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世界民粹主义趋势透析

《 人民论坛 》(

    史志钦

    政治过程中的民粹主义趋势正在世界政治舞台上悄然形成。随着全球化进程的进一步加剧,民粹化现象将更深层次地影响着世界政治的发展

    民粹主义

    关注度:★★★

    关注理由:从发达的欧洲和日本,到正在快速上升的俄罗斯和印度,再到第三世界的拉美地区,政治过程中的民粹主义趋势正在世界政治舞台上悄然形成。

    核心观点:民粹主义认为平民被社会中的精英所压制,而国家需要离开精英的控制。其具有极端平民化倾向,反对精英主义,忽视或者极端否定政治精英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新动向:民粹主义当前最突出表现是各国政坛的右倾化现象,“草根型”政治领导人借助民众对现行体制的不满,打着人民至上的口号,赢得了较高的支持率。尽管当今世界政治中的这股民粹化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底层民众的诉求和对社会的不满,但是其负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2012年,民粹主义的最突出表现是各国政坛的右倾化现象,“草根型”政治领导人借助民众对现行体制的不满,打着人民至上的口号,赢得了较高的支持率。在一些国家,民粹主义政党甚至上台执政。在表达方式上,越来越多的民众通过激进和暴力化的方式表达对某一方面问题的不满和内心的诉求,而非诉诸于本国已有的制度渠道。随着全球化进程的进一步加剧,民粹化现象将更深层次地影响着世界政治的发展。

    欧洲社会情绪的民粹倾向和民粹主义政党的实力壮大

    在欧洲,民粹主义主要表现在社会情绪的民粹倾向和民粹主义政党的实力壮大。在社会情绪上,欧洲社会在移民问题上的排外情绪和种族主义思想蔓延,进而影响到国家政策。

    在一些国家,以民粹主义为代表的极右政党的支持率上升。一些民粹主义政党上升为全国第三甚至是第二大政党,在议会格局中形成左、右和极右三组鼎立的趋势。例如,让·玛丽·勒庞领导的法国国民阵线长期是法国第三大政党;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长期主政意大利,贝卢斯科尼三次担任政府总理;比利时的佛拉芒集团已经成为国会第一大党;丹麦人民党、奥地利自由党、匈牙利约比克党都成为议会中的第三大党。挪威进步党在2009年9月议会选举中成为议会第二大政党。2011年3月,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就警告说,由荷兰向东北方向呈弧形纵深的一系列国家中,民粹主义政党和极右翼势力正在政治上突破束缚,吸引越来越多的选民。

    拉美的民粹主义更多体现为左翼特色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拉美就成为了民粹主义的乐土。长期以来,该地区经济上依附于美国而发展,民粹+民族主义模式成为该地区政治文化中的突出特点,受依附理论的影响,不少政治家将拉美地区自1980年代出现的经济滞涨现象归咎于华盛顿共识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代表的国际机制。拉美地区的左翼政党都或多或少的带有民粹主义的色彩。

    进入新世纪以来,拉美地区的民粹主义多由左派政治家领导,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和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就是典型代表。除此之外,包括阿根廷的基什内尔、厄瓜多尔的科雷亚、尼加拉瓜的奥尔特加和巴拉圭的卢戈等人,其竞选纲领和实施国家政策时,也都带有很明显的民粹主义色彩。

    日本的右翼民粹主义趋势更趋凸显

    近年来,日本的右翼民粹主义趋势也更趋凸显,其典型代表既有右翼元老石原慎太郎,又有右翼新生代代表桥下彻。2012年4月以来,石原一手操弄的钓鱼岛“国有化”问题使右翼民粹主义发展到极致。在钓鱼岛争端尘埃未定之时,日本政坛再出民粹主义新秀。

    2012年9月12日,43岁的大阪市长桥下彻宣布成立新的全国性政党“日本维新会”。桥下之所以受到欢迎,重要原因是他善于解读当前日本“保守”的主流空气,敢于以粗线条的作风向战后民主主义的基调挑战,进而博得政界与财界的鹰派大声叫好。他善于抓住福岛核电站灾难后在日本出现的“恐核”的心理,提出要逐步摆脱核电站的主张,迎合了民众的心理。

    作为日本政坛右倾化的表现之一,桥下彻在政治上明显属于保守的民粹主义者。在经济上,桥下彻奉行新自由主义的激进路线,主张扫除现存的政治秩序。在风格上,他擅长于将复杂问题成因简单化,通过用单一的解决手段来赢得选民的支持。因此,作为草根出身,敢言易怒,没有背景的桥下彻显然比传统的日本政治官僚更容易赢得民众的好感;革命式的变革方式及对现行体制的强有力批判,给日本政坛带来了一股强有力的冲击。2012年12月16日,日本众议院大选中,桥下彻领导的维新会获得54个议席,成为继自民党、民主党之后的日本政治第三极。

    印度政坛上的民粹主义开始得势

    在印度,由于经济危机导致其经济发展出现问题,印度政坛上的民粹主义也开始得势。印度的民粹主义政党主要为草根国大党,其党主席为班纳吉。草根国大党作为主要的民粹主义政党,近年来在印度政坛上升势头很快,其在联邦议会大选中从2004年的2席迅速蹿升至2009年的19席;2011年,草根国大党与国大党结盟,一举战胜了在西孟加拉邦连续执政34年之久的印度共产党,获得了该邦执政权。尽管作为国大党的主要联盟,但是自2011年底以来,印度政府的多项改革计划搁浅,这其中阻挠改革的除了主要反对党人民党外,还包括了国大党的主要盟友草根国大党。

    2012年9月18日,印度西孟加拉邦首席邦长、草根国大党主席班纳吉宣布,该党将退出执政的国大党团结进步联盟,以抗议辛格政府宣布的经济改革方案。这也使得国大党在议会成为少数派,进一步加大了国大党继续执政的难度。伴随着经济危机的恶化,印度的民粹主义正在伴随着印度政坛碎片化而势力持续增长。

    俄罗斯普京式的民粹主义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这是俄罗斯普京式的民粹主义语言风格。凭借着在车臣地区的平叛成功,普京挟民意登上总统宝座,在最初的8年总统任期中带领俄罗斯走上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道路,创造了俄罗斯经济奇迹,同时也成功地培育了自身的个人权威。2012年3月,俄罗斯政坛强人普京重返总统宝座,开启了自己总统生涯的第三个任期。

    尽管2011年底开始俄国杜马的活动开始活跃,俄罗斯国内的中产阶级今年年初也出现了反政府游行,但是普京通过发起民粹主义竞选活动,承诺提高公共部门工资和大幅增加军费支出后,仍然顺利获得了选举。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国内财政赤字的压力和中产阶级的快速崛起,普京政府的民粹主义色彩有可能有所淡化,但是作为威权型政府的领导人,新一届俄罗斯政府民粹主义色彩仍然鲜明。

    民粹主义负面影响显而易见

    尽管当今世界政治中的这股民粹化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底层民众的诉求和对社会的不满,促使主流政党思考全球化时代下的国家政策,但是其负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民粹主义对于人民至上理念的极端强调实际上是对民主制度的践踏,对于体制的怀疑态度使其更有可能走向反体制的道路,从而背离民主,走向独裁主义统治。

    其次,民粹主义将社会问题解决单一化、简单化,而这种解决方式往往具有狭隘的平民主义、极端的民族主义和盲目的排外主义特点,反而会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

    最后,民粹主义对于社会强烈的批判意识往往带有理想化的色彩,其道德主义的思维方式很容易陷入非理性的逻辑中,从而出现集体无意识,在国家决策中容易走向盲目极端化的道路。这对于当前处于深刻社会转型中的中国也具有深远的借鉴和警示意义。

    (作者为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教授;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硕士袁昊对此文亦有贡献)

    ●该文是欧洲民族主义课题研究的部分成果

2012中外十大思潮
2012中外十大思潮的特点与走向
2012中国民族主义思潮动向
世界民族主义当前发展
理论自信渐成新的思想潮流
德国马克思主义的四条路向
新自由主义的危害
新自由主义的中国新变术
拜物主义催生的“精神分裂”
“普世价值”论包裹的“私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