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世界民族主义当前发展

《 人民论坛 》(

    刘  泓

    因民族主义而引发的各类问题仍然难以呈现下降态势,民族主义并非是全球化所能取代的过时的观念

    2012年的世界,强权的扩张、族裔集团利益的冲突、民族国家之间文化传统的渗透与反渗透……此类影像接踵映入我们的眼帘。作为认同“我们”利益、排斥“他者”的社会思潮与实践,民族主义一次次用不争的事实告诉我们,今天仍然还是它舞动“双刃剑”的时代。

    挑战世界国家格局:国家民族主义频现张力

    在2012年的国际政治生活中,民族主义经常通过国家的形式表现出来,呈现给世人的是一种与国家利益相吻合的民族主义,即国家民族主义。国家民族主义在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中所展示的“魅力”,让人对其难以不给予关注。

    2012年,世界国家格局基本上处于稳定的状态,但是仍旧彰显民族国家时代的诸种特征。国家民族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思潮, 在反复昭示国家民族范畴的矛盾的同时,开始挑战既有的世界国家格局。2012新春伊始,肯尼亚和索马里交界处即发生枪击事件。4月,苏丹向南苏丹宣战。随之,涉及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民族的海洋岛屿主权争端此起彼伏,钓鱼岛争端、独岛(竹岛)争端、南海争端、“北方四岛”争端、东海大陆架争端,“一曲未终”,“一曲又唱”,让人看得有些眼花缭乱。被挑战方往往认为对手冥顽不化,扩张梦已成“司马昭之心”。挑战方则以“傲慢自大”、“反复无常”、“颐指气使”一类言辞指责对方。“舌战”之余,当事方或剑拔弩张,亦或“对簿公堂”、“蓄势待发”。

    在国家民族争端的产生和发展中,国家民族主义通常以维护国家为单位的“民族”利益为旗帜,强调“爱国主义”,体现出强烈的民族主义倾向。这种国家民族主义的实践,以国家意识和公民意识作为主要载体,反映了民族国家为维护自身利益在国际关系中所持有“利己排他”的思想和态度,表达了一个国家全体国民共同具有的思想意识和行为倾向。

    建构地区认同:国家民族主义的理性实践

    社会进步难以完全摆脱冲突与战争,但是更离不开社会单元的互助合作。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集团化的迅猛发展, 各种区域合作组织纷纷问世,地区合作成为各国谋求进一步发展的主要手段和行动取向。

    地区合作的实质既是相关的地区国家之间建立地区认同的过程,也是国家民族主义的理性实践过程。欧盟的政府间合作的深化,东盟各领域合作的不断深入,中日韩(10+3)外汇储备库的大幅扩容,上海合作组织北京峰会“促进地区和平,推动互利发展”理念的倡导,非盟在解决地区争端中发挥的积极作用,“东北亚发展论坛”作出的努力,中国(成都)·南亚经贸合作项目对接与洽谈的完成,各种区域性合作的实践表明:参与地区合作的国家民族之间共有观念的形成,既是历史的产物,也是地区合作及其互动的结果。

    充当强者的政治资源:民族分离主义运动扮演的角色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和社会运动,从根本上说与政治现实利益冲突紧密相关,并且不断影响着世界政治格局和世界秩序。

    大体上说,作为民族主义主要表现形式的民族分离主义,其现实“面貌”有两种:存在于现代主权国家内部的民族分离主义势力,基本上属于非主体民族或少数民族中的极端民族主义势力;而那些寄生在国际环境中的相关组织,则经常以族裔民族主义势力的面目出现。作为对民族国家的误读和民族自决权滥用的结果,民族分离主义除了在少数国家中表现为通过政治机制实现独立的政治目标外,大都采取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极端恐怖主义手段。这至今仍然是危及主权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因素,也是美国等国际社会中的“强者”用以弱化和分化相关国家的一种政治资源。“强者”通常将适用于殖民地解放的民族自决权放大到主权国家内部,损害他国利益。一些民族分离主义势力, 在积极迎合和利用“新干涉主义”理论进行自决实践的过程中,“成为霸权主义通过鼓励民族分离主义来分化、弱化其特定目标国的政策选择”。

    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纵容甚至支持下,一些恐怖组织和极端分子不仅在也门和北非一些地区频频活动,还不断向伊拉克、叙利亚等国渗透。“东突”组织“东伊运”参与叙利亚内战,伊拉克安全形势的恶化,极端伊斯兰教组织射杀尼日利亚警察和对马里北部的践踏,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在中亚和南亚一些国家的嚣张,由此引发的灾难触目惊心。

    同时,库尔德分离主义运动引发的伊拉克、伊朗和土耳其等国之间久存难消的摩擦,我国与土耳其、沙特阿拉伯、阿富汗等国家在“东突”问题上的分歧,阿富汗部分少数民族中存在的分离主义倾向和独立运动招致的相关国家的矛盾,印度当局对达赖集团分裂活动的支持,土耳其等伊斯兰国家对“疆独”势力的赞许,凡此种种,民族分离主义对国际关系的影响不言而喻。

    被指责者的一个反诘:谁操弄了民族主义

    事实告诉我们,民族主义确已成为当今国际关系实践之中最具力量和最富影响的思潮之一。西方国家动辄指责发展中国家操弄民族主义,那他们对自己作为又能作出怎样的解释呢?但愿美国人霍弗所谓“帮别人,没有人耻笑”的观点可以让多数人信服。

    面对欧美国家贸易保护主义的愈演愈烈,中美、中欧贸易顺差被严重夸大,西班牙人精心“绘制”购房移民的“大饼”,马德森女士在《纽约时报》上所揭示的“美国特色”的民族主义实践,对“中国的崛起”和东方文明复兴表现出的日益强烈的反应,日美同盟、韩美同盟的强化,以及“列强”对索马里内部冲突、叙利亚内战、涉藏问题、阿富汗内政、钓鱼岛争端、朝核问题、台湾选举、库尔德人问题、巴以冲突等“他者”事务的干涉,倍受西方国家指责的发展中国家很自然地会提出反诘——究竟是谁操弄了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议题仍然是中外学界长盛不衰的研究领域

    2012年,虽然出现了这样或那样令人烦扰、堪忧的局面和问题,但是仍旧发生了一些“可圈可点”的事情,比如缅甸政府对少数民族诉求作出了让步的姿态,二战信德人和罗姆人受难纪念碑在柏林揭幕,诸多区域合作的良性发展,民众对极端民族主义、恐怖主义势力所持有的理性态度。

    今后若干年内,因民族主义而引发的各类问题仍然难以呈现下降态势,霸权作为一个拥有全球性利益的全球性主导力量,通过形成和建立符合自身利益和偏好的霸权秩序,在全球事务上仍然将不懈发威,民族主义议题仍然是中外学界长盛不衰的研究领域。从人们共同体发展进程看,主权国家仍将长期充当国际关系中的行为主体,民族主义因此并非是全球化所能取代的过时的观念,其存在和发展的合理性不会因其表现形式的变异而丧失。

    2012年12月21日,世界没有步入“末日”,民族主义亦不会因某种意志而蛰伏,几乎成为一切冲突本源的民族主义冲动当然也不会终结。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所研究员、中国世界民族学会副会长)

2012中外十大思潮
2012中外十大思潮的特点与走向
2012中国民族主义思潮动向
世界民族主义当前发展
理论自信渐成新的思想潮流
德国马克思主义的四条路向
新自由主义的危害
新自由主义的中国新变术
拜物主义催生的“精神分裂”
“普世价值”论包裹的“私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