现”的现象是可能的,也并不意外,但民粹主义作为一种政治思潮或意识形态的影响势必长期存在。如果不能消除民粹主义产生的根源,即社会和经济利益分配不平等问题,民粹主义就不可能消失。而且,在时机适当的情况下,民粹主义甚至会对既有政治格局和政治秩序形成严峻挑战,这才是西方政治目前面临的最棘手问题。

    可以预料,在民粹主义不断发展的情况下,2018年的世界形势仍然不会太过平静。在欧洲,意大利、匈牙利、拉脱维亚和塞浦路斯均将举行议会选举,如果不出现重大意外事件,匈牙利现执政党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将获得连任,政权得到进一步巩固后的欧尔班·维克托将极有可能采取更加激进的反移民、反欧洲一体化措施,从而对欧洲其他国家的议会选举产生一定的“连锁效应”。在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和反建制政党“五星运动”异军突起,与执政党民主党的民调支持率不相上下,势必对意大利未来的政局造成严重冲击。而在拉丁美洲,由于2018—2019年将有十几个国家举行议会或总统选举,因此这两年将十分关键。尽管目前居于民调首位的几乎都是中间派候选人,但不能完全排除民粹主义候选人回归的可能性。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欧洲政治研究室主任)

    【参考文献】

    ①《欧洲民粹主义:势头受挫 隐忧犹存》,新华网,2017年5月10日。

    责编/孙渴     美编/李祥峰

国际十大思潮
当前国际社会重大思潮演变趋势及风险分析
民粹主义对世界政治秩序的新挑战
分离主义威胁欧洲稳定与发展
欧美种族主义何去何从
极端主义的威胁与危害
2017中东极端主义发展趋势
认清逆全球化思潮的谬误
绿色资本主义发展遭遇困境
泛娱乐主义使娱乐成为愚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