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谨防极端思潮撕裂中国

《 人民论坛 》(

    赵  丰

    左、右两种极端思潮,事实上已经演变成了对中国有序发展的搅局,这两种极端思潮对于实现中国的强国梦来说,并非是福,而是祸

    极端主义

    关注度:★★★★

    关注理由:看到国企亟待改进,就干脆主张全面私有化;指出国企问题不少,就是对公有制的“攻击”;小悦悦事件发生了,就断言世风日下已至道德末日;“最美”出现了,又认定道德滑坡根本不存在。这样的极端思维,在我们身边并不鲜见。

    核心观点:围绕一个具体事件,常常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极端化意见。这种非此即彼、非友即敌、非红即黑的思维方式,则是“极端主义”。

    新动向:崇尚非理性的、疾风暴雨式的社会运动,经常把话说到极致,不留余地。网络上出现的极端社会思潮,主要体现在“左右之争”上。

    当代中国社会思潮到底有多少种,众说纷纭,甚至有学者列举十几种。但有一种思潮值得我们关注,即极端社会思潮。这类以非理性为特征的社会思潮虽然不占主流,但是确实具有一定的煽动能力和社会危害性,我们应该对此现象保持高度的警惕与戒备之心,以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极端思潮的特征:非理性思维

    极端社会思潮以激进的民粹主义方式,无限制地在言论上唱高调,刻意迎合社会底层的一切利益诉求,声嘶力竭地为“劳苦大众”鼓与呼,仇视外国人在华的一切利益,仇视富人阶层,偏激地认为所有富人都是肮脏的,所有政府官员都是贪污犯,而社会中下层的“劳动人民”是被“上层社会”剥削的大多数,甚至希望通过发动自下而上的“革命”的暴力方式来彻底剥夺富人财产并重新分配社会财富和经济资源,其激进的政治主张和利益诉求类似上世纪初期“苏俄革命”时代的早期马列政党。

    它们崇尚非理性的、疾风暴雨式的社会运动,甚至是暴力对抗和破坏秩序的激进维权活动,鼓噪当事人以自己的自由作为代价去与地方政府进行“白热化”的直接对抗,而非通过协商、谈判、仲裁、诉讼、信访等合法途径的博弈方式依法进行维权活动。

    它们以重新评价为名歪曲近现代中国历史。提出否定革命,告别革命的主张,认为革命只起破坏性作用,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认为“五四”以来中国没有以英美为师,而选择社会主义发展方向是误入了歧途,宣称经济文化落后的中国没有资格搞社会主义。新中国成立以后搞的不过是小资产阶级的空想社会主义;它们用攻击一点,不及其余的方法歪曲中国共产党历史,以所谓“理性思考”为名否定社会主义。

    极端思潮的体现:偏激言行

    极端社会思潮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把话说到极致,不留余地。它们盲目崇尚西方社会的民主、自由、宪政、人权,整天将这类政治口号喊得震天响,就像当年国共高喊“革命”一样,把政治概念标签化和符号化,把政治观点意识形态化,主张不惜一切代价在中国社会彻底实现之,是西方政治理念的忠实信徒,是崇拜“民主宪政”的原教旨主义者,甚至不切实际地主张在未来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全盘西化”,提出“只有政治体制改革才能救中国”。极力鼓吹这类主张的人,由于自身思想的幼稚与天真的局限性,不能做到从西方思想之中汲取其精华,剔除其糟粕,不谙中国实际国情和历史渊源,而且表现得过于急切和浮躁。

    极端社会思潮还经常把宗教问题政治化、把信仰问题神圣化、把宗教活动凌驾在世俗法律之上,经常从事与宗教教义相违背的社会活动,甚至是违法活动。他们并非虔诚、自律的宗教信仰者和修行者,而是把宗教当成驾驭他人思想、凝聚社会力量的道具和偶像。这样的组织或个人被称为宗教异端,在中国乡村社会中一些文化程度不高的底层信众中普遍存在或多或少的宗教异端现象,例如“东方闪电”、“三班仆人”等基督教异端组织,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

    极端思潮的传播:网络争辩

    由于网络的普及,网民很容易通过博客、微博读到网络刊发或转载的传播社会思潮的文章。而网络上出现的极端社会思潮,主要体现在“左右之争”上,并以几个有代表性的网站为标志,两种思潮你争我斗,既有理性的争辩,又有情绪化的攻讦,极端狭隘互不相让。两派互相指责、羞辱甚至谩骂对方。这两类网站都对现实中国社会不满意,呼吁对现状作大“手术”。这类思潮始终不顾中国建设、改革、发展的客观事实,对改革开放取得的诸多成就视而不见,甚至反对继续改革开放,而对改革开放出现的问题无限放大乃至恶意攻击。

    以思想观点激烈碰撞为特征的网络论坛,为中国的改革开放作出过积极的思想贡献。近几年来,某些网络论坛由于被“左”与“右”这两种极端思潮所“霸占”,不但影响了网络论坛的百花齐放,而且也破坏了媒体的百家争鸣,更不利于具有真正爱国热情的网民们释放有血有肉、有思想、有见地的强国观点,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而左、右两种极端思潮,事实上已经演变成了对中国有序发展的搅局,这两种极端思潮对于实现中国的强国梦来说,并非是福,而是祸。 

    极端思潮的危害:误导民众

    中国社会大多数人无能力去抵抗某种社会思潮,一旦接受了,就如同被洗脑,更坚定不移。因为我们选择太少,评判太少,当你只知道民族主义或是民主主义的时候,你却不知道还有邓小平思想,不知道有左派、有儒家等,你没的选择,自己又不会创新,那只能是被动的接受。

    由于极端社会思潮宣扬激进的民族主义,宣扬本民族血统优越论,歧视和贬低其他民族,就像极少数“藏独”的鼓吹者,手握雪山狮子旗,漠视中华民族的其他兄弟民族,歪曲中央政府对于西藏地方实施有效治理的合法性,只刻意片面地强调本民族的自决权(其实也只是藏族中的少数流亡海外的上层精英分子的政治诉求和利益诉求而已),而不顾及和顾惜祖国大家庭里其他各兄弟民族的认同感。另外,不分是非的盲目排外、盲目抵制外国货(不是指抵制“家乐福”的公众抗议事件,这个公共事件事出有因,另当别论),盲目地抵制外国人,抵制外国思想,甚至抵制外来文化。

    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曾说过:如果任由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发展,中国社会有可能走向一个极端,中断现代化的进程,陷入新的混乱状态。近年来,由于一些重要经济领域的改革迟滞,一些社会矛盾变得尖锐起来。人们由于社会背景和价值观上的差异,往往对于这些矛盾的由来作出不同的解读,提出不同的解救之策。在争辩趋于激化的时刻,如何防止各种极端思潮撕裂社会,造成对立,避免“不走到绝路绝不回头”的历史陷阱,就成为关系民族命运的大问题。解决之策的关键在于,全面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推进市场化的经济改革和法治化、民主化的政治改革,并使公共权力的行使受到宪法法律的约束和民众的监督。

    社会思潮作为社会意识的一个重要现象,在任何社会和任何时代都存在,特别是在社会大变动、大变革年代,尤为突出和活跃。实践表明,对于思想文化阵地,如果马克思主义不去占领,反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就必然会去占领;先进的思想文化、积极健康的社会思潮不去占领,落后腐朽的思想文化、消极的社会思潮就必然会去占领。这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

    (作者为中央社会主义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教研部主任、教授)

2012中外十大思潮
2012中外十大思潮的特点与走向
2012中国民族主义思潮动向
世界民族主义当前发展
理论自信渐成新的思想潮流
德国马克思主义的四条路向
新自由主义的危害
新自由主义的中国新变术
拜物主义催生的“精神分裂”
“普世价值”论包裹的“私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