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新自由主义的中国新变术

《 人民论坛 》(

    杨承训

    正确的分配改革同增强综合国力是相辅相成的。而新自由主义者的主张则是挖社会主义墙脚,削弱国家的综合国力

    新自由主义变术:借“分配改革”分掉国有企业

    “万变不离其宗”是形容一些人以手法变换掩盖其本质的现象,新自由主义也是如此。党的十八大之后,原来的骗术不灵了,他们又接过“分配改革”的旗号,提出将国有资产30-50%划拨为社保基金,并大赞“以国企红利充实社保基金是个好主意”,说“要下决心破除特权既得利益和意识形态的阻碍”,“把少数人和少数企业占用社会资源从垄断部门的行政垄断下解放出来”。其目的在于首先把国企打成“官僚垄断资本”,然后消灭之。这就使人想起,国有经济和国有企业一直是国外敌对势力扼制中国最大的经济障碍,也是国内主张私有化者千方百计要消灭的主要对象。

    继西方代表人物提出将中国国有企业压缩到10%的方案之后,国内又有人摇身一变“为民请命”,喧嚣瓜分、肢解国有企业,哗众取宠。表面上好似为实现“分配公平”,实质上则是扭曲分配制度,无异于切肝补肺、挖堤堵决、杀鸡取卵,不仅解决不了收入差距过大问题,而且势必会进一步加剧两极分化,从根本上改变基本经济制度。这正是新自由主义的新表现、新手法。

    新自由主义的新手法对中国是灭顶之灾

    党的十八大重申:“要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国有经济”,“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丝毫没有瓜分、肢解国有资产的含义。即使在分配改革的部分也无削弱国有经济的内容,而主张瓜分、肢解国有企业的人却背道而驰,继续想变着法子削弱、消灭国有经济。毫无疑问,国有企业必须深化改革,包括改革经营人员的收入办法。然而改革是使之改好,而决不是改掉。如果将其存量砍掉30-50%,如央企砍去11亿元到16亿元,势必砍掉或肢解一些骨干企业,不仅总量减少到GDP的10%以下,而且一些完整的企业就不存在了,至少不可能“增加活力、控制力和影响力”。试想,如果按他们的方案办事,中国是什么样子?那将是灭顶之灾。

    第一,没有全民所有制经济,就没有一种经济成分来实现整个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没有决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力量。第二,国家宏观调控就会失去微观基础和基本根基,失去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强大物质实体。第三,国家就会损失掉国有企业所拥有的雄厚资源,包括约40万亿元合理开发利用自然资源为民谋利的存量资产。第四,不再有质量高、规模大、科技创新能力强、技术装备好、控制着国民经济命脉的特大型企业,提高国民经济素质和质量也将成为一句空话。第五,失去按劳分配的基础,更不可能谈社会公平与社会和谐了。第六,没有国有大型企业,我国就无力参与国际竞争,无法抵御跨国企业对我国重要行业的垄断,国家经济安全根本无法保证。第七,没有强大的国有企业,也就不可能有强大的国防,富国强军之路就会落空,连国家主权也无确实保证。那种用挖社会主义墙脚的办法比当年慈禧用兴建海军的钱去修颐和园更糟糕,简直是自掘坟墓。

    愈演愈烈的欧洲债务危机启示我们,用国家全包“由摇篮到坟墓”的办法搞社会福利,表面上一时对群众有好处(为争取选票),长期下去是自掘坟墓,因为财政税收来自百姓。羊毛出自羊身上,最终还是百姓负担,而中间最棘手的则是现任的政府。由于负担过重,不得不一届推一届,到头来走投无路,反倒激起社会动荡。即使让国有企业增加税收,总量资产存量越来越少,最后把国有资产都用尽,也难以应对迅速加重的老年社会负担。这是一条死胡同,决不能重走。正确的办法应当:一循序渐进积累;二多渠道汇集,不要幻想一下子把所有问题都解决了,而应先化解分配最不公平的问题,然后逐步深入配套。从我国实际出发,巨大的社会福利基金,国企可以多拿点,但要顾及它的承受能力和扩大再生产需要,决不能竭泽而渔。

    可考虑的路子,是“七渠汇江”,即用七种渠道分多年汇集社保基金:一,国家财政拿20-25%(如增加遗产税、移民税、资源税等);二,各类企业拿20%左右,也可采取缴纳社会保障税的办法;三,劳动者个人拿20%左右(逐年积累);四,社会基金投资增20%左右;五,慈善企业拿2-5%左右;六,其他社会捐赠、国际捐赠等占5%左右;七,老人的固定资产作为抵押多年分期推入(最终收归银行)交2-5%左右。加起来即为100%。在社保之外,还有商业人寿保险作为补充。这样就可以积少成多,不会形成一时重大负担。

    识破新自由主义新手法的阴险性

    正确的分配改革同增强综合国力是相辅相成的。而新自由主义者的主张则是挖社会主义墙脚,削弱国家的综合国力。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富国强军”的国策,就是要从顶层设计上以增强综合国力为纲,统筹各方面工作。“富国强军”包括国家、企业、居民都富起来,并且要花一定的力量强军,在充满变数的世界中,国防力量能够保证领土主权的安全。而一些人把公平分配与增强综合国力对立起来,大肆喧嚣“国富民穷”,以此作为深化分配改革的前提。实际上,所谓的“国富民穷”是一个包藏祸心的伪命题。首先,我们国家还不能说达到了“国富”的水平。现在虽然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但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人均GDP排名世界第89位,人均GDP只有5414美元。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综合国力课题组”发表的《综合国力评估系统(第一期工程)研究报告》分析,目前在美、日、中、俄、德、法、英7国中,中国的综合国力居7国之尾,约占美国的1/4,法、英、德的1/2,俄罗斯的2/3。这些分析当然是一家之言,但总体上与目前世界的现状大体是吻合的。

    其次,“民穷”这一笼统提法掩盖了两极分化趋势。我们在深化分配改革的同时,要大大增强国力,即正确处理扩大蛋糕与分好蛋糕的关系,使二者互相促进,既不能对两极分化趋势任其扩大,也不能削弱以发展生产力为核心的综合国力。必须严厉指出,把“国”与“民”分割对立的论调违背了邓小平的“三个有利于”基本标准,离间了国家与群众的关系。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所指出的:“历史告诉我们,每个人的前途命运都与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国家好,民族好,大家才会好。”试想,如果挖掉公有企业的主导地位,公平分配的民富就成了无源之水。而那些宣传新自由主义者把“国富”与“民穷”人为地对立起来,势必离间国家与群众的关系。

    现在增强综合国力特别重要。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战略向亚洲转移,日本军国主义千方百计复活,在我国周边不断挑起事端。没有日益增强的综合国力,就等于被动挨打。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指出,“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坚持富国和强军相统一,努力建设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而与之相对立的,则是那些主张以瓜分、肢解国有经济的人以“国富民穷”作为分配改革的前提,实际上这是一个子虚乌有的伪命题歪曲我国的实情,扭曲分配改革方向,借此推进私有化进程,葬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业。

    面对国内错综复杂的形势,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及时识破新自由主义新手法的阴险性,坚持党的十八大提出的深化分配改革的正确方向,按照科学发展的路子,把增强综合国力与公平和谐有机统一起来。

    (作者为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孙冶方经济学奖获得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张新宁对此文亦有贡献)

2012中外十大思潮
2012中外十大思潮的特点与走向
2012中国民族主义思潮动向
世界民族主义当前发展
理论自信渐成新的思想潮流
德国马克思主义的四条路向
新自由主义的危害
新自由主义的中国新变术
拜物主义催生的“精神分裂”
“普世价值”论包裹的“私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