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民日报社 | 报刊简介
 
文化的回归与超越
叶小文
     ( 2008-02-15 第4期 ) 【字号 】【打印】【关闭

   ■ 社会主义犹如大海。大海的“文化新高潮”,来自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包容和气象,来自古今中外、纵横捭阖的眼界和胆量,来自“回归”的本源与前进的基础、“超越”的动力与创新的渴望。

   ■ 建设社会主义文化新高潮首先要解决好一个基本问题:把我们的传统文化与现代市场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成功结合,在社会主义国家的市场经济中把“资本”的冲动与“诚信”的建构成功结合。

   ■ “以人为本”是文艺复兴时期一度极大地解放过生产力的口号,我们今天重提它,体现了一种文化的“回归”。为适应新的发展要求,“以人为本”的内涵进一步深化,外延进一步扩展,体现了深刻的文化“超越”。

  

   每次关于文化的讨论都会有两种人——有的主张“回归”,有的主张“超越”。与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相比,文化发展相对滞后,党的十七大报告宣布,要“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我以为,兴起高潮,就得有人去“弄潮”,兴风作浪;就得有事去“提劲”,推波助澜。这个“人”,包括主张“回归”和主张“超越”的两种人;这个“事”,离不开“回归”与“超越”对立统一的矛盾运动。

   “回归”的典范与“超越”的喜悦

   ——从文艺复兴谈起

   社会主义犹如大海。大海的“文化新高潮”,来自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包容和气象,来自古今中外、纵横捭阖的眼界和胆量,来自“回归”的本源与前进的基础、“超越”的动力与创新的渴望。

   “回归”的典范。文艺复兴是14世纪在意大利城市兴起,16世纪在欧洲盛行的一个思想文化运动。文艺复兴是迄今为止人类“文化回归”的最辉煌的典范,它带来一段科学与艺术的革命,揭开了现代欧洲历史的序幕,被认为是中古时代和近代的分界,封建主义时代和资本主义时代的分水岭。文艺复兴竟然在几个世纪内唤出了巨大的生产力,一度使资本运作的活力竞相迸发,社会创造财富的源泉遍地涌流。

   “超越”的喜悦。资本主义社会一度迅速发展,不仅得益于作为“文化回归”典范的文艺复兴,还得益于其独特的方式实现了“文化超越”,即在不断激活市场经济的同时有效约束市场经济,使市场经济度过和克服了一个个危机,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保持持续有效的增长。

   市场经济有两个起点:每一个经济的个体,都追求利润的最大化,这是资本的本质;每一个真实的个人,都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这是自私的本性。而市场经济的动力,正是从这两个“起点”开始,演出了一部剧烈竞争、效率至上的交响曲,形成了优胜劣汰的秩序,导致利润和利益追求的最大化,从整体上推动市场经济不断发展。但是这两个“起点”最大化导致的“无限度”追求,又会成为市场经济的严重阻力和破坏力。增长的动力要求“以人为本”,不断激活这两个“起点”。“增长的极限”又要求不断消解发展导致的人与环境、人与人、人与自身关系的紧张。那么,如何做到既不断激活市场经济的两个“起点”,又不断约束它过度膨胀?这就需要“文化”出来帮忙了。但传统的文化解决不了现代市场经济这个难题,于是就需要一个“文化的超越”。

   文化“回归”的典范与文化“超越”的喜悦,构成了延续200年的美国式的价值观及社会体系,使美国获得成功,成为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他们欢呼“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是美国的“福音”。

   “福兮祸之所倚”。尽管美国人所热衷推行的“新教伦理”,以及由此衍生的自由、人权、民主观念,都闪烁过文艺复兴的光芒;尽管这些价值观起源于宗教改革,从而实现了“文化的超越”,也正是由于其源自基督教的信念,基督教传统的局限性和排它性就难以超越。因此,文化“回归”的痛楚与文化“超越”的烦恼,必将接踵而至。

   “回归”的源泉与“超越”的羁绊

   ——从“中国儒释道文化”谈起

   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际,我们的文化如何在“回归与超越”中,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新高潮?

   “回归”的源泉。宗教其实是人类长期存在的重要文化现象。我们并不认同将宗教等同于文化的观点,但也不必否认若干宗教经典、教义,宗教道德、艺术中所积累着的人类生命繁衍的文化信息,所渗透着的历史积淀的体验和哲理,所孕育着的民族优秀文化因素,所镌刻着的人类精神文明发展的轨迹。因此,不能不关注作为中国传统文化重要内容的儒、释、道文化。

   中国的传统文化当然还不仅是儒释道文化。张岱年先生认为,中国几千年来文化传统的基本精神的主要内涵,是“天人合一、以人为本、刚健自强、以和为贵”。

   传统是民族的本,每一个辉煌的文明,都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作支撑,都离不开先人的智慧与哲理的学习传承。对传统文化的继承,是为着创新和超越。

   “超越”的羁绊。儒释道作为传统文化的源泉,据说儒有助于“治国”,释有助于“治心”,道有助于“治身”,但可惜的是,现成的儒释道伦理,解决不了当代“在激活市场经济的同时约束市场经济”这个难题。

   儒学或许有助于“治国”却不屑于“治市”。在当前我国活跃的市场经济普遍存在的诚信问题面前,要用孔夫子的办法就是“去食”,即宁愿“去”掉市场经济也要保住诚信。儒学主张以孝治天下,把家族伦理拓展到整个国家的治理,形成宗法专制;主张“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建立严格的等级关系;强调三纲六纪(六亲),服从尊长,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这些,无疑属于文化超越的羁绊。

   佛教或许有助于“治心”也无力于“治市”。佛教“知苦、断集、慕灭、修道”,要断掉欲望的渠道,以“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的教义,使烦恼解脱、觉悟圆满。我国佛教总体上是健康发展的,得到许多群众的喜欢和尊重,但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一些不守戒律、不求进取的风气,一些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的思想,一些纷争聚讼、各行其是的争斗,一些拉帮结派、攀附权贵的伎俩,已在佛教界内部不同程度地存在、蔓延。

   道教或许有助于“治身”更无意于“治市”。道教的“道”,其最根本的属性是生成容纳万物、自然平和无私、无为柔弱不争。

   可见,现成的、传统的道德规范,难以矫正现在已显跛足的市场伦理。跛足的市场伦理,则已导致两大痼疾:不是靠劳动致富、通过创造社会财富而获得财富,而是靠官商勾结,恶意地转移社会财富的办法来获取财富;在市场交易中不讲诚信,靠食言而肥,靠坑蒙拐骗而致富。在资本盈利和个人谋利的两个“起点”被激活后,人们普遍缺乏自我约束,市场经济就面临着不能正常运行的危机。而如果我们的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脱离这个实际,不去正视和帮助市场经济解决这个难题,经济的土壤“山崩地裂”,文化的大树也会轰然倒塌。

   “回归”的“轻舟”与“超越”的“重负”

   ——“文化新高潮”新在何处

   “回归”的“轻舟”。我国已进入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改革攻坚的关键时期。“发展之年”往往也是“多事之秋”。但只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尽管航程多险阻,只要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就能“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如果把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看作一种波澜壮阔的“文化回归”,但愿我们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能如这一叶轻舟。

   “超越”的“重负”。中国这艘巨轮毕竟不是一叶轻舟,“两岸啼不住”的猿声、江中的暗礁暗流,随时会带来倾覆之祸。市场经济不仅要靠“看不见的手”——价值规律调节,还要靠宏观调控和市场监督。而市场监督不仅要采用经济、法律手段,还需要有效的伦理约束。所以,适应时代需要的文化建设,正承担着空前的“重负”。从对“中国儒释道文化”的简单分析,体会我们文化“回归”的源泉与“超越”的羁绊……,这些,对“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究竟有何借鉴?“新高潮”首先要解决好一个基本问题:把我们的传统文化与现代市场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成功结合,在社会主义国家的市场经济中把“资本”的冲动与“诚信”的建构成功结合。

   我们要有文化自信,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团结奋进的不竭动力;要有文化自觉,全面认识祖国的传统文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更要有文化创新,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保持民族性,体现时代性,使它不仅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尤其还能解决市场经济发展的基本问题。通过文化的回归与超越,使我们要兴起的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能够与当代社会相适应,与现代文明相协调,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文化支撑和文明依托。

   “高潮”之兴,兴之于此;“高潮”之新,新在于此。

   (作者为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

  

 
     ( 2008-02-15 第4期 )
回页首】【打印】【关闭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